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是同志,我該怎麼辦?

  • By Stand Media
  • 24 May, 2017
文︱留佩萱  
攝影︱郭恆妙
攝影/郭恆妙
父母能幫助同志孩子的最重要方式,就是支持他們;就算你不認同同性戀,也能夠支持你的孩子。當孩子能夠感受到你的支持時,就更有力量能夠面對自我身分的認同、建立自我的價值和自尊、並且能夠處理可能的歧視。支持孩子的方式有很多,你可以告訴孩子,就算你現在還無法立刻認同他是同志,但是你對他的愛並不會改變。

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告訴你他∕她是同志,你會怎麼回應?你的心裡會有哪些感覺?

對於大部分的異性戀父母,如果不熟悉同志(我在這裡用「同志」這個詞來指同性戀、雙性戀、或是跨性別者),那麼,當你聽到孩子坦承他是同志時,內心可能會產生許多複雜的情緒和想法。

你可能會責怪自己:「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讓孩子變成這樣?」你可能會疑惑:「同性戀是暫時的嗎?能不能改變?」你可能覺得失望,因為你過去對孩子未來的想像就是希望他能夠成立一個異性戀家庭。你可能害怕,認為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像電視上一些人「形容」的同性戀--性伴侶複雜、容易感染愛滋病?或者,你可能擔心孩子會不會因為是同志而被嘲笑歧視?你也可能覺得丟臉或是羞愧,因為你不知道親戚朋友或是街坊鄰居會怎麼說。甚至,如果同性戀和你的宗教信仰相違背,你可能覺得生氣、困惑、不知道該怎麼做。

如果你心裡冒出以上的情緒或想法,並不奇怪。畢竟,我們對於不熟悉的事物常常會有許多偏見和誤解,這些偏見可能來自你成長過程中周遭的人傳遞給你的訊息,而這些訊息內化成你的信念,成為你看待事情的觀點。所以,孩子向你出櫃時,你可能充滿各種情緒、無法立刻接受。

那麼,你有想過,孩子在向你出櫃時,是怎麼想的嗎?

我曾經諮商過幾位正在探索自己性傾向的國中生以及大學生--「性傾向」指的是一個人在情感上吸引同性或是異性的傾向。很多父母認為,孩子要等到成年後才會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異性還是同性,但研究顯示,青少年第一次感到「對別人有好感」的平均年齡大概是十歲左右;也就是說,不管是同性戀或是異性戀,孩子在青少年階段就知道自己的性傾向了。

我諮商過的這幾位學生,他們感受到「自己和別人不太一樣」、正在探索自己和同性間的情感關係、正在學習如何接納自己。我在他們身上看到期待與興奮,但卻也夾雜著許多焦慮與痛苦,而這些大部分都是來自他們的家庭。他們告訴我:「我絕對不能讓我爸媽知道,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就完蛋了!」「我的表哥是同性戀,我爸就常常私底下說同志很多難聽的話。我不能跟我爸說,他一定不會接受!」這幾位個案都還沒讓父母知道他們是同性戀,因為他們害怕被父母拒絕、辱罵嘲諷,甚至被趕出家門。原本應該要是個避風港的家,卻變成了他們焦慮與痛苦的來源。

 

► 父母的回應方式,決定孩子的身心發展

在美國,無家可歸的青少年中,有百分之四十是同志;數據也顯示,每四位同志裡就有一位,在向父母親坦承自己是同志時,會被逐出家門。許多青少年或是年輕人向家裡出櫃後,就頓時失去了所有支柱和依靠。我也曾經在課堂上看過一部美國的紀錄片,片中的媽媽述說著當女兒跟她坦承是同志後,她非常的生氣;因為信仰告訴她「同性戀是錯誤的」,於是她跟女兒說:「妳讓我非常的羞愧。」並且斷絕了和女兒的一切往來。幾年之後,她收到了訊息,得知女兒自殺了,她非常後悔,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父母面對同志孩子的方式,會對孩子造成非常大的影響。由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所創辦的「家庭接受計畫」(Family Acceptance Project),是一個幫助父母如何適當回應同志孩子的組織。他們所做的一份研究顯示(註一):比起受到家裡支持的同志族群,青少年階段因為同志身分而被父母拒絕者,在約二十五歲時有高八倍的機率具自殺傾向、超過六倍機率得到憂鬱症、超過三倍的機率使用毒品,以及超過三倍的機率感染愛滋病。也就是說,當父母堅持反對、或是試圖想要改變孩子性向時,會造成孩子嚴重的負面身心健康影響。

