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任性,始終如一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15 May, 2017
文︱李庭芝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Jay_Liao
圖片作者︱郭恆妙
--十八年前的那個解聘案

早在周同學之前,有位老師也領教過丁永慶的惡霸。就在華岡藝校正要回歸以文化大學董事長張鏡湖為首的舊董事會管理之際,當時的戲劇科張姓主任率領學生抗議問題重重的校產移交,結果遭到秋後算帳,才拿到聘書沒兩個月,就被剛登基不久的校長丁永慶用莫須有的罪名解聘了。
…當時與他一起爭取權益的學生,在不久後也有許多人,被學校找理由退學了。

開學第一天,北市私立華岡藝校近百位學生昨天前往市府陳情,抗議華藝回歸文化大學接管後,校園不再安寧,新學期起多項規定未考量民意,藉機解聘前戲劇科主任等多人,要求教育局長出面主持公道。

  華藝新任校長丁永慶表示,學生所謂新學期新規定,並非創舉,各校都如此,華藝只是回到原點,出發點一切都是為學生好。她希望學生與校方能彼此適應,重新開始。

 

(中略)學生代表陳韶菱指出,深受學生愛戴的張○○ 主任被莫須有罪名解聘,他們要求學校提供學生參與校務管道,並組學生自治會,監督校務,還張主任清白及工作權。有人不滿校方硬性規定午休、中午不得外出買便當及延長放學時間。

           --自由時報87.9.3 《華藝學生赴市府陳情 指文大接管後整肅校園,新任校長:只是回原點》

 

► 十八年前的解聘案

早在周同學之前,有位老師也領教過丁永慶的惡霸。就在華岡藝校正要回歸以文化大學董事長張鏡湖為首的舊董事會管理之際,當時的戲劇科張姓主任率領學生抗議問題重重的校產移交,結果遭到秋後算帳,才拿到聘書沒兩個月,就被剛登基不久的校長丁永慶用莫須有的罪名解聘了。

已經離開華岡藝校十八年的張主任,說起當年的事情依舊義憤填膺。滿滿一大袋的資料、剪報,像是對腐敗體制的不甘願,靜靜等候能派上用場的那一天。他的聲音爽朗有力,即便是在述說自己所遭受到的不公義待遇,言談間仍會不時穿插幾句幽默的譏誚,但又論據清晰、條理分明。可以想像這樣熱忱的性格,在過去應該感召了不少學生吧!一談到周同學的案子,他馬上說:「很關心現在華藝的學生,也支持學生的言論自由。憲法規定人民有言論自由,憲法並不是規定只有成年人才有言論自由!」

十八年前,他是華岡藝校戲劇科主任,被學校指控利用學生,妨礙校園安寧,影響校務正常運作等理由解聘。解聘他的,是那一年才剛剛開始她十八年皇權統治的新任校長丁永慶。

 「接管的時候大概是民國八十四年,所以我是接管之後進去的。」他數算自己在華岡藝校任教的時間,約莫是在民國八十四年到民國八十七年之間,正好是在台北市政府接管的那幾年,不多不少。

 所謂「台北市政府接管」是怎麼一回事呢?民國八十四年三月,華岡藝校的學生與家長質疑校方超收學費,因此向當時的台北市教育局長陳情,教育局長也允諾會協助調查。沒想到五月的時候,華藝董事會卻驟然決議廢校,既沒有按照規定在會議前申報主管教育行政機關、也沒有徵詢過學校師生的意見。教育局介入溝通,華藝董事會仍執意停辦,因此台北市政府決定解散華藝董事並接管學校。

 儘管過程有許多紛紛擾擾,華岡藝校仍迎來了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新氣象,張主任說:「接管後主要是做了人事調整嘛,校長調整、主任調整、老師調整。本來有一些老師,因為台北市政府接管,所以就離開了。離開之後就會有很多的空缺,台北市政府就找一些人進去,所以整個的氣氛是煥然一新。」在當時的一份剪報當中,可以充分佐證其差異。

  今年剛踏出校門的戲劇科八二期學生余○○ 說,前董事會時代,每學期學費高達五萬元,還不包括其他學雜費支出,繳交高額學費的結果是,設備破舊,師資不齊,學生還要另外支付好教師鐘點費差額。

余○○ 表示,自己在高三這一年,學校改進太多了,包括學費降一半,只有兩萬多元;行政效率大幅提升,師生感情好,小劇場、佈景工廠、燈光貯藏室等就學環境都改頭換面了;而且今年畢業展學生自導自編,辦得有聲有色,過去學生是不能擔任導演、編劇的,學生首次有了自主權

          --自立早報85.11.21

 

► 連番纏訟

然而原本一心想要廢校的董事會,現在突然不想放棄華岡藝校了,藉由不斷訴願,行政法院在八十五年十一月判決「撤銷市府解除華藝董事長張鏡湖職務之處分」,接著在八十七年四月時,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宣布重組華藝董事會。

 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隨著舊董事會的回歸,又停滯下來。在劇烈的人事變動中,備受學生歡迎卻不為舊董事會所喜愛的張主任,遭到校方無預警解聘。

 「解聘這件事其實就非常的簡單嘛,每年都會發一個聘書,對不對?通常是每年的八月一日起聘,到隔年七月底,他們會開會決定要不要續聘這個老師。這個就是開會的資料。」張主任遞過來一張紙,上面寫著教評會對他的評語,其中提及他任內辦的許多活動、演出均有聲有色,讓華岡藝校名聲從前年廢校的陰影中提升,大大揚了威風,是戲劇科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因此續聘一年。

資料的日期寫著八十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可是到八月一日,當張鏡湖他們再回來重新接管華藝的時候,就透過一些理由把我解聘了。可是他的解聘就是沒有道理嘛!因為他們已經發聘書給我了,然後又把我解聘。」

