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台南妖魔跋扈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17 Jul, 2017
文︱瀟湘神  
攝影︱郭恆妙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圖片作者/shangkuanlc

有趣的是,像這樣接送文武官員,本來有政治意義,是作為府城意象門面的石坊,在民間竟有不同意義;根據風神廟裡的介紹,過去南河港曾有龜精興風作浪,翻覆船隻,而這個接官亭就像是鎖一樣,扣住龜精的頭,使其不得動彈,才能行舟平安。這則傳說被稱為「千年鎖與萬年龜」,一座有政治意圖的石坊,竟成為降伏妖異的奇幻巨鎖!有趣的是,為何是千年鎖鎖萬年龜,而不是萬年鎖鎖千年龜呢?這是否表示人為的造物總有消逝的一天,龜精終究得以重見天日?或是人類能降伏自然,就算是修練萬年的龜精,也敵不過只有千年歷史的人類造物?

臺南──或許是最適合用「滄海桑田」來形容的地方。1920年時,年方29歲的日本文學家佐藤春夫來到盛夏的臺灣,在友人的帶領下,遊歷了臺南的安平、禿頭港、赤崁樓等地,這片風景埋藏在他心中,成了日後〈女誡扇綺譚〉這部小說的主要場景。文中,他是這麼描寫禿頭港的:

 「禿頭是一個有趣的語詞,乃意味著事情到了無可奈何的處境的俗語。所以,禿頭港似乎也就是表示安平港最裡側的港邊的意思。這地方在台南市的西邊郊外,接臨安平港的廢港。從名稱的說明聽來,或許會讓人有果然如此、頗有道理的感覺,然而事實上真正看過這地方的人,反而一定會對這樣的地方取名為港感到訝異不已吧!那只是一個沿著低濕的、蘆荻叢生的泥沼邊的貧民窟似的地方。而且離海約一里多遠。是個填埋沼澤的垃圾堆在暑熱的蒸薰下臭氣衝鼻令人作噁的郊區,在這樣的地方,土著台灣人的矮小簡陋的房子,雜亂而且擁擠地連接著;在土著民的市街而言,這裡也是最不值錢的放屎地。」

禿頭港就是五條港中的佛頭港,根據1875年的「臺灣府城街道圖」,大約在現在海安路二段、民族路三段的交界;現在海安路,宛如搖曳在夜裡的金色花叢,許多酒吧分布於此,午夜之後仍不凋零,幾乎無法跟佐藤春夫當年所見風景聯想在一起,正可謂滄海桑田;而佐藤春夫當年所見,又是一個滄海桑田的結果,他錯過了五條港的繁華年代。1920年,佛頭港是個只剩溝渠、完全沒有水的廢港,但為何港口會消失?這是因為1823年的一場大雨,讓曾文溪改道,大量土石淤積,原來的台江內海便加速陸化。我們現在見到的臺南海岸線,是數百年間慢慢向外沉積出來的,荷蘭人建起赤崁樓時,赤崁樓甚至就在海岸邊!而臺南中西區的許多廟宇分布,也暗中記憶著消失的五條港痕跡。

這座城市古老到親眼看著海裡孕育出平原,在被時間沖積出來的文化層中,潛伏著妖異的脈動,實在是再理所當然不過。以下,筆者便信手舉幾個的古都妖異傳說──


► 千年鎖與萬年龜


有著純樸風情的康樂街,在民權路、民生路的兩側,都有寫著「西羅殿」的牌坊。西羅殿的全名是「南勢街西羅殿」,這個南勢街,應該與五條港中的南勢港有關。西羅殿前的路段,與前後路段不同,並非畫上交通標線的柏油路,而是以簡單石磚鋪成,彷彿廣場般的區域,我本來想,或許這就是傳統觀念中的「廟埕」跟現代都市規劃強行通過的「街道」,兩者妥協後的結果吧?這麼想著,才在旁邊的石碑文字中發現,與其說妥協,更像是政府追求古老意象的人工復原,實在掃興。

惹人注意的是,西羅殿對面有間風神廟,而風神廟前寬敞的廣場,佇立著一件唐突之物──雕刻精緻的高大石坊。這跟康樂街前後的西羅殿牌坊不同,不是處於道路交會處,也不像要詔告群眾將進入神明領地,石坊面對著封閉的住宅牆面,連向誰展示都不明不白。無論是與四周建築的相對位置,或不夠宏偉、卻夠醒目的尷尬尺寸,都帶著點不協調,反而讓其存在感鮮明起來。

