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納斯的脖子與大衛像的屁股

  • By Stand Media
  • 21 Mar, 2017
文︱莫默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Jay_Liao
《維納斯的誕生》 桑德羅.波底且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繪
…有細心看畫的孩子問:維納斯的脖子好長噢,她頭重腳輕不會跌倒嗎?這個題目我們早就有準備放在小手冊裡,現場加碼討論人體比例怎樣才對勁,脖子長跟脖子短給人的感覺有什麼不一樣?…

…有小孩從動漫的角度切入,覺得大衛的裝備不夠酷;有人覺得大衛的表情可以更兇一點;有人注意到米開朗基羅給了大衛一雙特別有力的大手,孩子們便繼續討論是握拳吸引人還是手拿武器厲害?…

二○一七年寒假人本愛智之旅要前往義大利佛羅倫斯,之前我們已經帶著孩子兩度拜訪這個文藝復興之都。


►  大人們的行前準備

帶隊老師們在出發前幾個月便開始定期聚會讀書討論,內容從歷史到目前國際局勢,從都市規劃到個別的建築作品,從人文藝術到市井小民生活點滴,我們從零開始學習探索即將要前往的城市,佛羅倫斯作為一個文藝復興之都,大師米開朗基羅在此留下了不朽的大衛像,另一位著名的作品則是收藏在烏菲茲美術館的波底且利的「維納斯的誕生」,這將是此行要帶孩子欣賞的兩件重要作品。

維納斯誕生的優美形象運用在各種香氛用品,就如同「蒙娜麗莎的微笑」一樣讓人印象深刻,那樣讓人難忘的作品,必有一種特別的魅力,我們不僅想拜見真跡,還想帶孩子看進名畫裡的秘密。

孩童的眼光對於揭秘總有特別的直覺,成人在制式教育下往往習慣先收集資料估狗讀書準備齊全再來看畫(深怕自己看不懂鬧笑話);而愛智之旅裡,大人的做法是先從自己樸實的眼光來看畫,不懼權威的先胡說八道亂猜一通。

看似在胡搞,但經驗告訴我們,這樣的過程往往迸出十分有趣的觀點,這些過程都成為之後帶孩子看畫的討論方向。

愛智這幾年的旅行,大家從達文西的蒙娜麗莎到梵谷的星空,從古典寫實到印象派,從野獸派到普普藝術,從普普藝術到全然看不懂的前衛藝術就這樣一路猜想一路看,一路懷疑帶著驚嘆。逛博物館不再只是瞻仰名作到此一遊,是想更細緻的跟原作打照面。

這次對於名滿天下的維納斯誕生,老師們也是直接看畫訴諸直覺。

眼光挑剔的人馬上就發現維納斯的身材不知為何總是哪裡怪怪的,為了找出那個「怪怪的」的所在,大家仔細看著畫冊推敲,有人說脖子太長了啊,比例根本超乎常人;頭重腳輕的根本不可能端站在貝殼上啊;脖子怎麼這麼垮…七嘴八舌之後大家心中都有了疑問,然後才回頭去看看作者是誰?當時的時代如何定義女神與美女?在當時畫這樣全裸的女人沒問題嗎?這樣刻意拉長比例的人體是當時認知的美嗎?別人畫的維納斯又是長怎樣?怎麼這幅最有名?

一旦有了疑問再回頭找答案(也不一定是真正的答案),發現這樣念歷史看畫作有趣且立體。

老師們自己先引發種種的猜想,才能在出發前的行前課拋議題給孩子們,來不及在行前課給足的,便放在愛智小手冊裡,到了當地安排現場課再繼續討論,在旅程中孩子更是常常給與我們驚奇。
愛智的老師們行前就在推敲維納斯哪裡「怪怪的」?後來便在給孩子的小手冊裡,問他們這個問題。

  真跡在前 感動莫名

二○一○年夏天,我們到佛羅倫斯,終於在波底且利的「維納斯誕生」畫前駐足,「真正的維納斯」就在眼前,大人孩子們難掩興奮。

有男孩害羞又戲謔的說:「她臉很美,但是胸部太小!」(惹來現場一場女神的胸部要多大才美的論戰XD)

