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成功與妖怪傳說

  • By Stand Media
  • 26 Jun, 2017
文︱小波/楊海彥  
攝影︱郭恆妙
熱蘭遮城海戰圖(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由於總督府對鄭成功廟採取放任態度,使得當時不少廟宇為了逃避查緝,紛紛將主神改祀為鄭成功,甚至到了今天,也未將主神改回。

鄭成功被統治者推崇的情況,到了國民政府遷台後仍未改變。其驅逐荷蘭人,收復臺灣,讓臺灣脫離異族統治的事蹟,恰似二戰後日本撤臺,蔣氏政權登陸的情形。國民政府推崇鄭成功,也是懷著「反清復明」--將來終將收復中國失土的隱喻。有趣的是,甚至連中國共產黨,有段時間也同樣推崇鄭成功,因為其「雖然身在臺灣,卻終身想與中國統一」。

相信各位讀者對於鄭成功並不陌生。

父為大海盜鄭芝龍,母為日本人田川氏,不僅受封國姓,更是在國家存亡之秋,最後一個「反清復明」的明室遺臣,並透過實質武力,驅趕荷蘭東印度公司離開臺灣。鄭成功特殊的身世,讓他不論在日本、中國或是臺灣,都流傳他的種種傳說事蹟。要在這短短篇幅道盡這些傳說,幾乎是不可能,但若把範圍限定在臺灣的除妖事蹟,或許還能一書。

綜觀各個與鄭成功傳說相關的論文與著作,鮮少有人會把目光集中在這些作亂的妖怪上。畢竟這些傳說故事中的妖怪,僅僅是為了襯托除妖者的神通廣大而存在,再怎麼厲害的妖怪,最終難逃被殺死的命運。以食物來說,牠們就是不能搶過主菜鋒頭的配菜;以戲劇來說,不過就是個跑龍套的配角,怎麼樣也搬不上檯面。

然而北地異素來對臺灣妖怪感興趣,也意識到若是要談臺灣妖怪,絕對無法逃避鄭成功傳說中各式各樣的精怪神異。趁著這次機會,便將目前從各處蒐羅到的鄭成功除妖事蹟,作個系統性的整理與介紹,並分析這些妖怪傳說之所以會流傳至今的原因。

 

► 那些被鄭成功打敗的妖怪們

在提被打敗的妖怪們之前,我們得先介紹在這些妖怪傳說中,最常出現的神兵利器。

在郁永河〈鄭氏逸事〉中提到:「龍碽者,大銅砲來。成功泊舟粵海中,見水底有光上騰,數日不滅,意必異寶,使善泅者入海試探,見兩銅砲往來以報,命多人持巨碽牽出之,一化龍去,一就縛。」

這尊龍碽不僅發現的時候神奇,它還有個神奇的異能,便是能夠預知吉凶。〈鄭氏逸事〉中又提到:「龍碽有前知,所往利,即數人牽之不知重;否則百人挽之不動,以戰勝,莫不驗。」這尊有預知能力的大銅砲,讓鄭成功在後續的除妖傳說之中無往不利,往往一轟即死。妖怪作亂?對牠開一砲就對了。

 

► 鶯歌石和鳶山

三百年前的鶯歌一帶,某天颳起狂風,村子裡出現兩塊巨石,一塊像是鸚鵡,一塊則像振翅欲飛的鳶鳥。兩塊巨石常在天氣陰沉時吐出毒霧,對村民造成極大的災害。直到某天鄭軍至此,為煙霧所困,許多士兵失蹤,鄭成功下令以龍碽射擊,打中鶯歌石的頭和鳶鳥石的嘴,自此妖石不再作怪,成為今日所見的鶯歌石和鳶山。


► 公館蟾蜍山

台北市公館附近有座山,狀似蟾蜍。傳說以前此山住有蟾蜍精,常常噴吐毒霧,加害住民牲畜。鄭成功以龍碽擊之,擊中尾巴,有一角的土山曾經崩下,從此蟾蜍精不再作怪。

 

► 桃園龜山

淡水河上游,有一山靈是一隻大龜,昔日伸長脖子喝水,使下游的水被吸得向上倒流,鄭成功發現此事,深恐將來會禍害村民,便開砲轟擊牠,死後就成了今日所見的龜山。

 