解聘總要有個理由。依教師法規定,除了法規第十四條所列的八個理由外不得解聘老師,而校長丁永慶所用的理由是語焉不詳的:台端利用學生,妨害本校校園安寧,影響校務之正常運作。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中,推測這可能是在指「行為不檢有損師道」以及「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這兩項。然而華岡藝校所提供的剪報資料,主要控訴張主任兩件事:一、在舊董事會回歸並派人來清點華藝校產時,戲劇科抗議來清點的是文化大學總務處人員,懷疑學校的設備和未來繳交的費用恐怕又要被歸給文大管理,而不是華藝獨立使用,因此拉起布條抗議、鼓譟;二、隔日張主任帶著學生到文化大學,希望能夠見到華藝董事長張鏡湖,但是被警衛攔阻,發生衝突。

監督學校的透明運作、維護學生的正當權益,既不能證明「行為不檢有損師道」、原本的聘書也說明張主任絕非「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之人,因此台北市教評會撤銷了記過和解聘的處分,教育部中央教評會、地方法院、高等法院,也都駁回華岡藝校的上訴。

同時,文大也用妨礙公務、違反集會遊行法等理由控告張主任,儘管獲得不起訴處分,連番纏訟卻讓人身心俱疲。「打了一兩年的官司之後,最後我贏啦,他們也賠我錢啦,可是重點是,我的教職也沒啦,因為我的聘約就是從八十七年的八月一日到隔年七月底。」

我驚訝地問:「所以他直接拖到你的聘約結束?」

「那當然是,因為一個官司打下來要兩三年啊!」

不論官司輸贏,勝利的都是華岡。


► 小蝦米鬥大鯨魚

張主任用自身的例子談起他對周同學的看法,他很關心周同學及他所做的事情,但也說:「其實你們要跟教育單位打官司非常的困難,因為他們掌握了文官體系,用文官體系決定對事情的看法。他們又掌握了學生家長聯合會的意向,然後又掌握了對爭端的話語與發語權。他們可以恣意對媒體發語,影響輿論對事情的觀點與看法,醜化如周同學的形象。」

他直言如果要從內部尋求正義,是非常有可能會輸的,「他們是一個組織,是一個根深柢固的組織,也是造成台灣教育一直都是這樣狀況的一個團隊,從中央到地方,他們都掌握了。我這件事情,華岡罪證明確,我們是這樣一步一步緊逼,才可能有希望,然後贏這場官司。」

他舉例,當時與他一起爭取權益的學生,在不久後也被學校找理由退學了。因此張主任並不訝異周同學的遭遇,「他們就是一直都這樣做,一直都很成功,所以就套到周同學身上。但是他們並不知道現在其實,民智越來越開放了,他們會受不了、會不習慣。所以他們現在會發飆嘛!他們會想要說,周同學你要告你來告啊,我根本不怕你,因為我一直都是贏的啊!就算我輸,賠錢也就沒事了啊!他們就是這種心態。」

 

► 學生的言論自由

十八年的校長,其間還兼任總務主任、用兩百人公審學生,這些奇妙而超現實的事情,竟然還可以發生在現代。似乎當教育的方向不斷地往更公平、更開放的方向前進時,華岡藝校卻停滯在某個久遠的時空,妄想著山大王般的皇權統治是萬年不壞的。

張主任對此表示:「因為他們從小就是比較威權體制之下長大的,所以他們喜好這種威權、警察國家的感覺,比較好辦事嘛!所以其實他們的狀況是格格不入的。但是憲法是規定人是有言論自由,不是只有大人有言論自由,高中生也有言論自由,全部人都有言論自由。像周同學這樣的事情,這個很明顯是影響人家言論自由啊!」

從過去到現在,華岡藝校對於異議份子的鎮壓模式始終如一,挾著龐大的權力,毫不手軟地輾壓。有趣的是,他們只是想要求更公開、透明的校園,更平等的權力運作。

這讓人不禁懷疑,如果沒有做虧心事,為什麼要害怕學生與老師的監督呢?  

李庭芝/《人本教育札記》編輯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2 Sep, 2017
從動物園回來隔天,孩子們熱烈談論動物園裡的見聞。

談到動物們被對待的情形,孩子們發現—動物們並不快樂。當孩子們越理解動物的習性與生長的環境,就越明白在動物園裡看不到牠們原本的樣子。有一年級的小孩說,動物園裡的動物雖然過的不好,但至少有人餵東西給牠們吃,讓牠們不會餓死,如果動物園沒了,這些動物會更可憐…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1 Sep, 2017
去台南度假這個決定看似理所當然,其實是經過縝密的考量。帶小孩出門本來就很麻煩,不只要帶大包小包,還要考慮交通方便(不能太遠,坐太久車嬰兒會哭鬧)、氣候宜人(不能太冷不能太熱)、景點有事情讓小孩做(不能只有大人喜歡的東西比如古蹟博物館)…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8 Sep, 2017
就這麼慢慢地把整首英文詩推演討論完畢。最後,要進入重要的國語教學了。我發下兩個版本的中譯詩,都來自網路上的翻譯。請孩子們比較斟酌,A、B兩個譯本,哪個比較好?即使是英文詩,我們還是可以鍛鍊「國語」。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8 Sep, 2017

我體會的蘇軾,和課文裡的這位,好像不是同一個人。印象中,他是個能哭能笑、能吃能喝、能批能判的漢子。不論新黨舊黨當朝,他永遠被掌權者討厭,幾乎終身被「完封」--貶謫!

孩子們第一次和蘇軾邂逅,要在哪一首詩?在腦海裡反覆斟酌後,我幫忙孩子們跟蘇軾相約,在〈定風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