據旁邊碑文所說,這石坊叫「接官亭」,是接送清朝文武官員之處,且此亭位於南河港渡頭北邊──這下答案清楚了,原來現在石坊與風神廟面對的方向,就是以前五條港中的「南河港」,港口廢棄後被填平,變成街道與平房,竟看不出渠道的痕跡。所以這接官亭,可說是埋藏在城市紋理間的南河港記憶。

有趣的是,像這樣接送文武官員,本來有政治意義,是作為府城意象門面的石坊,在民間竟有不同意義;根據風神廟裡的介紹,過去南河港曾有龜精興風作浪,翻覆船隻,而這個接官亭就像是鎖一樣,扣住龜精的頭,使其不得動彈,才能行舟平安。這則傳說被稱為「千年鎖與萬年龜」,一座有政治意圖的石坊,竟成為降伏妖異的奇幻巨鎖!有趣的是,為何是千年鎖鎖萬年龜,而不是萬年鎖鎖千年龜呢?這是否表示人為的造物總有消逝的一天,龜精終究得以重見天日?或是人類能降伏自然,就算是修練萬年的龜精,也敵不過只有千年歷史的人類造物?

接官亭可能會毀於天災,或人們對歷史不重視了,就恣意拆除,這不是不可能。到了那天,或許龜精便能重新站起,好好活動筋骨了吧?但那時牠看到的,會是怎樣的景色?在五條港已被填起,臺江內海化為陸地的現在,牠連興風作浪都做不到,這種喪失棲身之地的悲哀,或許正是所謂的滄海桑田吧。


保安宮裡的白蓮聖母


說到龜精,臺南還有另一則龜靈傳說;在中西區的保安路、海安路交界處,有許多傳統小吃,而靠近海安路那側的高大廟宇,是南廠保安宮。雖名保安宮,卻不是主祀保生大帝喔!這裡主祀的是五府王爺,後殿配祀了一位特殊的神祉「白蓮聖母」,就是接下來這個傳說的主角了。

事情可以追溯到乾隆年間,那時臺灣發生林爽文之亂,是對臺灣影響很大的民變,此亂平定後,乾隆大喜,便下令刻了十座碑紀念此事,碑座刻成贔屭之形;贔屭是傳說中能負重的怪獸,有所謂龍生九子的說法,贔屭便是其中之一,形象與龜、鱉相似,而紀念林爽文的御碑,就是嵌在贔屭的背上。但不巧的是,石碑與贔屭運來臺灣時,其中一隻贔屭沉入海中,因為重量驚人,沉下去之後很難撈起,後來便臨時刻了另一座代替,因此十隻贔屭中,只有一隻材料不同。

但這隻落海的贔屭,居然在1911年浮現,根據南廠保安宮裡的碑文所說,這隻石贔屭吸收了日月精華,浮出水面後,本來放石碑的溝形構造,裡頭累積的水成為靈水,有治病之效,現在之所以放在保安宮,是當年保安宮的三王吳府千歲降乩,率眾將贔屭迎回來的。據說贔屭浮起之處,是稱為南頭角街的海埔地,看古地圖,就知在保安宮附近,這固然說明了為何是放在保安宮,也反映出臺江內海逐漸淤積的歷史,沉入海底的石贔屭,竟能重見天日。因為靈驗,贔屭很快有信徒祭拜,被稱為石龜聖母,現在則稱為白蓮聖母。在許丙丁創作的《小封神》中,稱其為龜靈聖母,並虛構這位龜靈聖母被雷震子打敗,其九隻龜子龜孫也被雷震子打到躲進龜殼,後來雷震子惡作劇地將石碑壓在上面,使牠們化為九隻背著石碑的石龜,解釋了林爽文事件紀念石碑的由來。

這只是傳說。實際到南廠保安宮,通過有些燈光不足的側殿走道,便能見到贔屭本尊。近距離看,才發現贔屭十分巨大,比兩隻手臂張開還寬,透過明亮的自然採光,加上繫在頸部的紅布,確實有特殊的神聖感。贔屭背上溝形構造裡盛了水,上面用透明材質區隔,寫著「白蓮聖母靈水」幾個字。有趣的是,贔屭並不是放在後殿中心,而是側殿,往後殿中心一看,竟是白蓮聖母的神尊!原來在廟方的解釋中,白蓮聖母是本有其神,只是附身在石贔屭上顯靈,因此另外立了神像。


