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羞辱當教育,何來專業可言?

  • By Stand Media
  • 25 Aug, 2017
文︱江曉雯  
二○一四年,俐雅為南部特教學校性侵案,在教育部前開記者會 。 圖片提供/黃俐雅
圖片來源/pixabay

人本教育基金會推動「與孩子立約」之運動,約文中有一條是這麼寫道:「在有生之年,我將愛憐疼惜身邊的孩子,和顏悅色地對待他們,絕不以「 刺傷孩子的話語」為正當 。」每當看到這條約文,我想,在教育現場,要時時刻刻保持和顏悅色的確艱難,總有因求好心切或情緒起伏而有疾顏厲色之時,但絕不該認為「刺傷孩子的話語」是正當的吧!但可怕的是,這種現象不只出現在日常父母教養之中,校園裡的教師也常以此為砥礪孩子的手段,甚至沾沾自喜認為這是「教育」。

某位在業界頗負盛名的打擊樂大師,受聘到新竹縣某國小樂團帶練,團練中利用群體壓力羞辱孩子的作法,家長與孩子早習以為常。像是將幾位較調皮搗蛋的孩子編入曲子當中,例如:「OO最愛叫叫叫、XX最常在睡覺、而YY常常說要出去尿尿」;或是「ZZ嘴巴更大」、「QQ賊賊DD呆呆加上嘴巴大大」,這種自以為幽默、拿孩子當調侃對象的歌詞,竟成為人可公然練習、嘲笑之的回家作業!其中一名樂團的孩子,則被老師在團練時,公開要求全團學生表決:「贊成某某會欺負人的舉手。」「覺得某某都會先指責別人不會先管好自己的舉手」過程中老師在旁加註說明:「看到了沒,某某媽媽?」、「唉唷,好可怕喔。」等嘲諷話語,甚至不顧孩子苦苦哀求,直接將此錄製成影片私訊給家長。

該位家長在收到這樣的影片後,立刻要求校長處理,校長在當下請家長先以樂團發表會為重,苦等了一個多月後,校方終於召開協調會,當場只聽到老師說:「如果這樣的教育方式讓媽媽不舒服,我跟媽媽道歉。」以及校長最後的結論:「這只是雙方事先未溝通清楚教育理念,導致的誤會。」那時,受害家長終於明白,原來這間學校的校長、音樂老師與這位樂團教練,沒有一個人認為這樣的方式有任何不當之處。

於是,家長找上人本,人本立即向學校提出「樂團教練這種作法已違反教育基本法以及教師法,須依法解聘;校方與家長若要老師繼續留任,必須給予教育專業上的輔導。」這樣的要求,得到卻是樂團教練嗤之以鼻:「我本身也是有受過專業教育理論訓練的。」以及校長消極的回應:「未來會不會用這個老師還要再考量,我們能做的就是在團練室加裝監視器,避免老師做違法的事。」

來來回回的公文與電話往返,校長一面說:「我會負起責任,希望能讓事情圓滿解決。」轉頭卻對樂團中其他家長出示人本的公文,兩手一攤地說:「是人本要求學校將教練解聘,所以我們必須暫停樂團練習。」當中未曾對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做任何說明。人本要求依法解聘教練的公文,直接激起樂團中其他家長的不滿,受到校方挑撥的家長,開始轉向質問人本究竟有何立場干預學校行政,甚至攻擊受害孩子和家長,激化兩方的對立。

儘管人本一再努力向學校溝通,希望學校能先讓樂團教練意識到這種方式是「不正當」的管教方法,接著才有進一步輔導其認知什麼是「教育專業」的空間。然而,在期末最後一次的親師座談會上,學校不知是站在「保護」或是「畏懼」教練名聲的立場,依舊定調此事為「親師溝通不良」、「家長對於老師管教方式不認同」所引發的爭議。當場,被害孩子家長終於忍不住鼓起勇氣,大聲抗議道:「主任,如果你繼續說這件事情是誤會,我真的要生氣了。」接著用顫抖的音調說明整件事的發生過程。這是第一次,受害者有機會能在所有樂團成員面前陳述事件的始末,也是其他家長第一次聽到完整的事件版本。語畢,台前的教務主任與隨團老師低頭沉默不語,卻見另一位家長默默舉手發言:「聽完這個媽媽的敘述,我感覺也許我們都是欺負孩子的共犯之一。」

這整件事情,學校行政錯失許多積極作為的機會,也暴露了自身對於違法管教的縱容、包庇與怠惰。樂團教練不斷違法侵犯、欺負小孩的行為,聘用她的學校就是最大的幫凶,他們毫無意識自己已失落了在教育上的專業與尊嚴。幸好,家長的堅持,為自己與孩子爭取到說話的權利,最後,也真的喚醒了一些在場家長的意識。這些,在無法堅持「教育專業」的體制校園之中,彌足珍貴,也讓我們看到唯有更多人意識到並願意站出來為孩子說話,教育現場才有改變的可能。 
江曉雯/人本教育基金會新竹分會秘書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5 Jan, 2018

當我們要放置規範孩子行為的那一把尺時,必須先看到孩子的「能力」到底在那裡。不要害怕自己評估錯誤:誤判一定會有,期待和認識錯誤也一定會有。這些都無妨,做大人的只要能隨時提醒自己並且回想和小孩的對話,隨時進行修正,瞭解自己可能哪裡不夠理解小孩的行為並且要求其他專業的協助,這樣就能漸漸的瞭解到在自由與縱容之間,自己那把規範小孩行為的尺到底是擺放在哪裡。
By Stand Media 12 Jan, 2018

沒有人知道廖的真正想法,或許,他也再無所謂了。目前廖繼春留存一件「淡江風光」(一九七一年),在前景的部分有條突兀的籬笆,據說就是在蔡辰男的別墅畫的。我想像那個場景,廖繼春身處於舒服的別墅裡。大概是二樓或更高吧!從那裡放眼望去,面對著熟悉的觀音山,再次提筆速寫或是畫油畫,這次他的身邊不再有他的畫友們。從他提筆的那一刻起,與其說他畫的是風景,不如說他正在進行一個「自動性技法」的動作。更重要的是,他並非第一次這麼做。終其一生,他的作品都掛在別人的展覽會裡。

By Stand Media 11 Jan, 2018

一場社群網站上的「我也是」革命,讓這個世界了解到原來性暴力如此普遍。當大家紛紛站出來述說自己的故事,也讓更多倖存者知道原來自己並不孤單,讓社會大眾了解並重視這個議題。而看著社群網站上親人朋友們分享「我也是」時,可能會讓許多人很緊張,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樣的貼文,我「按讚」好嗎?我該留什麼言讓對方知道我支持他?

By Stand Media 10 Jan, 2018

監所終究還是實施了週休二日,但同仁付出的代價卻是慘烈的,自此不分平日假日,每位夜勤管理員只能領到換算下來每小時  62 元的值勤費;而連署的發起人及聯絡人也遭遇不同程度的秋後算帳,有些是連年考績列乙等,或者不能升遷、無法平調(平級調動)回家鄉,而就我知道被整的最慘的一位,則是每次巡邏完回座位,勤務中心就來電話:

「你為什麼坐著?還不快去巡邏!」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