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雞蛋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24 Mar, 2017
文︱陳生慶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Jay_Liao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Tom Ray
在那個平常的晚上,森林小學的校園裡卻沾黏著不尋常的痕跡--走廊、樓梯、草地、球場…四處散落著破掉的雞蛋。怪不得,剛剛看到幾個小孩,一臉的興奮,又好像夾雜著一絲鬼祟。問了一輪,這群孩子也不打算隱瞞,正是他們趁夜從廚房偷拿生雞蛋,一顆接一顆,愈丟愈過癮…

在那個平常的晚上,森林小學的校園裡卻沾黏著不尋常的痕跡--走廊、樓梯、草地、球場…四處散落著破掉的雞蛋。怪不得,剛剛看到幾個小孩,一臉的興奮,又好像夾雜著一絲鬼祟。問了一輪,這群孩子也不打算隱瞞,正是他們趁夜從廚房偷拿生雞蛋,一顆接一顆,愈丟愈過癮。

為什麼會想扔雞蛋?孩子們說:好玩、好奇、開心、洩憤;也有人說:沒有為什麼,就是喜歡聽雞蛋破掉的聲音…。換作在一般學校,這群孩子會有什麼「下場」?不用說,大家都想像得到;那麼,不打不罵的森小會怎麼「處理」?還是,「不處理」?

 

► 把問題變成「議題」

我先問小孩:雞蛋,是葷的還是素的?

果然,有小孩說:可以吃的蛋就是素的,聽過「蛋奶素」吧;也有小孩半信半疑地猜:你會這麼問,一定就是葷的。問他為何是葷的,他又改口:素的,素的啦。看到他們的好奇心全被鉤了出來,我趕緊接著說:目前有一個觀點是,雞蛋其實是葷的。

這要追溯到「蛋雞」更上游的來源:為了辨別哪些小雞是公的、哪些是母的,當受精的雞蛋孵化之後,成千上萬隻小雞都會被放到工廠的運輸帶上,透過儀器分辨公母,一旦性別分出來了,就會被送往不同的目的地--如果是母的,會被養大成為「蛋雞」;如果是公的,除了一部分飼養成為肉雞,其他的,輸送帶會直接將牠們送進一個機器,活生生地輾碎(這是真相,但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懼,我和孩子們說的是「屠宰」)--因為這些小公雞將來沒有辦法生蛋,而把牠們養大所需要的成本,又高於肉雞的價值。 

雖然沒有受精的雞蛋,本身可以算是素的;但為了滿足人們對雞蛋的大量的需求,背後卻有一大群小公雞因此被殺害,所以有另一種主張是:雞蛋,其實是葷的。 

成為蛋雞的小母雞,命運也很不相同:少數是自然放牧的走地雞;絕大多數,成為格子籠蛋雞--約莫A4大小的籠子裡,關著二到四隻雞,吃喝拉撒都在籠子裡,終生被迫不斷下蛋,不斷「與自己的孩子分離」,多數的雞一輩子都不曾走踏到地面上,更無法伸展牠們的雙翅。(註) 

我最後強調,說這些,並不是要請你們少吃蛋。雞蛋,在我們的生活裡,確實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提供了很關鍵而且必須的營養,但我們可以練習,站在其他生命的立場思考,不要浪費蛋,不要把它當成玩具。 

另一位老師致甫,從人的角度出發。請小孩先說「自己」丟雞蛋時的心情,再請小孩盡量猜「別人」的感覺,不論有沒有丟,所有人都試著猜猜看:有小孩說,生活在這個環境裡的人會不舒服,因為蛋汁很臭、很黏;有小孩說清掃的人會覺得很麻煩,因為很難掃;有小孩說,買雞蛋的人會不高興,因為要再重新去買;也有小孩想到,廚師可能會有困擾,因為廚房的東西隨隨便便被亂動、拿走…。

 致甫的結論是:「我們很重視你們過得開不開心,也很希望大家生活在森小都是舒服、快樂的,但如果只是讓自己開心,後續卻會影響到這麼多『別人』,就需要再多想一想。」

第三位老師小何,從「雞蛋和高牆」的角度切入。

先問小孩,曾經在那裡看過人家丟雞蛋?孩子們說,看過人們在抗議時「蛋洗」政府。為什麼抗議時要丟雞蛋?丟雞蛋的意義是什麼?孩子們猜,可能是背後有更重要的思想要表達、或是雞蛋可以避免傷害人。小何向孩子們解釋:雞蛋有一種「脆弱」的象徵,意思是,人民很「脆弱」,面對強大的政府或惡勢力,即使易碎,還是要奮起一搏。