相反的,當父母能夠支持和接受孩子時,則能夠促進他們的身心健康。一份二○一○年的研究就顯示(註二),當同志能夠受到家裡的支持時,他們有更高的自尊心,出現憂鬱症、自殺傾向、愛滋病、或是藥物酒癮問題的機會則較低。研究也發現,當同志被家裡接受時,有更高的機會認為他們將來的生活會很美好、對自己的生活滿意、並且相信自己未來可以組成家庭。而對於不被家人接受的同志族群,只有約三分之一的人認為自己將來可以有美好的生活。

這些研究告訴我們,身為父母,你回應孩子的方式決定了孩子的身心發展。

 

► 支持你的孩子:給孩子什麼,是對他最好的?

我相信很多父母是愛孩子的,但是他們表現出來的行為卻可能讓孩子感受不到愛,反而是感到被拒絕。「家庭接受計劃」的研究人員訪談了許多同志青少年的父母親,他們發現,許多父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在「幫助孩子」或是「保護孩子不要成為同志」--像是不讓孩子和同志朋友往來、不讓孩子參加同志活動、用冷嘲熱諷的話語辱罵孩子想要他變為異性戀、為了不讓場面尷尬而阻止孩子參加家庭親戚聚會等等。這些父母以為「對孩子好」的行為,事實上卻讓孩子更痛苦、讓孩子感到更加孤單、被拒絕、憤怒與悲傷。

不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還是雙性戀,都是正常的,沒有人能夠改變另一個人的性傾向。而就像研究所顯示的,父母的拒絕、排斥、試圖改變孩子,只會嚴重影響孩子的身心健康。

父母能幫助同志孩子的最重要方式,就是支持他們;就算你不認同同性戀,也能夠支持你的孩子。當孩子能夠感受到你的支持時,就更有力量能夠面對自我身分的認同、建立自我的價值和自尊、並且能夠處理可能的歧視。支持孩子的方式有很多,你可以告訴孩子,就算你現在還無法立刻認同他是同志,但是你對他的愛並不會改變。當孩子知道你還是一樣愛他時,他就不會擔心被拋棄或是被趕出家門。你可以認真地傾聽孩子的感受和經驗,並且和孩子分享你的心情。你可以鼓勵孩子去參加同志活動,讓孩子更了解同志和自己的身分認同。

一位兒子是同性戀的媽媽說:「當我們發現孩子是同志時,我們盡量為他找到更多的資源,像是帶他去參加同志活動,讓他可以看到同志的榜樣。」另一位女兒是同志的媽媽說:「當我發現我的女兒是同志之後,在某一次的家族聚餐前,我就請我哥哥停止說關於同志的負面話語。我告訴他,我不希望你在我的女兒前說同志的壞話,她還是那個在你發現她是同志前,你所喜歡的姪女。我們希望你能尊重她。」

父母要支持孩子,能做的事情有很多。底下的表格也列出了父母回應同志孩子「該做」與「不該做」的事情,可以提供你參考。

 

► 我該怎麼做?

當孩子向你坦承他是同志時,你的心裡可能會被許多複雜的情緒淹沒,這時大腦無法思考,還可能會在衝動下做出令人後悔的事情、說出傷害人的話語。所以,當你有情緒時,請不要衝動回應孩子。你可以告訴孩子,你愛他,但是你需要一些時間消化和思考,請他給你一點時間。以下是我給父母們的一些建議:

1. 處理自己的情緒:得知孩子是同志時,你產生的所有情緒都是自然的,不管是生氣、失望、焦慮請你好好面對和處理自己的情緒,你可以試著做幾次深呼吸幫助身體放鬆,把自己的心情寫下來,或是找你信任的朋友或親人聊聊,如果你發現這些情緒太劇烈時,也請你考慮尋求專業助人工作者的協助,像是心理師或是社工師。請你好好處理自己的情緒,不要讓自己的情緒變成傷害孩子的根源。

