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孩子是同志

  • By Stand Media
  • 24 May, 2017
文︱李佳燕  
攝影︱郭恆妙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purple sherbet photograph
我永遠記得這位母親底下這段話:「我告訴他:『我非常難過,我也很遺憾。但是,你是我的兒子,永遠都是我的兒子,我要認識你的伴侶,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我必須認識將陪伴我兒子生活的親密伴侶是什麼樣的人,是不是好的伴侶。』我知道同志生活在台灣的社會,很辛苦,會被排擠嘲笑,如果我當媽媽的不跟他站在一起,還有誰能陪伴他?」

「李醫師,妳信仰密宗嗎?」我很訝異病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猜測,「因為你書架上插的旗子啊!」那是一面小小的彩虹旗,沒幾個人認得,倒是常被誤以為是密宗的旗子,還有小朋友會要求取下來,讓他們拿來揮舞喊「凍蒜!」。

我發現在歐洲許多國家,經常會看到代表多元性別友善的彩虹旗或任何彩虹標誌,四處飛揚。可是在台灣,除非在同志大遊行時,否則很難看到六色彩虹,遑論了解這面旗子意義的人,更是少數了。這是為什麼我在診間插上一面小小彩虹旗的原因,一方面讓同志朋友,在進入診間時,覺得放心,另一方面更希望台灣的民眾,認識六色彩虹。

而一個個同志與家人糾結的故事,也在彩虹旗下展開。

理著極短髮型的女孩,滿面愁容進入診間。我認識這女孩多年了,從小嬰兒打預防針開始,看著她成長到花樣年華十七歲。她今日前來,非因身體的疾病,而是為了母親在她的臥室搜到了幾本與同性戀相關的書籍,父母特別與她深談,與其說深談,不如說是警告與嚇阻。

女孩本來是同志大遊行的志工,因為遊行將至,行程更顯忙碌,放學後還要跑去開會,這下子,所有的課後活動,全部被禁止。女孩表示父母平日講理,並非霸道不能溝通的人,他們說:「我們沒有歧視同性戀,只是那終究是不正常、是違背自然的。妳熱心參與社會事務,妳要去幫助弱勢的人,像孤兒、殘障人士,我們都不反對,只要妳不去參加那種不正常的團體。」

我告訴女孩,同性戀是正常的性傾向。早在一九七三年之後,美國精神病醫學會正式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中除名,認定同性戀是正常的;一九九○年,也就是二十六年前的五月十七日,世界衛生組織也將同性戀從精神病中除名,認定同性戀是人類正常的性傾向,就像異性戀一樣的正常。但是台灣有些人對同性戀的認識,還是停留在四十年前,毫無進步。

「同性戀者不是病人。在自然界,本就有同性戀的存在,不只人類,連其他動物也有啊!只是,我可以瞭解妳父母的擔心。因為同性戀在今日的台灣,仍然會被歧視,很少人敢坦然出櫃,雖然醫學上認為同性戀不是病人,但是,社會上仍然把同性戀者視為變態,是罪人!妳要走這樣一條艱辛的路,妳的父母會心疼不捨啊!」我希望女孩對父母的心情,能有更深層的理解,減少對父母的怨懟不滿,這樣才有機會展開爭取理解包容的接納之路。

女孩稍稍釋懷地步出診間,然後又回頭,問我:「我可以借妳書架上那本『台北爸爸紐約媽媽』回去讀嗎?這樣的書名,我爸媽一定看不出來,那是本跟同志有關的書。」我自然含笑點頭把好書出借給最需要的人。

當聽到孩子鼓起勇氣告訴父母,她或他是同志時,對一向傳統保守的父母而言,絕對是一件人生從彩色變黑白晴天霹靂般的悲慘事件。

我曾經在一次性別平權的演講中,提到同性戀是人類正常的性傾向之一,有許多世界偉人名將都是同性戀者等等。演講結束,一位老師走向前來,鐵青著臉質問我:「李醫師,我告訴妳,妳可以把同性戀講得如此輕鬆,世界太平,是因為妳自己的小孩不是同性戀!如果妳像我一樣,我的小孩就是同性戀!妳才會知道,什麼叫人生變黑白!」

我反問她:「為什麼妳的孩子是同志,妳覺得人生就變黑白了呢?如果妳的孩子身體健康,長大有正當的職業,他對社會還是有貢獻,只不過是個同性戀者,妳的人生為什麼會變黑白的?如果妳的孩子是蔣勳、是林懷民、是蔡康永、是吳季剛,妳還是覺得妳的人生毀了嗎?」

