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性平教育有疑慮?請讀我們的答客問

  • By Stand Media
  • 31 May, 2017
文︱李昀修  
攝影︱郭恆妙
圖片提供/曾宥渝
現在的小孩其實發育的很早,小學時第二性徵可能就開始發育了,而這些生理上的變化其實很可能會困擾著孩子,而現在網路這麼發達,孩子在學校裡跟同學聊天時,也有可能聊到黃色笑話等等性的議題。這時候的孩子其實會很需要有人去好好回應這些好奇與需求。性騷擾或性侵害的行為人不會等小孩滿幾歲以後才鎖定。我們無法二十四小時保護孩子,性(平)教育是在孩子離開我們的視線時,他有機會成為獨立判斷者,有能力保護自己尊重別人,遇到意外也知道如何協尋幫忙。

【寫在答客問前頭】

婚姻平權是近年來的熱門社會議題,與之相應,性別議題,乃至性別平等教育的討論,越來越成為輿論焦點。甚至各縣市也出現了「家長團體」反對學校教授性平教材──照他們自己的說法,是反對「不當」性平教材。

姑且不論當或不當,這些家長所列舉的教材或現象或觀念,確實可能是更多家長心中的焦慮;而這眾多教材、現象、以至焦慮之間,有其脈絡,彼此相連。事實上,本會的夥伴們也接過不少相關訊息、回答過不少相關問題。所以在閱讀這個答客問之前,我們得先告訴各位,答客問本身雖然經過討論與設計,並非真實發生過的對話,但因為這些問題與焦慮確實存在,仍具備某種程度的真實性。

此外,非真實對話卻仍選用問客答這種方式呈現,是由於我們希望藉由這種模擬對話的方式,協助兩側的讀者對於各自的思考脈絡整理的更清楚些。僅希望能幫助到在此議題上仍感困窘的讀者們,並且讓孩子所生長的環境,有著更充足的性平意識。

 

Q:「人本真的支持性平教育嗎?」

 A:「是的,我們支持性平教育,也希望校園可以成為性別友善的學習空間。」

 

Q:「但是那些教材的問題很大,裡面除了第三性公關之外還有兩男一女亂牽手跟拍A片,怎麼可以讓小孩學這種東西?」

 A:「其實牽手的部分是出自一本健康與護理的課本,那張圖底下的說明文字是『性觀念開放,並不代表可以對性隨便』。至於第三性公關等等的,其實是教材裡的名詞解釋,而且世界上確實存在著第三性公關、雙性戀、同性戀等不同性傾向的人,特意隱晦反而很奇怪啊。」

 

Q:「同性戀本來就不太正常,為甚麼要特地把一些不正常的例子放進課本,搞得好像他們才是正常的?」

A:「我想您的意思是異性戀才是正常的。可是實際上確實有一定比例的人的性傾向不屬於異性戀。『異性戀才是正常』的這個正常其實指的是異性戀在人口數上佔的比例較多。但不管異性戀或同性戀甚至是雙性戀,他們的愛與情感都是一樣的,任何人都不應該為自己的性傾向受到責難喔。」

 

Q:「同志遊行常常都有很多十八禁的畫面,很色情又很亂。而且之前性平協會有播放一部叫青春水漾的影片給小孩看,裡面講了敏感帶跟性高潮後,居然叫小孩給自己性探索,真的不適合給小孩子看!」

A:「『青春水漾』呈現的是某種青少年在年齡漸長時對自己生理變化乃至於心理變化所產生的好奇,其實能夠協助教學現場補足以往在性教育上不太敢或者不知道怎麼教的部分,是部正港的教育影片。老師或大人也都可以藉由這部片來貼近青少年的需求跟想法,不是想像中的那種色情影片。而且我們不提供正確資訊,難道讓孩子瞎摸索或讓網路來路不明的訊息教?」

 

