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每天給家人一個讚美

  • By Stand Media
  • 07 Jul, 2017
文︱編輯部  
攝影︱曾宥渝
攝影︱曾宥渝

札記的讀者們,您好,為了陪孩子們度過一個有趣的暑假,這次我們公開了一部分森林小學的暑假作業。不過這些暑假作業一向秉持的精神是「全家一起來!」

所以,請讓札記邀請您以「和孩子有更甜蜜、更美好的生活記憶」為精神方向,一起完成以下的作業。

暑假作業


請:每天給家人一個讚美。
可以記錄下讚美的內容或互動。
 
  說明:記錄的形式及內容不拘,就是隨大家想要如何記錄或呈現,都可以。 

為什麼推薦這份作業? ──每天給家人一個讚美

親愛的讀者您好,這次為您推薦的暑假作業是──每天給家人一個讚美!

當然,編輯部推薦這項作業不是沒事找事做,但也明白大家一聽到「作業」兩字,內心可能正苦不堪言的想著「暑假時安頓小孩跟工作兩頭燒,已經夠忙碌了,現在還得被小孩拖下水做作業,不是要把我累死嗎?」

況且,這項作業還得天天做,不就得天天盯著自家小孩嗎?

嗯~某部分來說,您說對了!但某部分來說也沒說得那麼對。畢竟這作業可不是要父母變成小孩的監視器,而是要如實的看出孩子們的好,並說給他們聽。只是這部分也不是如字面上說的簡單輕鬆,因為光是執行「稱讚小孩」這件事,大人們在心中就會掀起許許多多的顧慮與扭捏,或許怕慣壞了孩子、或許怕自己說不出口、或許還有更多的或許。

不過,我們總可以試著來跨越這些阻礙看看。畢竟在孩子好不容易從學期間忙碌的上下課生活中暫得逃逸,能夠有稍微多一點的時間得以自由、得以與父母在一起時,趁著這珍貴的時刻多去觀察孩子那在忙碌日常中總被忽視的部分,然後,如實的告訴他,他有多好。

而同時孩子們也可以來學習試著告訴大人,他眼中的你有多好。

在暑假這樣說短是短,說長亦長的假期中,讓家人之間把彼此的好,放在心中多一點。

或許就從每天給彼此一個讚美開始。

家長回饋

 

【回饋一】

朵朵媽:對於大部分反骨的人(人大部分是反骨的吧),要做暑假作業是不容易的,除非一定要交差,那就應付一下。

不過森小的作業不一樣的是,即使當時不做,日後都會自然而然漸漸做到,且會慢慢養成習慣。因為你會知道,這些都是對小孩的發展與對親子關係很有用的。

像現在,每天見面很少不讚美小孩的,假期也自然會做一些過夜的小旅行。其實這是一種良性循環,越覺得這些(處方)是有用的,越會去做,然後親子關係越融洽,你越看越順眼,就會忍不住再稱讚兩句,哈哈!


【回饋二】

彥伯媽:說實在的,每次接到這種要寫讚美記錄的作業,我都覺得頭大,因為我實在是很懶得動筆記錄的人。不過,手雖偷懶,腦袋還是會時時提醒自己:要看見孩子的好,而且要說給他聽。

其實,兒子比我認真多了,除了「規定」做作業的期間見到外婆會說「阿美阿嬤是世界上最會挑好吃蘋果的人」,我唸故事給他聽時,就說「媽媽是全世界最會講故事的人」,「爸爸最會陪我玩了」…漸漸地,我發現他已經養成了不吝於讚美、表達謝意的習慣,雖然,對於家人以外的人,他會不好意思表達,卻會私下跟我說、請我轉達。這作業,對一個從小嘴巴就不甜的孩子來說,真是產生了很棒的影響呢!

 小叮嚀

為了讓讀者們的作業進行得更順利,我們在此提供一些小叮嚀,希望以下回答能夠解決一些可能的疑惑:

 

疑惑一:讚美的時候我跟小孩都很尷尬,怎麼辦?

