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差、面紗、以及嘴巴--劉曉波去世和解嚴卅年的從何說起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03 Aug, 2017
文︱史英  
攝影︱郭恆妙
7月19日,劉曉波頭七,支持者在各地擺空椅追悼。圖為香港曉波徑的空椅。(圖片提供/林欣怡)

中國人喜歡說「餵飽十三億人,不是容易的事」,好像有一個救世主在那兒發麵包;但只要有點常識的人就知道,即使真有救世主,他的麵包也是大眾所供養的。事實是,只要推翻了害世主,人人都可以餵飽自己;而且,即使在漢唐盛世,人從來不是由別人餵飽的。民主能不能當飯吃?那要看是誰在說話:掌權的傢伙,倒一點剩餚殘羹堵在你嘴巴裡,不叫你吃飽,又叫你喊不出民主;我們在台灣的人得天獨厚,一定要謹謹記得,民主雖然不能吃在嘴裡,但唯有民主,才是嘴裡有吃食的保証!

就在我們解嚴卅年(七月十五日)的前幾天,中國的人格者劉曉波去世了。兩件事情都讓人有無限的感慨,但千言萬語又不知從何說起。

先來說「時差」:中國和我們的距離,就是卅年的時差嗎?卅年前,國民黨也不知迫害過多少民主人士,那麼,卅年後,中國也會「解嚴」、總統直選、政黨輪替、也會讓人民把政府罵個臭頭吧?這是個合理的猜測,但細想一下,似乎又不然。國民黨雖然專制、腐敗、獨裁,和共產黨一樣,但在程度上,似乎仍有差別:兩蔣雖然雙手沾滿了血腥、控制人民的思想意識,但不曾用坦克對付抗議的群眾,更不曾鼓動群眾對付彼此。

讀者會說:你怎麼幫國民黨抹粉?但我只想就事論事,何況,「比共產黨好些」這種粉,即使抹上也好看不到哪裡去吧?

那麼,兩黨的這種程度上的差別,是偶然的、個人的呢?還是另有深層的理由?首先,雙方雖然都用某種理論或思想包裝實際的作為,但列寧主義是完全否定民主程序的,而所謂「三民主義」,則有形無形地會絆到獨裁者的手腳;其次,共產黨人的信念更真誠,因而更堅定,所以更敢於犯下自以為是的罪行,而國民黨人則常常自慚形穢,就不敢做得太過份;當然,還有更重要的因素,是台灣無法脫開自由美國的影響,而中國反而有專制蘇聯的支持;但最重要的,還是台灣人經過五十年相對進步的日本統治,社會素質和文明相對較高,中國則自清末以來,實在太過愚昧落後…說到最後,人民畢竟還是最根本的決定因素!

所以,真正合理的猜測是,中國並不只是落後我們卅年而已;卅年後的中國,也未必能進步到台灣現在的水準。但大家會想,就算真的是這樣,那又怎麼樣呢?對於現在的我們,和我們的未來,又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呢?

那麼,再來說「面紗」:蔡英文總統在悼念劉曉波的推文中說:「我們期待中國大陸當局展現自信…中國夢不應是耀武揚威,中國夢應該把劉曉波先生的夢想也一起思考進去,落實民主,讓每個中國人都有自由與尊嚴…」;對此,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記者會上回應:「近段時間以來,民進黨當局及其領導人進一步撕去其『維持現狀』的欺騙面紗,一再肆意攻擊大陸…這種行徑是十分危險的。」所以,在中國看來,任何一種「期待」都是攻擊,或企圖打破現狀;但在我們或世人看來,蔡是很用心地在釋出善意,並展現「維持現狀」的誠意,否則,中國怎樣倒行逆施干我們何事?對於菲律賓總統的大開殺戒,她怎麼都沒說話?

有道是言為心聲,馬曉光接下來說「大陸政治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只有大陸人民才最有發言權」(這個話中方說過很多次,針對不同議題);看來在他們心中,台灣人民從來不是自己人。這才是真正的「撕下面紗」:原來,多年來的各種統戰手法,什麼血濃於水,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等等,都是一種遮掩,後面藏著一口將你吞下的猙獰嘴臉。(只可憐了劉曉波,做為道地的「大陸人民」,看看,所謂「最有發言權」為他帶來了什麼?)

