議題討論

 議題討論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6 Sep, 2017

當老師們同氣連枝的豎起傳統大旗,配上時不時的幾滴眼淚與幾聲嘆息,還有從一進學校就耳提面命地告訴學生目前的系所處於多麼艱困的情況而從前又是如何如何從始終如一的迫害中存活下來的,你就會發現每年每年新進來的學生是多麼容易濫擲自己的良善以挹注師長心中的匱乏,甚至將其昇華為某種信仰。

而又,在看見每屆每屆畢業的學生們如何與老師反覆爭執,進而逐漸地發現從前被告知的真實其實並不可信時,我們羞赧於從前的自己竟如此相信那一切。當時身處其中的大多人都在詭異的日常相處中學會了辨識怎樣的人是值得感謝的,又怎樣的人是一直拿著教師或者助教等身分來模糊學生的感受,進而索求那些他們不應得的感謝與尊重。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5 Sep, 2017

曉慧說起她的經歷:「年輕的時候,只要有學生說我教得好,我就會很高興。但後來,有個學生說『將來我想變成像妳這樣的人』,哇,那就是分水嶺了。」那一瞬間,曉慧真切地體會到「經師」與「人師」的差別。「我教書教得好,就是經師;但如果我的氣度、行事風格、待人態度…等等,感染了學生,讓學生想成為我,那我就是人師。」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4 Sep, 2017
有些人可能覺得,學生怎麼想不重要,反正只要展演出敬師謝師的形式,也就能表現社會對老師的敬重了。但這樣其實滿空虛的,如果不管是誰,只要套上老師的名號就應該被社會尊敬,那不就代表隨便一個人跑來坐在同一張椅子上,就可以立刻把那位活生生的老師取代掉嗎?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1 Sep, 2017

我們的社會何曾鼓勵學生,乃至教導學生體會老師的專業?即使在教師節,這個老師專屬的節日,我們向學生強調的仍多半只是「要聽老師的話」、「要感謝老師平日的辛勞」;這當然是看到了老師的價值,但卻停留在老師為孩子做牛做馬、呵護憐惜的一面。從另一面來說,不正表示我們的社會只是期待老師必須如此,而不真的能看到老師的專業能力,不真的能欣賞老師的立身處世之道嗎?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7 Aug, 2017

家是私領域,公車、車站、街道是公領域,如果不偷不搶沒做其他違法的事,到底我們依循什麼審判他們不該出現在公領域?是歧視嗎?是擔心髒了什麼嗎?存在一個光鮮亮麗的人身上的細菌病毒難道不是更危險?台北的遊民超過六成是有工作的,因顧肚子就顧不了房租,其他縣市又沒工作機會;他們可能只是突然家庭變故、失掉原來的工作、家暴、罹病造成破產、失智遊蕩無法回家…

接著,我想到我兒子是無自理能力的殘障者,如果連智能正常的遊民都得生活在大家的視線之外,殘障者的處境怎可能更好?難怪得被以圈養對待了--透過個案的家庭或機構式的圈養。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6 Aug, 2017
他問的是「人本有什麼資格干預老師的體罰?」「 如果有學生罵老師王八蛋,講了也沒用,我們不能打嗎?不打他將來在社會上亂講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耶!」第三個問題是,「學生在課堂上講話,提醒了卻不聽,我不能因為一個人而犧牲其他學生啊!」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5 Aug, 2017

有天,我突然領略到,要是每次遇到狀況就對她們解釋或做心理建設,還是被外在環境掌控了。我決定走得更前面些,把力氣花在讓家人的生活能更擴展與自在。家庭中有需二十四小時照護的身障者的確是大限制,但我的人生從此只能是限縮與束縛嗎?我能放過自己,也對兒子放手,找到新的平衡嗎?我的人生只能照顧弱智的兒子跟穩住一個家嗎?

 我有沒有屬於自己生涯舞台上的夢?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3 Aug, 2017
就在那個血流成河的城市裡,劉曉波決定留下來了。當全世界都以為米沃什所說的那個扭曲而絕望的世界已經結束時,劉曉波卻留在了這個米沃什曾經深刻描繪過的扭曲世界中。劉曉波沒有吞下「莫爾提-內」藥丸,沒有為了自己知識分子扭曲的尊貴而跟著其他中國文化人一起搞「凱特曼」。他直言批判,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米沃什說得很清楚:他說的就是人民共和國)禁止他發言,剝奪他自由,最後再剝奪他的生命與墓地。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8 Jul, 2017

什麼樣的道路值得一百多棵大樹為此犧牲?答案是,一條只能省下一兩分鐘車程的路。這答案太過離譜,鄭敦哲完全無法相信這些樹木的犧牲是有價值的。

翻開台南市政府在一○四年所作的交通報告,第二十四頁清楚寫著,西港外環道開闢之後僅能讓台19節省57~107秒車程。鄭敦哲始終無法理解,明明效益不彰,為何市府卻仍堅持要花好幾億開路,並且不惜犧牲這麼多的樹木?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