Q:「孩子那麼小,怎麼可以在那邊教他們探索東探索西,現在未婚生子的那麼多,性教育又都是在講性解放,到最後就天下大亂了。」

A:「就是不讓他們亂摸索,才要提供好的性教育,如此反而不會有您擔心的那種天下大亂的情形發生。畢竟總是要有所教學,才會機會讓孩子思索什麼是可以做的,甚麼是不能做的。今天我們不教他們,另一面又期待不出亂子,這不是很矛盾嗎?」

 

Q:「小孩本來就不該知道那麼多性的事情,我們應該要的是告訴孩子要好好保護自己,怎麼會反過來要他們探索呢?」

A:「其實這並不矛盾,因為我們不是要用外部的強制力去關住孩子的思想,事實上思想與人的好奇心也是關不住的,所以這時候反而更要帶孩子們好好思考這個議題,孩子才能在面對各種狀況時有為自己做出選擇的能力,不會一時間慌了手腳而任意屈服於壓力或者聽信流言。」

 

Q:「小孩太早接觸本來就不好,為甚麼不等他們上了大學、成年了再學?」

A:「當然,孩子太早接觸性教育畢竟還是讓父母擔心的,因為性這件事情還是比較私密、個人的。只是到底什麼時候算是太早?現在的小孩其實發育的很早,小學時第二性徵可能就開始發育了,而這些生理上的變化其實很可能會困擾著孩子,而現在網路這麼發達,孩子在學校裡跟同學聊天時,也有可能聊到黃色笑話等等性的議題。這時候的孩子其實會很需要有人去好好回應這些好奇與需求。性騷擾或性侵害的行為人不會等小孩滿幾歲以後才鎖定。我們無法二十四小時保護孩子,性(平)教育是在孩子離開我們的視線時,他有機會成為獨立判斷者,有能力保護自己尊重別人,遇到意外也知道如何協尋幫忙。」

 

Q:「這麼小就讓小孩學這些性教育,萬一要是他們真的去做了呢?這樣不是搞出更大的問題嗎?」

A:「的確,很多家長都會這樣擔心,而且同樣的,我們也不贊成小孩過早發生性行為。可是性教育要談的並不是只有性知識,也要讓小孩擁有正確的看待『性』的眼光跟觀點。好比在基金會舉辦的前進國中銜接營中,我們就會邀請擅長講性別教育的同事來擔任講師,讓孩子以匿名紙條的方式來問問題,其實就有遇過孩子寫說:『自己常常想到女生的裸體,這樣會不會很色?』或者是一些對於自己身體上的改變卻不好意思公開講的煩惱。有了這些機會,孩子不用把疑問悶在心裡而羞於向大人求助,也就不需要偷偷在底下嘗試,而能有更好的方式來解決自己的好奇。」

 

Q:「為什麼不直接禁止小孩碰這一塊呢?」

 A:「其實我們明瞭家長們的擔心,因為大家都希望能夠更好的保護好孩子。可是直接禁止的話,或許反而讓小孩無法在遇上問題時直接向家長求助,因為性這件事情已經在大人的行動中被列為禁忌、不可談了。人本教育札記就曾經以『守貞教育』這個議題作出討論,最後知道這種教學對曾遭受性暴力的學生而言是相當不友善甚至會造成二次傷害的,倖存者往往會自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髒』、『是不是都是自己的錯』。實際上在基金會處理的許多性侵申訴案中,有相當比例的倖存者正是抱持著『我被老師侵犯了,以後就是老師的人了』的想法,因此一再受害而無法逃離那個情境。推守貞本來是好意,但對曾經或往後發生身體被侵擾的人而言,卻會因此自我貶損與放棄,因為這個價值觀高於思考與身體權。人格竟因別人的錯誤行為而貶抑終生,這不是推守貞教育者想擴大災難的結果吧?何況細胞每天都會新陳代謝,被碰觸的皮膚或黏膜都會變成新的。」