► 宜蘭龜山島

國姓爺進攻噶瑪蘭一帶時,看見有個巨大的怪物在太平洋上吐著濃霧,旁邊還跟著兩個白色的小東西,或浮或沉。等到那怪物逼近鄭軍,才發現原來是一隻巨龜,白色的東西則是牠的卵。鄭成功連忙按鎗瞄準,射向龜精,龜精沉入海,變成了今日所見的龜山島,兩顆卵也變成了兩座小島,稱為龜卵島。

 

► 六張犁拇指山

鄭軍於六張犁的山邊駐紮,夜晚,山上伸來一隻黑漆漆的巨大手掌,肆意捕捉士兵,鄭成功以大砲攻擊之,斷了一根小指,剩下四指仍然繼續捉人,鄭成功又以炮攻打之,四指剩下三指,再轟擊,三只剩下兩指,最後一轟,只剩下一根大拇指,此時仍在空中不安分地扭動。最後終於掉下來變成今天的拇指山。

 

► 劍潭魚精

鄭軍行至基隆河畔,有魚怪興風作浪,使鄭軍傷亡慘重,鄭成功抽出寶劍,投入潭心,風浪才平靜下來。軍馬安然渡過。之後每遇月黑風高或狂風暴雨時,寶劍就會浮出潭面,紅光四射,過往船隻,輒遭劍破,舟人受殃。此即劍潭之由來。

 

以上是一般常見的鄭成功除妖傳說,這些傳說故事幾乎有共同的套路,鄭軍前來,妖怪作祟,最後被鄭成功一砲(一鎗、一劍)打死,最終化作石頭。

值得注意的是,劍潭魚精的故事特別不同,最後魚精沒有化作石頭,且之後造成居民麻煩的反而不是妖怪,而是鄭成功扔下的寶劍。這也許和劍潭地名由來說法不同有關,本來在日治之前,臺北劍潭都是因荷蘭人把劍插在潭邊的茄苳樹上才得其名,但在苗栗南港溪尚有另一個劍潭傳說,相傳鄭成功擲劍於此,每有風雨,寶劍便會浮出水面。不過這個傳說並未提到魚精,也許在各種穿鑿附會之下,鄭成功的寶劍反成禍害。

接下來要介紹的幾則傳說則較少見諸紀錄,僅存在地方志或耆老的口中。

 

► 野柳龜

地有龜嶼,突出海中,與雞籠島蠟燭嶼成崎角之勢。鄭成功北伐至此時,龜嶼忽然變作大龜,潛入海中,噴吐煙霧,後為鄭軍以鉅礮(大砲)擊斃。

 

► 吼門蛇龜

相傳鄭成功之妹,夜至臺灣尋兄,天明,將歸大陸,舟過澎湖,見龜蛇交合,水路受阻,鄭成功乃揮劍斬之,龜蛇哀鳴,故此地名為「吼門」;而今當於水清之際,可見水底隱現紅塗一條,色澤鮮明,傳即昔龜蛇血跡。

 

► 四獸山

四獸山由虎、豹、獅、象所組成。傳說,鄭成功自臺南安平抵臺北,登四獸山來到虎林街口,望見整座山突然一片霧茫茫,無法前進,鄭成功認為是妖怪作祟,盛怒之下在豹山身上踩下深深的足印,這才使霧散去而得以前進。

 

► 北投豬哥石

北投丹鳳山,日本時代稱「松葉山」或是「大師山」,因為上面有空海大師祠,但耆老會稱為「豬哥山」。傳說山上有隻豬哥精會下山騷擾婦女,有天鄭成功經過便拿大砲轟他,豬哥精負傷逃跑,最後仍舊死去,化作今日的豬哥石,又稱軍艦岩。


花蓮虎頭山

明朝時鄭成功攻臺,派兵駐紮舞鶴,每日點兵時都會少掉兩名,勘察地理才發現,對面有一座虎頭山,虎頭正好向著舞鶴。駐軍於是向虎頭山開槍,將老虎打死,最後鄭成功親自至虎頭山巡視,於山頂打下一枝鐵樁,用鐵鍊將虎頭綁緊,確保其不再害人。

 

