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彩虹媽媽相逢

  • By Stand Media
  • 08 May, 2017
文︱黃俐雅  
攝影︱郭恆妙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Patrick McFall
我分享自己二十二年來到學校講性教育的初衷:希望學生建立身體自主權概念、充分運用衛生保健常識照顧自己、非意願遭性侵者能被挺住;因為我看過很多不懂避孕或沒有求助管道的孩子,自己還是大孩子就生下小孩,也處理過高中生被老師性侵後,竟認為自己是老師的人了。如果我只強調貞操的重要,聽眾中有人已被性侵或未來幾年後發生非自願的性行為,他們心情不是很痛苦很絕望嗎?教育是要給人希望的,不是嗎?

有位「彩虹媽媽」(註)看了《雞婆的力量》後,買了二十五本送她的教會朋友,並且透過新竹辦公室安排了一場我的演講與簽書會。

彩虹媽媽們的擔心也是我的擔心,這是我去講性教育的主因,只是他們的重心是透過外在制約保護小孩,我想透過孩子的思考由自身出發,讓他們能好好地使用身體。

聽說聚會前她們之中有人質疑為何引進人本這種「邪惡團體」?當然也有人想渡化我,然而多數人還是想來交流的。他們不認識我,而我真誠的分享我認為的教育態度,以及好的性教育是讓生命懷抱希望。以下是我跟他們分享的理路:

先來一種看社會議題的眼光,我從前陣子警察攔檢客委會主委的新聞談起,有人表示沒做錯事就不怕攔檢, 這邏輯是對的嗎?如果你租房子時,房東擔心裝潢被你破壞要裝監視器,你拒絕了,他說只要你沒做幹嘛擔心?這樣你覺得可以嗎?前者是公共安全、後者是私領域,但本質是一樣的,有權勢者只要為了管理就能侵犯個人私領域?

接著從貼近他們又可能模糊的事情切入, 除了分享教養觀也想建立信任感;他們多數人的孩子是在小學或幼稚園階段,我談跟聯絡簿有關的申訴案,分析:派作業跟寫作業是師生的事,要是家長拿聯絡簿盯孩子完成,就淪為老師的打手了!而如果,看老師的留言就管教自己的孩子,這是為了協助孩子還是回應老師的期待?再者,親師合作是要培育小孩還是親師共犯欺壓小孩?透過這些問題,我試著帶他們檢視聯絡簿設計的初衷是什麼,以及怎麼陪伴孩子避免親子關係漸行漸遠。

然後,我分享自己二十二年來到學校講性教育的初衷:希望學生建立身體自主權概念、充分運用衛生保健常識照顧自己、非意願遭性侵者能被挺住;因為我看過很多不懂避孕或沒有求助管道的孩子,自己還是大孩子就生下小孩,也處理過高中生被老師性侵後,竟認為自己是老師的人了。如果我只強調貞操的重要,聽眾中有人已被性侵或未來幾年後發生非自願的性行為,他們心情不是很痛苦很絕望嗎?教育是要給人希望的,不是嗎?而,如果我們擔心性病傳染與過早懷孕問題,現在是網路世代,我們不給孩子正確的知識,他們可能受教於來路不明且錯誤的網路。

除此之外,我也補充一個觀點:身體每個組織器官都有機會受傷,跌倒的次數也不會寫在臉上,但身體細胞每天都在新陳代謝,不然我們怎麼長大與老去?以組織細胞而言,昨天的我當然不是今天的我,身體是我們還有一口氣在時,為我們使用的工具,重要的是如何使用身體的思考能力,這決定了我們的生活態度。

我也分享我曾聽過的一件事:有故事媽媽去學校講繪本故事,當她說到「熊爸爸跟熊媽媽相親相愛的走到森林裡去了」,有小孩站起來邊說:「我知道他們去這樣了!」邊比做愛的手勢;其他人笑成一團,故事媽媽怒斥那孩子:「你怎麼這麼骯髒?」又說:「繪本這麼貴,我自己花錢買又花時間義務講給你們聽,你還這樣對我!」然後就走出教室 。

教育不是說了什麼「有形課程」(繪本故事書上的內容)而已,留在學生心中的往往是「潛在課程」(說者個人的生活哲學與價值觀)。而這位故事媽媽在教育現場的「潛在課程」起碼教了三件事:性是骯髒齷齪的、不要亂發表看法,以及,這學生將成為班級公敵。當下,她其實可以點點頭繼續講故事,或說「我們可以找機會談相關議題」。

然而,談性教育時碰到學生的挑釁是常事;我於是舉我遇到的提問,及我怎麼回應的例子--需要無畏學生的挑釁,並提供正確的知識與示範好的態度,這不就是我們去講性教育的初衷嗎?為了服務學生的性教育,我會做很多猜想與準備,講的內容是生理衛生保健、身體自主權、性平教育、談情說愛、分手哲學,當然也順道鋪陳學生對我的信任度;講到中間,我通常會發紙請他們不記名提問,最後集體收回一一回答。這樣有機會照顧到他們難以啟齒的困擾。

最後,我們談起性平教育中的「性解放」。性解放是男性可以有情感表露、愛哭愛烹飪愛照顧小孩;女性可以開飛機、創事業;初二可以不用回娘家,初一可以回娘家…等等,而不是人獸交、多重性伴侶、鼓勵提早有性行為--這太粗糙、低層次了。我談以前丈夫休妻的「七出」:不順父母、無子、淫、妒、有惡疾、多言、竊盜等等都會被休掉。然後,我們談女性就業的單身條款(去合作社上班要簽結婚後須離職的文字契約);談非洲有國家對女嬰進行割禮(不讓女性體會高潮與過早有性行為,以刀片切掉陰蒂,並縫合陰部只留一些縫),很多女嬰因此感染死亡,長大後月經量多時血塊排出辛苦;談中東有女性被性侵卻被兄長處死,因為她讓家族蒙羞了。這些都是以自己的需求來擴權傷害小孩,極端擴權一旦成為文化風俗就是大災難。

我提醒她們,幾十年前像我們這樣聚在一起是違法的,因為聚眾集會會被逮捕;也提醒他們,百年前華人女性要裹小腳,直到天足會鼓吹解放小腳人類文明的開展是很多人的努力一步一腳印努力來的。順著這個脈絡,我介紹性別平等工作法、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與彭婉如命案、性騷擾防治法與超商女工讀生被強抱強吻的案件、性別平等教育法與葉永鋕命案…

從頭到尾我沒提到「同志」兩個字,而是以性解放來闡述性別平等與身體人權的人道觀點--人身而為人都有權利活出他自己的樣貌,只要沒殺人放火為非作歹,不是嗎?

我們無法只保護自己的孩子,要求他們守貞或安全性行為或一夫一妻相守到老,因為別人會傷害或家暴我們的孩子,是要去教導所有的孩子學習多元觀點與尊重,這樣我們的孩子才能平安。

我講著講著,台下就有幾雙眼睛泛紅了。演講結束簽書時有人含淚來抱我,我們相互都是感動的。  

註:彩虹故事媽媽會去學校講生命教育、品格教育,反對對身心還沒成熟的孩子施予性別教育與安全性行為。

黃俐雅/人本基金會南部辦公室工作委員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