Q:「你說得太恐怖了,一般人哪可能發生這種事。」

 A:「這些真實案例或許是少數,但我們仍然必須重視這些倖存者的傷痛,當他們遇上了一個人的生命中難以想像的巨大惡意時,社會是有責任要承接住他們的。而事實上,我們也可以從這邊來想想,為什麼以前的性教育似乎都是為女生準備的?以前分成男生上軍訓課,女生上護理課是為甚麼?難道男生不需要了解自己青春期的變化嗎?又為甚麼在生活中性最常被提起的時候是伴隨著髒話?這些事情是不是讓我們在如何看待性這件事情上,缺了很大一塊呢?性本身其實是一件私人但也美好的事情,必須透過教育才能讓孩子學習並擁有正確的眼光,進而理解自己的生心理狀態。」

 

Q:「但是學習有關性的知識還是很令我擔心,而且小孩子最近開始會在學校講一些黃色笑話或者阿嚕巴,講起來真的很讓人尷尬。」

 A:「當這些問題出來時,這種時候就更要跟小孩談,因為或許他們已經感覺到自己有困惑,還有好奇,可是不知道怎麼向大人開口。這時我們可以跟他們談談身體自主權跟隱私權的概念(每個人都是自己身體的主人,任何碰觸都須經過別人同意,而泳裝包起來的地方是每個人的隱私處,縱使是有意願的分享都需要滿十六歲......)性平教育其實是有許多面向的,孩子開黃腔與阿嚕巴,是透過語言與動作把『性問題化』了,讓他們理解讓人感覺不舒服的語言與動作,已侵犯別人的感覺權與身體權,這在法律上是有界線責任的。」

 

Q:「如果小孩還很小,可是就會開始會玩自己的小鳥,這麼小的孩子也要談嗎?」

 A:「其實還是可以談的,只是談的方法要改變,用小孩子聽得懂的語言而且不要一次丟太多東西給他,一些些一些些,小孩子還是會有感覺的。比如要注意衛生以免感染了不舒服,要在自己的房間不讓別人看到,千萬別斥責取笑他,不然他忍不住偷偷玩的同時還會抱有很深的罪惡感。」

 

Q:「但是我還是有一些疑慮,因為課本裡會教金賽的性別光譜,可是小孩還在發展中,教光譜不是會混淆小孩對自己性別的判斷嗎?」

 A:「其實光譜的用意是打破以往二元性別的想像,讓人了解到世界上除了男與女之外還可能有其他的性別存在。大人首先要理解小孩其實是有自己的感受的,其中很可能有些人的性傾向或者性別特質本來就無法被劃分在男或女,如果學生能夠理解到性別本身可能是多元的,而人人都可以擁有不同特質的話,相信能創造出一個對各種性別都能平等尊重與對待的社會。我們是黃種人,不會因為教科書讓我們認識黑人或白人的多元人種,我們就變成黑人或白人吧?」

 

Q:「學習性平教育會不會變成說好像在鼓勵小孩去嘗試當同性戀?」

 A:「其實不會,因為我們並不會認為教小孩了解道路安全法就是鼓勵小孩飆車。我想同樣還是要去理解小孩有著自己的感受與判斷,人本教育札記曾經採訪過一名曾經與同性談過戀愛的異性戀,而實際上這名受訪者反而在與同性談過戀愛後更加理解自己是異性戀,對於自己的情感與性傾向有更完整的理解。同樣的,如果今天有人與同性談完戀愛後認為自己是同性戀,這樣也很好,因為那也是他真實的感受不是嗎?」

 

Q:「我想要多理解性平教育的內容,可以從哪邊得到這些資訊呢?」

 A:「首先您可以閱讀本期人本教育札記的特別企劃,也可以訂購人本教育基金會最新再版的『面對兒童性騷擾』手冊。此外像性別平等教育協會與同志諮詢熱線、婦女新知基金會與勵馨基金會等許多單位皆在這項議題上耕耘多年,是性別平等教育推動的重要力量,家長們可以從這些地方得到更多資訊喔。」  


李昀修/人本教育札記編輯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