► 平溪白鶯石

據說早期常有人在此地莫名失蹤,據說是鶯哥精吐霧的緣故。直到明鄭時期,鄭成功率隊開炮打落鶯哥精的下巴後,才成了今日的白鶯石而不再害人。

 

► 屏東獅子頭山

當時鄭成功準備進攻南番,坐船過楓港時,遙望山頭有二惡獅,於是令士兵開槍射死。至岸邊卻發現是兩座類似獅子的山頭,北公南母,公中牙,母中肚,以後故名為獅子頭山。

 

► 新竹鳥嘴山

昔時鄭軍駐紮新竹一帶,一日忽鷲鳥進犯,抓走士兵,被鄭成功一劍斬下頭顱,化為巨岩。


此處還有一個融合了宜蘭龜山島和野柳龜兩個景點的傳說:

龜山島原是一隻大雌龜,住在叭哩沙(今宜蘭縣三星鄉),鄭成功有意撮合牠跟基隆的野柳雄龜配成雙,便從叭哩沙帶出海,可是走到半海,該龜竟賴著不走。鄭成功忍無可忍,用大礮轟打牠,大雌龜就地死去,化作龜山島,身邊仍伴隨著兩顆龜卵島。至今若是登上龜山島,仍能看見致命的鎗口,被當地人稱作「鎗空仔」。

這則傳說還有其它版本,比如湊合雙龜的乃是東海龍王,或者雙龜的其中一龜並非野柳龜等等,應可視為傳說交流混雜後的結果。

 

► 根本不可能踏足這麼多地方

然而,這些傳說都不是真的--並不是妖怪真實性的問題,而是歷史上鄭成功真正能夠前往的地區實在屈指可數。

鄭成功在世只有短短的三十九年,誕生於日本平戶,待了七年(1624-1630),被鄭芝龍接回中國,在閩南一帶成長近三十年(1631-1660),最後為了反清復明,趕走荷蘭人,落腳臺灣,更只有年餘(1661-1662)--十三個月又七日。

在這十三個月內,鄭成功僅在臺南附近活動。雖然下令軍隊屯墾臺灣,範圍北至噶瑪蘭,南至瑯嶠;然而在中部遭遇大肚王國(由拍瀑拉族、巴布薩族、巴則海族、洪雅族、道卡斯族所建立的跨部落王國),以及瑯嶠(今恆春地區)各社原住民的反抗之下,實際的統治地區只有二林(今彰化縣二林鎮)到茄藤(今屏東縣佳冬鄉)之間的土地。

這麼說來,較有可能為真的除妖傳說,就僅有在澎湖的「吼門蛇龜」和「屏東獅子頭山」兩則,而若將「因為鄭軍屯墾而附會到鄭成功身上」的傳說也考慮進去,也僅有「宜蘭龜山島」傳說一則。其餘的傳說地點,在明鄭時期都還是原住民們的土地,尚未被漢人們「開墾」,更別說是除妖了。

不知道讀者有沒有注意到,距離鄭成功所處的臺南越遠的地方,除妖傳說反而越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原來,鄭成功是第一個進入臺灣的漢人政權,素有「開臺聖王」的美稱,而在明鄭及清領時期,越來越多的漢人踏上臺灣這塊土地,開墾過程中當然也會碰上如天災、瘴氣、與原住民之間的鬥爭等等諸多困難,在感念鄭成功開臺辛苦之際,不免便將自身的遭遇穿鑿附會一番。而距離真實的地點越遠,越有想像發揮的空間,自然便成了今日我們所見的情況。

這有個專有名詞,叫作「箭垛式人物」,意思是因為其在世時的事蹟廣為流傳,而後人便將相似的事蹟附會至該人身上,有如箭垛一般。除了鄭成功之外,工匠魯班、嚐百草的神農氏、明察秋毫的包公等等,也有相似的情況。

 

► 鄭成功的影響力究竟從何而來

但除了開臺的事蹟之外,真正讓鄭成功有如此大影響力的,還是後世的統治者政治力介入的關係。

自乾隆年間開始,就有民眾私自祭祀鄭成功,當時以「大王爺」、「開山王」為神尊之名,並以「開山廟」企圖掩官吏耳目。直到一八七四年日本牡丹社事件後,沈葆楨為了凝聚民心,強調「忠君思想」,上奏皇帝,欲在府城建專祠,自此鄭成功信仰才正式被官方承認,開始蓬勃地發展。