相對於中國的「懷柔面紗」,馬政府曾有過「等待面紗」,什麼「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等等就是(相形之下,洪秀柱倒是素顏);這種面紗一戴起來,什麼都不必做,就只要乖乖坐好,中國和世局自然會把台灣拉去「終極統一」的目標。如果問:目標既然如此明確,何不現在就來達成?答覆應該是:要等中國民主化,使兩岸差距自然彌平。這樣,我們就知道前述關於「時差」的思考,具有拆穿謊言的實質意義。

有人以為馬的「不戰,不和,不走」,也是維持現狀,但實則不然;所謂現狀,從來不會是靜止的,若沒有足夠相抗衡的力量,它就會往某一方傾斜。所以,真正要維持現狀,要維持真正的現狀,就得花很多力氣,「隔空交鋒」乃是其中勢不可免的一項:我們必須用各種方式時時「刺激」中國,以召告世人、中國人、以至台灣人,我們正在維護子孫後代的「選擇權」。那個選擇,倒不一定是獨立,得看那時候台灣人的「心情」;但無論是什麼,決定都是要留到將來。對於中國來說,這就是他們曾說過的「統一沒有時間表」;對於我們來說,當然也就是「獨立沒有時間表」,雖然我們很不願意這麼說。

總之,蔡政府的「維持現狀」,無論你同意不同意,至少是一個實事求是,坦白誠實,說的和做的可以一致的政策。

說到這兒,可以再來說「嘴巴」:動物的嘴巴就是用來吃飯的,人的嘴巴,則要說出自己的心願和信念。這幾年來,「民主不能當飯吃」的聲音越來越盛;看到許多中國人有錢了,大家焦慮感極重。但少人知道,他們的貧富差距其實極大:二○○九年時,○.四%的家庭掌握了全國七十%的財富(中國政協會十一屆常委會上的報告、現在的情況只有更嚴重);那麼,那九十九.六%的人為什麼只能留在饑餓的邊緣呢?說穿了,恰恰就是因為沒有民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少數人佔盡了資源。

中國人喜歡說「餵飽十三億人,不是容易的事」,好像有一個救世主在那兒發麵包;但只要有點常識的人就知道,即使真有救世主,他的麵包也是大眾所供養的。事實是,只要推翻了害世主,人人都可以餵飽自己;而且,即使在漢唐盛世,人從來不是由別人餵飽的。民主能不能當飯吃?那要看是誰在說話:掌權的傢伙,倒一點剩餚殘羹堵在你嘴巴裡,不叫你吃飽,又叫你喊不出民主;我們在台灣的人得天獨厚,一定要謹謹記得,民主雖然不能吃在嘴裡,但唯有民主,才是嘴裡有吃食的保証!

就在我們解嚴卅年的前幾天,中國的人格者劉曉波去逝了。既然不知從何說起,就說這樣做個紀念吧!

史英/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2 Sep, 2017
從動物園回來隔天,孩子們熱烈談論動物園裡的見聞。

談到動物們被對待的情形,孩子們發現—動物們並不快樂。當孩子們越理解動物的習性與生長的環境,就越明白在動物園裡看不到牠們原本的樣子。有一年級的小孩說,動物園裡的動物雖然過的不好,但至少有人餵東西給牠們吃,讓牠們不會餓死,如果動物園沒了,這些動物會更可憐…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1 Sep, 2017
去台南度假這個決定看似理所當然,其實是經過縝密的考量。帶小孩出門本來就很麻煩,不只要帶大包小包,還要考慮交通方便(不能太遠,坐太久車嬰兒會哭鬧)、氣候宜人(不能太冷不能太熱)、景點有事情讓小孩做(不能只有大人喜歡的東西比如古蹟博物館)…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8 Sep, 2017
就這麼慢慢地把整首英文詩推演討論完畢。最後,要進入重要的國語教學了。我發下兩個版本的中譯詩,都來自網路上的翻譯。請孩子們比較斟酌,A、B兩個譯本,哪個比較好?即使是英文詩,我們還是可以鍛鍊「國語」。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8 Sep, 2017

我體會的蘇軾,和課文裡的這位,好像不是同一個人。印象中,他是個能哭能笑、能吃能喝、能批能判的漢子。不論新黨舊黨當朝,他永遠被掌權者討厭,幾乎終身被「完封」--貶謫!

孩子們第一次和蘇軾邂逅,要在哪一首詩?在腦海裡反覆斟酌後,我幫忙孩子們跟蘇軾相約,在〈定風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