她的質問讓我想起另一個病人,一個令我感動的母親。

那天她來,一看就知道一夜無法安眠。她腫著雙眼,告訴我昨夜家裡發生的事:「李醫師,我一夜沒有辦法睡覺因為我的兒子,我唯一的兒子,昨天晚上告訴我他是同性戀!」

雖然經過了一夜,她說到這裡,仍然忍不住淚流滿面:「我聽到就一直哭,我沒有辦法不哭,因為我只有這個兒子,我多麼期待他長大結婚,生個孫子,讓我含飴弄孫,我的人生期待不多,就這麼點一般人都享有的小確幸,這不過份啊!昨晚,我知道,我的期待永遠落空了」我擔心的問:「那妳昨晚怎麼跟兒子說呢?因為妳的兒子願意告訴妳這件事,是非常難得的。表示他非常信任妳,他可以感受到妳濃厚的愛,他才敢誠實告訴妳這個秘密。」

我永遠記得這位母親底下這段話:「我告訴他:『我非常難過,我也很遺憾。但是,你是我的兒子,永遠都是我的兒子,我要認識你的伴侶,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我必須認識將陪伴我兒子生活的親密伴侶是什麼樣的人,是不是好的伴侶。』我知道同志生活在台灣的社會,很辛苦,會被排擠嘲笑,如果我當媽媽的不跟他站在一起,還有誰能陪伴他?」

因為對孩子無條件的愛,母親可以如此堅強如石,庇蔭孩子如蒼天大樹。

一樣是因為孩子是同志而焦急的母親,焦急的原因卻不盡相同。

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位溫和端莊,為兒女盡心盡力的好母親,她緊鎖的眉頭,告訴我她欲言又止的話語,讓她有多麼難堪。「我的女兒是同性戀。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她上大學之後,放寒假時,帶了一個女性朋友回家。我想說就是好朋友姊妹淘,也不在意,誰知道,那個女生回去之後,女兒才告訴我,那女生是她的女朋友!醫師妳知道,我是個虔誠的基督徒,我的宗教信仰是不容許這種事情的…。我真的不曉得該怎麼辦,我好煎熬」

我多麼希望她所在的教會是一個可以接納同志的教會,就像我認識的另一位基督徒母親,她的兒子是同志,這位勇敢的母親,化身為戰士,四處引聖經寫文章講道,支持她的孩子。可是我這位溫和端莊的母親病人,顯然並無法從她所在的教會獲得力量。我只能上網搜尋幾篇支持同志的牧師所書寫,如何從基督教義與聖經,獲得支持同志的論述,以救贖不安愧疚之心。

同時,我也從「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網絡中,找到給同志家長參加的座談,我把資料印下來,給了她,鼓勵她去聽聽其他家長的心路歷程,大家一起攜手並行,向前走,較不孤單。

今天看到許多家長,對於讓孩子認識同性戀,緊張到無法自拔。大家擔心孩子因為太早認識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太早認識多元家庭,就會變成同性戀、雙性戀。

那是因為我們以前錯誤的認知,認為同性戀是不正常的,才會有這種擔憂,如果同性戀是正常的,為什麼我們要害怕學校教我們的孩子正常的性傾向?為什麼我們要擔憂孩子「變成」有正常性傾向的人呢?更何況,同性戀也不是「變」來的!每一位同性戀者,都是從異性戀的家庭生養出來的!每一位同性戀者,從小都是聽「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這類一男一女結婚幸福到老死的童話故事長大的,更何況,同性戀者要在社會中生存交友,遠比異性戀者痛苦與困難百倍,能當跟大家一樣的異性戀者,誰不想啊!結果,還是有人是同性戀,是雙性戀!

有人口口聲聲說「尊重同性戀」,其實內心深處還是認定同性戀是不正常的,是錯誤的,才會有這種不必要也根本不會發生的擔憂與恐慌。

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有一些大人對性別平等教育有這麼多疑慮,甚至驚嚇,那是因為我們這一代的大人從來沒有被教過,什麼是性別平等教育!正因為看到有這麼多大人對同性戀和性別平等教育,還有如此嚴重的誤解和害怕,我們更知道推動進步的性別平等教育,刻不容緩!而且進行的對象不只是針對學生,性別平等教育整個空白的這一整代大人,都需要!

李佳燕/高雄傳家家醫診所醫師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