到了日治時期,總督府對於鄭成功信仰也不加以禁止。原來早在一七○○年開始,就有許多鄭成功相關的創作。例如由日本江戶時代劇作家近松門佐衛門所創作的《國性爺合戰》(註一),便是一齣以鄭成功反清復明的故事為原型,創作的人形淨琉璃歷史劇。劇中主角和藤內穿著和服,手持武士刀,最後成功反清復明,天下大治。

諸如此類以鄭成功為題材的通俗娛樂,早已存在日本人心中,也因此對於臺灣人這樣崇拜並不反感。反而因為鄭成功半日半漢的血統,認為其勇武來自於日本的武士道精神,進而鼓勵臺灣人民祭祀。一八九六年,臺南縣知事磯貝靜藏甚至上書臺灣總督,以鄭成功之忠烈與開臺事蹟與其母田川氏的貞烈事蹟為由,將鄭成功廟改為神社,隔年,「開山神社」成為日治時期臺灣的第一座神社。這在嚴格控管臺灣人民信仰的日治時期,是相當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總督府對鄭成功廟採取放任態度,使得當時不少廟宇為了逃避查緝,紛紛將主神改祀為鄭成功,甚至到了今天,也未將主神改回。

鄭成功被統治者推崇的情況,到了國民政府遷台後仍未改變。其驅逐荷蘭人,收復臺灣,讓臺灣脫離異族統治的事蹟,恰似二戰後日本撤臺,蔣氏政權登陸的情形。國民政府推崇鄭成功,也是懷著「反清復明」--將來終將收復中國失土的隱喻。有趣的是,甚至連中國共產黨,有段時間也同樣推崇鄭成功,因為其「雖然身在臺灣,卻終身想與中國統一」。

再也沒有哪個人或神,能如鄭成功這般,被這麼多統治政權推崇至此的了。

 

► 獨特的鄭成功信仰

而雖然中國和臺灣都有流傳鄭成功的傳說,但兩邊對於鄭成功的態度並不相同。對於中國人來說,鄭成功就是一個傳奇人物,但對臺灣人來說,鄭成功是神明。

根據周士煌的《鄭成功的民族學研究》,對於一個人物傳說的神奇及神聖化程度,可將之劃分為三個程度的光譜:「歷史人物」→「傳奇人物」→「神化人物」。以岳飛為例,其程度只到傳奇人物,而以關公為例,因為其有大量的顯聖傳說,因此算是神化人物的極端。

至於鄭成功,在中國和臺灣都介於傳奇人物與神化人物之間,不過中國因為沒有顯聖傳說,因此偏向傳奇人物;臺灣則因為大大小小祭祀鄭成功的廟宇,有零散的顯聖傳說,因此偏向神化人物。畢竟在臺灣,鄭成功是「開臺聖王」,是「開墾的守護神」,因應各地不同的需要,司掌了「雨神」、「水神」、「辟邪之神」、「土地神」等等不同的職務,因而有了種種或大或小的神蹟。

其中,宜蘭地區特有的牧童泥塑信仰相當特別。牧童放牧時閒來無事,捏泥偶自娛,有人問起便說是「捏成功」,時人將之當作神明來拜,偶有靈驗事蹟,便就地成廟;也有的是牧童忽然起乩,自稱國姓爺,要求替泥偶建廟而成。這些因牧童泥塑,後來因種種事蹟而成的鄭成功廟宇,在宜蘭就有十二間之多。(註二)

這些地方廟宇的顯聖事蹟,讓臺灣在鄭成功的信仰上獨樹一格。而正是因為臺灣人對於鄭成功特殊的崇拜,才使得就連鄭成功從未駐足之處,都流傳著他的事蹟。鄭成功的除妖傳說,表面上雖然只是人們的穿鑿附會,然而細細分析背後成因,卻恰好展現了只有經歷從開臺至今,這段三百多年歷史的臺灣人,才會發展出的,獨特的鄭成功信仰。

 

✝ 註一:原作即寫作「性」,也許是因為對原來的故事有所改編而避諱。

✝ 註二:《鄭成功信仰之研究──以宜蘭地區為中心》,張蕙婷
小波/楊海彥(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