之所以尷尬,可能就意味著,「讚美」在過去的親子關係中是匱乏的。人都喜歡被讚美被肯定,但我們的文化卻習慣指出小孩有哪裡不足不對不好,以便激勵他。結果常常是,小孩最後真的相信自己一無是處,我們也逐漸喪失了讚美的眼光和能力。

 

疑惑二:一直稱讚小孩,會不會讓他們變得很自大?

 其實讚美的時候可以把握兩個原則。第一個是如實,就是我們真的看到了孩子的某種好,然後說給他聽。如果今天孩子明明都賴在家中,大人卻稱讚他很有運動細胞,讚美在此時就反而變成一種嘲諷了。

第二個是具體,就是不要很空泛的說「你很棒」、「你很乖」,而是可以具體的說出自己在什麼事情中,看出了孩子的某個優點。

把握住這兩個原則的話,讚美就會有所本,也更能觸動到被讚美的人的內心。

 

疑惑三:如果今天真的找不到可以讚美的地方,那也要讚美嗎?

其實,這時候正是最需要讚美的時候!當小孩做了一般人認為不大好的事,正擔心害怕被責罰的時候,更要努力「看出他的好,說給他聽」,以欣賞和支持取代責罵和懲罰。這些脆弱的時刻,人的信心最容易被瓦解和摧毀,更需要小心呵護。當孩子表現的不太好,我們還可以看出他的好,包括看出他的努力或掙扎,就能給孩子很大的力量。

可是之所以用看出這個詞,是因為比起看見,看出一詞更說明了那樣的好,是比較不容易被看見、是需要發掘的,我們要相信孩子還是有他好的地方,沒有孩子會是零分的。可能他今天只有十分,可是我們不要只注意他沒拿到的九十分,我們稱讚他拿到的那十分,可能之後他會慢慢做到二十分、三十分。

人本教育札記編輯部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5 Jan, 2018

當我們要放置規範孩子行為的那一把尺時,必須先看到孩子的「能力」到底在那裡。不要害怕自己評估錯誤:誤判一定會有,期待和認識錯誤也一定會有。這些都無妨,做大人的只要能隨時提醒自己並且回想和小孩的對話,隨時進行修正,瞭解自己可能哪裡不夠理解小孩的行為並且要求其他專業的協助,這樣就能漸漸的瞭解到在自由與縱容之間,自己那把規範小孩行為的尺到底是擺放在哪裡。
By Stand Media 12 Jan, 2018

沒有人知道廖的真正想法,或許,他也再無所謂了。目前廖繼春留存一件「淡江風光」(一九七一年),在前景的部分有條突兀的籬笆,據說就是在蔡辰男的別墅畫的。我想像那個場景,廖繼春身處於舒服的別墅裡。大概是二樓或更高吧!從那裡放眼望去,面對著熟悉的觀音山,再次提筆速寫或是畫油畫,這次他的身邊不再有他的畫友們。從他提筆的那一刻起,與其說他畫的是風景,不如說他正在進行一個「自動性技法」的動作。更重要的是,他並非第一次這麼做。終其一生,他的作品都掛在別人的展覽會裡。

By Stand Media 11 Jan, 2018

一場社群網站上的「我也是」革命,讓這個世界了解到原來性暴力如此普遍。當大家紛紛站出來述說自己的故事,也讓更多倖存者知道原來自己並不孤單,讓社會大眾了解並重視這個議題。而看著社群網站上親人朋友們分享「我也是」時,可能會讓許多人很緊張,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樣的貼文,我「按讚」好嗎?我該留什麼言讓對方知道我支持他?

By Stand Media 10 Jan, 2018

監所終究還是實施了週休二日,但同仁付出的代價卻是慘烈的,自此不分平日假日,每位夜勤管理員只能領到換算下來每小時  62 元的值勤費;而連署的發起人及聯絡人也遭遇不同程度的秋後算帳,有些是連年考績列乙等,或者不能升遷、無法平調(平級調動)回家鄉,而就我知道被整的最慘的一位,則是每次巡邏完回座位,勤務中心就來電話:

「你為什麼坐著?還不快去巡邏!」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