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Stand Media
  • 28 Mar, 2017
文︱陳生慶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Jay_Liao
攝影︱陳生慶

上個學期,森小好不容易有了新的校舍,面對新的事物,小孩常常忍不住幫忙賦予一些「歷史」。某一天早上,庭琲老師就發現,浴室嶄新的牆面被簽上「小郭是正動之王」、「小翰」、「小宇是正動之王二號」,大大的三行字。
於是,庭琲老師到六年級教室找小郭和小翰「談一談」…

冬天,森林小學整個山頭上,都是白茫茫的蘆葦。這天下午,胖兒老師帶著幾個一年級的小孩走山路,欣賞這下雪一般的景緻。走著走著,小孩拿起蘆葦掃地,一夥人高興得不得了:「哈哈,越掃越髒、越掃越髒。」這時,一位路過的阿姨開玩笑:「回學校不可以拿進教室喔,不然會被老師打。」

小傢伙突然正經起來,認真地說明:「我們學校的老師是不打人、不罵人的,我們不把這個(蘆葦)拿進教室,是因為胖兒會過敏。」聽到這幾句話,阿姨好奇地追問:「不打人?那你們做錯事怎麼辦?」「他們就跟我們談啊。跟我們談一談,讓我們知道錯在哪裡。」才一年級的孩子們,堅定而溫和地回應。

做錯事,「談一談」就好?怎麼談?

 

上個學期,森小好不容易有了新的校舍,面對新的事物,小孩常常忍不住幫忙賦予一些「歷史」。某一天早上,庭琲老師就發現,浴室嶄新的牆面被簽上「小郭是正動之王」、「小翰」、「小宇是正動之王二號」,大大的三行字。

於是,庭琲到六年級教室找小郭和小翰「談一談」,孩子們從教室出來時,還不知道是要談什麼事。

庭琲先請他們提幾個他們知道的,歷史上有名的人。小郭愣了一下,想一想之後說「鄭成功」。庭琲問:「你為什麼會想到鄭成功?」小郭說:「因為他趕走荷蘭人。」「你覺得趕走荷蘭人是好事、還是不好的事?」小郭說:「算好的吧!」庭琲幫忙簡單做個結論:「也許對某些台灣人而言,算是好的吧!」

接著換小翰,但小翰想了一會兒還是想不出來。小郭補充:「還有蔣介石。」,庭琲追問:「他做了什麼?」小郭想想:「不知道,貪錢吧!」庭琲再做個小結:「他被大家記得的,可能還有獨裁、軍閥;但對另一群人而言,也有可能會是『帶領我們抗戰的人』。」

因為這兩個孩子都是棒球隊的隊員,庭琲很瞭解他們對棒球的熱情,便問他們:「你們覺得王建民會不會被記得?」兩個人都很肯定:「會!」庭琲追問:「為什麼?」小郭說:「因為他持之以恆。」庭琲回應:「對,因為即使他身體狀況不佳,仍然能夠為了夢想而堅持,他可能並不會因為球速多快而被記得,但他永遠會被人們記得,他在過程中是如何的堅持。」兩個孩子都認同的點頭。

庭琲又提到「傳奇四十二號」(美國大聯盟的第一位黑人球員):「你們覺得傳奇四十二號會被記得嗎?」小翰說:「不一定,因為那個圈子很小。」庭琲點頭,但接著說:「每年固定有一天,大聯盟的所有球員都會穿上四十二號的球衣,來紀念這位傳奇人物,你們覺得他是被記得的嗎?」小翰聽完也點點頭。

庭琲話鋒一轉,接著問:「那你們猜,當你們從森小畢業之後,你們會被記得嗎?你們會被記得什麼?」

小郭有些難為情地說:「熬夜…?」「不是,」庭琲緩緩地說:「我猜你們很想被看到,很希望被記得,但現在的你們,被記得的是『小郭是正動之王』…」兩個人聽到這裡,突然明白了些什麼,不好意思地笑了。

庭琲再次同理孩子,猜想他們會在牆壁上留字,是覺得自己很酷,是希望被記得,是想要在森小留下名聲。兩個人都微笑點頭。「但現在這個,是你們要的嗎?我猜不是吧?」她繼續說:「人會留下名聲,靠的是他做了什麼,或不做什麼;你們平常那麼好,卻沒有給別人好好認識你們的機會,只在牆上留下名字,你的名字的確被看到了,但你們猜,你們留下來的會是什麼樣的名聲?」

聽完,小郭和小翰異口同聲:「那我們趕快去把它擦掉。」趕緊去借了酒精,又借了去漬油,庭琲陪著他們,三個人一起擦掉牆上的字。之後,也找五年級的小宇來,把剛剛的內容覆述給他聽,小宇聽完也很願意擦掉。就這樣,大家看不到「正動之王」了,一直到小郭、小翰畢業的那一天,浴室的牆面都完好如初。

儘管牆上什麼都沒有留下,每當我經過這道牆,總會記起這三位了不起的、亮晶晶的好小孩。

誰說,小孩做錯事,一定要處罰呢?

  • 森林小學以人本思想為教育哲學,透過教學及生活協助孩子「成為他自己」。這意謂著,孩子要透過自己的抉擇、走自己的道路、開展自己的生活、成就自己的理想,活出獨一無二的自己!
            2017 森小入學說明會,開始預約,詳見森小網站: http://www.forestschool.com.tw/explain.php
陳生慶/人本基金會教育中心主任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作為一個專業的法律人,羅秉成深明一個錯誤的判決會對他人的人生壓上多麼巨大的重量,他說:「我的理念很簡單,我做一個法律人,不能冤枉人這件事情是沒有商量餘地,就不能冤枉人,就這樣。所以我認為法官最大的天職就是不能冤枉人,而不是把壞人關到牢裡去,那是次要的。他最重要就是不能冤枉人,他要避免把無辜的人關到牢裡去,這是法官最重要最重要的一層。你不能只期待法官這樣做啊,你要幫忙法官不要犯這種錯,所以才會有律師檢察官這種制度、這種對立、這種程序的透明公開,辯論,詰問。」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