「胸部大你就只會盯著她的胸部看啦~」有孩子吐槽,似乎一針見血。

也有細心看畫的孩子問:維納斯的脖子好長噢,她頭重腳輕不會跌倒嗎?這個題目我們早就有準備放在小冊子裡(請見下面三張圖),現場加碼討論人體比例怎樣才對勁,脖子長跟脖子短給人的感覺有什麼不一樣?畫家是不是畫錯了?如果是故意的,那他達到目的了嗎…云云。

還有孩子覺得這幅畫雖然人物比例背景看起來都怪怪的,仍然很好看。我們問孩子,為什麼呢?有人稱讚維納斯的頭髮美,有人說整體畫作顏色美,有人說就是被維納斯那張臉吸住眼光…

我們在這幅畫前分享每個人所知道的維納斯神話故事,有孩子熟悉希臘神話,細節倒背如流,適時補充重點,第一次聽到的孩子眼裡發光,驚奇裡帶著迷惑。


  大衛哪個角度最帥?

帶著這樣熱烈討論的心情,我們來到了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前。

行前課,我們已經討論過:

  • 米開朗基羅塑造大衛像,為何不選擇大衛把敵人打倒的英勇模樣?
  • 是出戰前大衛鼓起勇氣挑戰恐懼的樣子吸引人,還是打敗巨人後那種意氣風發讓人激賞?
  • 聖經故事裡大衛明明是個小孩,米開朗基羅為何把他塑造成大人?

如今真跡在前,眼見為憑,大衛像無庸置疑是個青春肌肉小帥男,除了讚嘆他的高大帥氣,小孩眼尖的發現其它細節。

「啊那個…好小…」「手也太長了!」「手好大!」

現場追問孩子們:如果你是雕塑家,讓你修改眼前的大衛,要怎麼修改更能表現大衛的英勇?該改哪裡他會更帥?還是根本不用改?

有小孩從動漫的角度切入,覺得大衛的裝備不夠酷;有人覺得大衛的表情可以更兇一點;有人注意到米開朗基羅給了大衛一雙特別有力的大手,孩子們便繼續討論是握拳吸引人還是手拿武器厲害?

「我覺得大衛的背影比前面帥,尤其他的屁股!」忽然有個大男孩這麼宣稱,眾人紛紛繞至雕像後評頭論足一番,果真無法反駁,大衛像背影讓人難忘!

欣賞過後再搭配米開朗基羅的生平故事,聽他如何挑戰教皇,為創作奔忙勞頓心力,文藝復興時代的大師跟我們這群來自東方的現代小孩時空上似乎隱隱拉上了線,大衛不只是一個冷冰冰的雕像,在孩子們心中,他有血有肉。


  拋開舊習慣 重新練眼光

面對作品,我們沒有預設的答案,自然就能面對孩子各種無厘頭的提問,年紀越小的孩子越敢直言猜想,他們眼光犀利直指重點;常有老師們看了某些作品熱淚盈眶卻不知感動所為何來,孩子也感受到那份遇見真跡的震動;每晚回到旅館,各組交換情報,也是交換開拓眼界的驚喜;看畫過程裡,大人們最先挑戰了自己心底那份「我不是學美術的,有資格帶孩子看畫嗎?」的疑慮,也看到自己習慣地找標準答案、不信任自己的眼光,被舊包袱深刻的捆綁。

文藝復興大師們所處的時代,大部分的人還是活在宗教與傳統道德的束縛中,連最偉大的畫家也得聽命於教皇貴族,不大會甚至不敢思考個人的意志,不敢用自己的眼光去定義世界。

我們從創作中看到他們苦心練習,實踐思考,創作過程充滿疑惑困頓卻能勇於挑戰權威質問自己,大師們用不同繪畫語言真實表現他們身為人所獨特的內在價值,人,再也不只是神的工具。

在文藝復興的畫中,看到人努力做自己主人的過程,在愛智旅行中,我們企圖翻轉被深植於腦裡僵固的教條。

文藝復興原文是:Renaissance,有再生之意,創作是一場重新的旅程,愛智旅行則是對自己進行一場更新的冒險。

  • 想與我們一起踏上更新的冒險之旅嗎?
    二○一七年暑假,我們要帶孩子去倫敦、布達佩斯、京阪神
    請上 「人本愛智之旅」臉書粉專 ,瞭解更多詳情
    或電 02-23670151 轉 688 吳小姐
莫默/人本愛智之旅帶隊老師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