 除了「丟雞蛋」,現在其實還有不同的方式:一九九七年五月,由人本教育基金會號召發起「五○四悼曉燕,為台灣而走」大遊行、「五一八用腳愛台灣」大遊行,要求「總統道歉,撤換內閣」,在台灣街頭首度使用雷射光,突破鎮暴部隊的防線,將「認錯」兩個字投射在總統府的塔樓上;去年,反課綱違調,學生們把承載理念的紙飛機射進教育部。現代的抗議,已經愈來愈少人丟雞蛋,漸漸發展出更好更多元的方法。

小何最後說,希望孩子們未來長大,在面對「強權」或「不公義」時,仍能保有「丟雞蛋」的精神和勇氣;但,在森小這樣安全的、不打人、不罵人的地方丟雞蛋,和那些為了理念抗議而丟的雞蛋,有什麼不同?請大家放在心裡琢磨思考。

 

► 只是「談」,有用嗎?

可能有人會想,即使不打不罵,罰個「愛校服務」總可以吧?讓小孩「怕一次」,不是比較一勞永逸嗎?可能也有人好奇,不過就是丟個雞蛋,小孩心裡也都明白,是自己調皮搗蛋,老師們為何還要如此殫精竭慮,從三個不同的面向和孩子們慢慢地談?因為我們始終相信,多和小孩討論這些事理,把「問題」轉變成教學的議題,比起一直叮嚀他、教誨他,要有意思多了,而思想的啟動,也比矯正一個行為,影響深遠多了。

日本心理分析師河合隼雄說,「自我實現的萌芽,時常是以惡的形態顯現的。」一個人的成長與獨立、創造和進步,往往是從突破既有的規範開始。以這樣深刻的眼光來看,孩子們扔出的,其實不只是雞蛋,更拋出了他們對既有規範的好奇與挑戰,就看大人接不接得到。

 您一定想追問,小孩後來到底還有沒有再丟雞蛋?沒有,從那天之後一直到學期結束都再也沒有。我們相信,當孩子有了新的思維和視野,他就有能力做出比較好的選擇。萬一將來又發生了呢?那就再談啊,不怕。

  • 註:請參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的調查報告「動物有福利,人類有福氣!善待雞,才有好蛋!呼籲政府畜牧政策及消費者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本文原載於《雞婆的力量--十八年校園申訴案心情軌跡》
1997年「518用腳愛台灣」遊行,將雷射光投上總統府,表達訴求。現代抗議,越來越少人丟蛋,而有更多方法。圖片來源︱人本資料庫
陳生慶/人本基金會教育中心主任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2 Sep, 2017
從動物園回來隔天,孩子們熱烈談論動物園裡的見聞。

談到動物們被對待的情形,孩子們發現—動物們並不快樂。當孩子們越理解動物的習性與生長的環境,就越明白在動物園裡看不到牠們原本的樣子。有一年級的小孩說,動物園裡的動物雖然過的不好,但至少有人餵東西給牠們吃,讓牠們不會餓死,如果動物園沒了,這些動物會更可憐…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1 Sep, 2017
去台南度假這個決定看似理所當然,其實是經過縝密的考量。帶小孩出門本來就很麻煩,不只要帶大包小包,還要考慮交通方便(不能太遠,坐太久車嬰兒會哭鬧)、氣候宜人(不能太冷不能太熱)、景點有事情讓小孩做(不能只有大人喜歡的東西比如古蹟博物館)…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8 Sep, 2017
就這麼慢慢地把整首英文詩推演討論完畢。最後,要進入重要的國語教學了。我發下兩個版本的中譯詩,都來自網路上的翻譯。請孩子們比較斟酌,A、B兩個譯本,哪個比較好?即使是英文詩,我們還是可以鍛鍊「國語」。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8 Sep, 2017

我體會的蘇軾,和課文裡的這位,好像不是同一個人。印象中,他是個能哭能笑、能吃能喝、能批能判的漢子。不論新黨舊黨當朝,他永遠被掌權者討厭,幾乎終身被「完封」--貶謫!

孩子們第一次和蘇軾邂逅,要在哪一首詩?在腦海裡反覆斟酌後,我幫忙孩子們跟蘇軾相約,在〈定風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