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羞辱當教育,何來專業可言?

  • By Stand Media
  • 25 Aug, 2017
文︱江曉雯  
二○一四年,俐雅為南部特教學校性侵案,在教育部前開記者會 。 圖片提供/黃俐雅
圖片來源/pixabay

人本教育基金會推動「與孩子立約」之運動,約文中有一條是這麼寫道:「在有生之年,我將愛憐疼惜身邊的孩子,和顏悅色地對待他們,絕不以「 刺傷孩子的話語」為正當 。」每當看到這條約文,我想,在教育現場,要時時刻刻保持和顏悅色的確艱難,總有因求好心切或情緒起伏而有疾顏厲色之時,但絕不該認為「刺傷孩子的話語」是正當的吧!但可怕的是,這種現象不只出現在日常父母教養之中,校園裡的教師也常以此為砥礪孩子的手段,甚至沾沾自喜認為這是「教育」。

某位在業界頗負盛名的打擊樂大師,受聘到新竹縣某國小樂團帶練,團練中利用群體壓力羞辱孩子的作法,家長與孩子早習以為常。像是將幾位較調皮搗蛋的孩子編入曲子當中,例如:「OO最愛叫叫叫、XX最常在睡覺、而YY常常說要出去尿尿」;或是「ZZ嘴巴更大」、「QQ賊賊DD呆呆加上嘴巴大大」,這種自以為幽默、拿孩子當調侃對象的歌詞,竟成為人可公然練習、嘲笑之的回家作業!其中一名樂團的孩子,則被老師在團練時,公開要求全團學生表決:「贊成某某會欺負人的舉手。」「覺得某某都會先指責別人不會先管好自己的舉手」過程中老師在旁加註說明:「看到了沒,某某媽媽?」、「唉唷,好可怕喔。」等嘲諷話語,甚至不顧孩子苦苦哀求,直接將此錄製成影片私訊給家長。

該位家長在收到這樣的影片後,立刻要求校長處理,校長在當下請家長先以樂團發表會為重,苦等了一個多月後,校方終於召開協調會,當場只聽到老師說:「如果這樣的教育方式讓媽媽不舒服,我跟媽媽道歉。」以及校長最後的結論:「這只是雙方事先未溝通清楚教育理念,導致的誤會。」那時,受害家長終於明白,原來這間學校的校長、音樂老師與這位樂團教練,沒有一個人認為這樣的方式有任何不當之處。

於是,家長找上人本,人本立即向學校提出「樂團教練這種作法已違反教育基本法以及教師法,須依法解聘;校方與家長若要老師繼續留任,必須給予教育專業上的輔導。」這樣的要求,得到卻是樂團教練嗤之以鼻:「我本身也是有受過專業教育理論訓練的。」以及校長消極的回應:「未來會不會用這個老師還要再考量,我們能做的就是在團練室加裝監視器,避免老師做違法的事。」

來來回回的公文與電話往返,校長一面說:「我會負起責任,希望能讓事情圓滿解決。」轉頭卻對樂團中其他家長出示人本的公文,兩手一攤地說:「是人本要求學校將教練解聘,所以我們必須暫停樂團練習。」當中未曾對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做任何說明。人本要求依法解聘教練的公文,直接激起樂團中其他家長的不滿,受到校方挑撥的家長,開始轉向質問人本究竟有何立場干預學校行政,甚至攻擊受害孩子和家長,激化兩方的對立。

儘管人本一再努力向學校溝通,希望學校能先讓樂團教練意識到這種方式是「不正當」的管教方法,接著才有進一步輔導其認知什麼是「教育專業」的空間。然而,在期末最後一次的親師座談會上,學校不知是站在「保護」或是「畏懼」教練名聲的立場,依舊定調此事為「親師溝通不良」、「家長對於老師管教方式不認同」所引發的爭議。當場,被害孩子家長終於忍不住鼓起勇氣,大聲抗議道:「主任,如果你繼續說這件事情是誤會,我真的要生氣了。」接著用顫抖的音調說明整件事的發生過程。這是第一次,受害者有機會能在所有樂團成員面前陳述事件的始末,也是其他家長第一次聽到完整的事件版本。語畢,台前的教務主任與隨團老師低頭沉默不語,卻見另一位家長默默舉手發言:「聽完這個媽媽的敘述,我感覺也許我們都是欺負孩子的共犯之一。」

這整件事情,學校行政錯失許多積極作為的機會,也暴露了自身對於違法管教的縱容、包庇與怠惰。樂團教練不斷違法侵犯、欺負小孩的行為,聘用她的學校就是最大的幫凶,他們毫無意識自己已失落了在教育上的專業與尊嚴。幸好,家長的堅持,為自己與孩子爭取到說話的權利,最後,也真的喚醒了一些在場家長的意識。這些,在無法堅持「教育專業」的體制校園之中,彌足珍貴,也讓我們看到唯有更多人意識到並願意站出來為孩子說話,教育現場才有改變的可能。 
江曉雯/人本教育基金會新竹分會秘書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20 Oct, 2017

課文裡有一小部分傳達了爺爺奶奶對小樹的疼惜,剩下的四分之三以上篇幅,則藉著小樹的眼睛和奶奶的歌謠,述說大自然裡萬物有靈,足以撫慰人類的心,提供支持力量,這也正是一般人對原住民族的浪漫情懷。我請孩子們揣想教科書編輯的苦心,為什麼他們認為要刪掉一些「不浪漫」、暗藏衝突的段落?

「怕小孩學排擠」、「會對白人印象不好」…,孩子們提出各種可能。

待孩子們說完,我補充自己的猜想:社會上多數人認為孩子的心是「一張白紙」,要給予孩子們正向的、美好的東西。這是為什麼一般教科書裡通常只教孩子「正面的」事情。這類想法的背後,把人心看得太「扁平」了。

By Stand Media 18 Oct, 2017

身為學生的我們,喜歡上某位老師沒有不對。因為我們還沒出社會,而老師所表現的是他強項的專業,又懂得學生的心思,在我們眼裡,往往比自己周圍那些不解花語的「屁孩」同學,有內涵有風采多了。老師也許只掌握了某一本課本或講義,我們卻以為他掌握了全世界,總要我們再大一些,才有機會想像與看到他在課堂以外的樣貌。

可是啊!少女情懷總是詩,在單調苦悶的生活中,這份情愫就更像塊大磁石了。所以這份情感會往哪個方向發展,絕對是老師的選擇
By Stand Media 13 Oct, 2017
她只要一進入「哭泣模式」,就很難安撫下來,等到她適應了,開始玩了,我們卻又要換地方了,所以她又開始哭。最困難的是飯後清洗、換衣服、尿布的時間;她會從被大人抱起之前就開始哭,一路哭到我們幫她換完衣服。她的哭聲很大,我們都很擔心室外的人聽到以為我們在虐嬰…
By Stand Media 13 Oct, 2017

這一週以來,我幾乎每一天,都氣到忍不住大小聲。在育兒生涯兩年多以來,是非常少見的狀況。是些怎樣的事呢?回頭再看起來也是雞毛蒜皮的事情:對著書櫃的書尿尿、趁我在組裝桌椅時把麵撈出來丟在桌子跟地上、拿拆掉的椅腳在質軟的松木桌椅上敲打、挖花盆的土丟到樓下、請他不要用手撈碗裡的仙草丟桌上,結果他把整碗倒在身上地上跟桌上,用腳踢得到處都是

真的都是瑣事,但瑣事令人抓狂。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