► 從赤崁樓望見的蠔鏡窗


與白蓮聖母一同到臺灣的另外九隻贔屭,究竟在哪裡呢?答案是赤崁樓。只要通過收票的大門,馬上就會看到城廓遺跡旁的九塊石碑。接下來的傳說,其實不是發生在赤崁樓,但不能說完全無關。在離臺南市區少說也有二、三十公里遠的左鎮區,有個叫蠔鏡窗的地方,也有窩鏡窗這種說法。之所以有這個名稱,是因為在絕峭的山壁上,有片天然奇景,山壁上有片層層剝落進而略為凹陷的圓形,其剝落形成的層次,有如蠔殼上的紋路,遠遠看著,便像一面圓形的鏡子。也有說「蠔鏡」並非鏡子,而是「雲母蛤」的別名,若直接看這種貝類,還真的與蠔鏡窗地形十分神似,但續修臺灣縣誌說:「八峰平列於前,自南而北,連亙二十餘里,如開樓窗,如展鏡屏。每天清氣霽,倚窗窺屏,遠見紅毛樓,故昔人名之曰蠔鏡窗。」顯然是將左鎮的八峰當作屏風,而蠔鏡窗則是其中的鏡子。文中的紅毛樓便是赤崁樓,從蠔鏡窗能直接看到赤崁樓,想當然耳,從赤崁樓也能看到蠔鏡窗。

說蠔鏡窗是鏡子,其實帶著點傳說的性質。據說以前住在赤崁樓的人不用鏡子,只需面向蠔鏡窗,就能梳妝打扮──這當然太離譜。蠔鏡窗相隔二、三十公里,就算真有面大鏡子,也太不實用了!如果手邊有真正的鏡子,何不試著信賴它呢?就算向人炫耀「我住的地方東邊遠山有面大鏡子,每天都可對著它梳妝」,也不會有人羨慕啊,更何況蠔鏡窗的鏡,並不是真正的鏡子,無法反射,那為何有這樣的說法?

這樣的傳說,或許其來有自;左鎮當地流傳的傳說是這樣的──據說蠔鏡窗住著一隻蛇妖,每當太陽下山時,夕陽的光輝照在牠的雙眼,便形成反射,被赤崁樓上的人看到。無論是蛇妖或蠔鏡,兩則傳說的共通點都是赤嵌樓上有人看到蠔鏡窗有什麼東西反光,也許這個現象就是傳說的源頭。

筆者也曾想上赤崁樓驗證這個傳說,但到了較高的海神廟,不禁失望了;赤崁樓附近到處都是三、四層樓高的建築,將視野徹底困死,別說蠔鏡窗,甚至連安平港都看不到了。

以上幾則臺南妖異傳說,不過是信手列舉;而傳說本身就見證了滄海桑田,也算在臺南尋找傳奇故事的獨特樂趣,各位讀者如果來到臺南,不妨對此多加留心,誰知道一塊小小的瓦片,裡頭是不是潛伏著上百年的故事呢?細究下去,也許鬼神精怪的傳奇便藏在其中。

瀟湘神/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2 Sep, 2017
從動物園回來隔天,孩子們熱烈談論動物園裡的見聞。

談到動物們被對待的情形,孩子們發現—動物們並不快樂。當孩子們越理解動物的習性與生長的環境,就越明白在動物園裡看不到牠們原本的樣子。有一年級的小孩說,動物園裡的動物雖然過的不好,但至少有人餵東西給牠們吃,讓牠們不會餓死,如果動物園沒了,這些動物會更可憐…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1 Sep, 2017
去台南度假這個決定看似理所當然,其實是經過縝密的考量。帶小孩出門本來就很麻煩,不只要帶大包小包,還要考慮交通方便(不能太遠,坐太久車嬰兒會哭鬧)、氣候宜人(不能太冷不能太熱)、景點有事情讓小孩做(不能只有大人喜歡的東西比如古蹟博物館)…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8 Sep, 2017
就這麼慢慢地把整首英文詩推演討論完畢。最後,要進入重要的國語教學了。我發下兩個版本的中譯詩,都來自網路上的翻譯。請孩子們比較斟酌,A、B兩個譯本,哪個比較好?即使是英文詩,我們還是可以鍛鍊「國語」。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8 Sep, 2017

我體會的蘇軾,和課文裡的這位,好像不是同一個人。印象中,他是個能哭能笑、能吃能喝、能批能判的漢子。不論新黨舊黨當朝,他永遠被掌權者討厭,幾乎終身被「完封」--貶謫!

孩子們第一次和蘇軾邂逅,要在哪一首詩?在腦海裡反覆斟酌後,我幫忙孩子們跟蘇軾相約,在〈定風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