2. 尋求協助:當你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孩子是同志時,和有類似經驗的父母談對你會有很大的幫助。「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給同志父母親的諮詢專線,分別由同志父母以及專業社工師接聽;另外,這個機構也提供給同志父母的【同志父母親人座談會】以及【櫃父母下午茶】聚會,幫助父母支持同志孩子(專線號碼請見註三)。

3. 了解同志、釐清迷思:許多人對於同志有許多迷思,像是認為同性戀不正常、性傾向可以改變、或是認為同性伴侶無法扶養孩子等等。但是,已經有許多研究打破了這些迷思,像是在二○一三年發表的一篇學術文章(註四)就回顧了過去三十多年來關於同性伴侶撫養孩子的研究,結果整理出,同性伴侶家庭中長大的孩子與異性伴侶家庭中撫養的孩子,在心理發展、社交行為表現、學校適應、性傾向發展、或是心理疾病以及藥物毒品使用並沒有什麼差異。也就是說,由同性伴侶撫養的孩子並不會有什麼不一樣、也不會「更容易變成同志」。美國兒科醫學會也在二○一三年發表聲明支持同性婚姻以及同志撫養孩子的權利(註五),而美國精神醫學學會也早在一九七三年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中除名。也就是說,同性戀、雙性戀就和異性戀一樣,不是疾病,而是我們自然、正常的一部分。

4. 傾聽孩子,向孩子學習:很多父母在知道孩子是同志後,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孩子。但請你也不要忘記,你的孩子願意告訴你,就表示他愛你。當你不知道該怎麼做時,你可以聽聽孩子的聲音,讓孩子告訴你他需要什麼。一位兒子是雙性戀的父親說:「與你的孩子談話,這樣一個簡單的行為,就可以為你和你的家庭產生巨大的轉變。」

對於許多父母,要接受孩子是同志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接受也可能不是一瞬間能做到,而是一個過程。但是,就算你無法立刻認同孩子是同志,也能夠從一開始就支持孩子──告訴孩子你愛他、和孩子談話、了解孩子、在當孩子因為同志身分被不平等對待時挺身而出、要求親戚朋友尊重你的孩子等等。研究告訴我們,家長的拒絕會造成同志青少年在成年後許多負面身心影響,而你的支持,能夠讓你的孩子成為一位身心健康的人。

☛註一:

Ryan, C., Russell, S. T., Huebner, D., Diaz, R., & Sanchez, J.(2010).Family acceptance in adolescence and the health of LGBT young adults. Journal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ic Nursing, 23(4), 205-213. doi:10.1111∕j.1744-6171.2010.00246.x

☛註二:

Ryan, C., Huebner, D., Diaz, R. M., & Sanchez, J.(2009). Family rejection as a predictor of negative health outcomes in white and latino 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young adults. Pediatrics, 123(1), 346-352. doi:10.1542∕peds.2007-3524

☛註三:同志父母諮詢專線:

由同志父母接聽(每週四下午14:00-17:00): 02-2392-1970∕ 07-281-1823

由專業社工接聽(每週一到五 14:00-22:00): 02-2392-1844∕ 07-281-1265

座談會與下午茶活動請見: https://hotline.org.tw/services/86

☛註四:

Patterson, C. J. (2013). Children of lesbian and gay parents: Psychology, law, and policy. Psychology of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Diversity, 1(S), 27-34. doi:10.1037/2329-0382.1.S.27

☛註五: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Supports Same Gender Civil Marriage”,摘自網站: https://www.aap.org/en-us/about-the-aap/aap-press-room/pages/American-Academy-of-Pediatrics-Supports...

☛參考資料:

1.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https://hotline.org.tw/

2. 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創立的「家庭接受計畫」(Family Acceptance Project)網站: https://familyproject.sfsu.edu/

3. 美國「家庭接受計畫」(Family Acceptance Project)出版品中文版《家庭接受和支持,培養健康孩子,i2協助家裡有同志成員的家庭》: http://www.pflagsf.org/wp-content/uploads/2012/12/FAP-Chinese-Version_2.pdf

4. 美國物質濫用和心理健康服務局(The 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SAMHSA)的出版品“Helping Families Support Their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LGBT) Children” http://nccc.georgetown.edu/documents/LGBT_Brief.pdf

留佩萱/美國賓州州立大學諮商教育博士候選人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