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玉的英文課

  • By Stand Media
  • 28 Apr, 2017
文︱李思慧,圖片提供︱三重青少年基地  
攝影︱郭恆妙
示意圖,照片與文章中的人物無關

認識她的大人都不明白為什麼她需要去資源班?在學校的資源班裡,小玉的成績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上課反應好也學得快,但這些絲毫沒讓她對學習產生信心。因為讀資源班只能學很簡單的東西,老是被同學嘲笑,小玉也對自己沒信心,覺得自己就是笨。小玉明白她和資源班裡的人不一樣,雖然不喜歡被嘲笑,但待在資源班不需要與人競爭,讓她很安心。只是,待久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比人差,還是,只是因為沒有機會學習更多。

引言 :

基地的英文課和一般的補習班不一樣,不背單字,不寫評量,不練習對話。基地的英文課只教兩件事情:唸英文(學發音、讀文章),以及寫翻譯。不讀學校課本,只讀繪本。學期結束時的成果發表會上,每位孩子要上台讀一本英文繪本給大家聽,並搭配他自己寫的翻譯。


  她來自資源班  


小玉,國二時和班上同學佳佳一起來基地。兩人在班上的成績都是倒數幾名,導師知道她們家庭經濟狀況不好,上不了補習班,就推薦她們來基地可以免費上課。

小玉第一天到基地時,和大人對答流利,也很主動認識大家,連要選什麼課,都沒有半點扭捏就決定好了。但,過了一星期,我們發現,她幾乎都是兩手空空到基地,不帶書,也沒有作業。才知道,原來她讀的是資源班。

小玉小時候跟著媽媽一起在越南生活,上幼稚園才回來台灣。國小二年級,因為國語成績明顯比同學差,被老師安排到資源班上課,一上,就上到小學畢業。國中時,老師依國小的輔導紀錄,就直接幫她安排了資源班。

認識她的大人都不明白為什麼她需要去資源班?在學校的資源班裡,小玉的成績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上課反應好也學得快,但這些絲毫沒讓她對學習產生信心。因為讀資源班只能學很簡單的東西,老是被同學嘲笑,小玉也對自己沒信心,覺得自己就是笨。小玉明白她和資源班裡的人不一樣,雖然不喜歡被嘲笑,但待在資源班不需要與人競爭,讓她很安心。只是,待久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比人差,還是,只是因為沒有機會學習更多。


  成為英文課的新生

小玉來基地之後才開始接觸許多不同的課程,數學、寫作、戲劇、自然、歷史地理。選過很多課,她就是不挑英文課,她說:「因為期末要上台唸英文給大家聽,我不會唸,我怕唸錯。」

有一天,我們無意間聽到她看影片時說了幾個單字,說得好聽,發音又漂亮,完全不是她自己說的「唸的不好」。於是,我們想方設法邀請她來上英文課,盧了一個學期,她終於答應,也成為那一期英文課裡唯一的新生。

只是才上完兩次課,她就想退出了。因為看到大家都學得比她快,她還在想怎麼唸時,別人已經唸出來了。起初,我們安慰她,因為是新生,比別人慢是自然的。同時特地為她做了安排:增加發音和拼音的活動,選適合她的繪本,把進度放慢。但這些安排都沒有真的幫到她,她就是不停的說「我不行了」、「我只要上課就想睡覺」,完全不想開口練習,也總說自己學不來。

學習語言,敢唸很重要。看到英文字母能唸出來,是最基本也是孩子最困難的地方。為了讓孩子會唸出來,我們從來不反對孩子用中文或注音記下拼音。我們知道這和很多人的想法不同,但,學習外語時,母語,應該是最好的幫手,外語與母語發音相近相以時,孩子容易掌握;二者發音差異很大時,孩子也因此發現新的發音方式。

曾經有孩子說:「我們老師說不要用注音,用注音會學不起來。而且唸得不好聽。」也有孩子認為標記注音是英文比較差的人在用的。但在基地,我們反其道而行,第一步,就是讓孩子願意寫注音或任可以幫助他記住聲音的符號。

我們和小玉談前人的經驗,先會唸,再求好,碰到不會的,寫注音或中文。她說:「我不要寫注音,這樣好丟臉喔,他們都沒有寫,我不想跟大家不一樣。」。嘿,這反應,果然和別人一模一樣!

怎麼辦?

既然無法不一樣,那就大家都一樣吧,我們這樣想。

下一堂課,我們安排了一堂「說中文和寫『中文』」的英文課,課堂的安排是:

挑一本繪本,老師唸英文故事,故事裡有許多怪獸,孩子們要幫怪獸取名子,用中文、注音、台語…只要能夠把聽到的音寫下來都好。至於繪本裡其他的句型、單字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學。

這堂課,本意是照顧小玉,但,也想讓每個孩子,再次思索母音子音拼音的過程,以及細緻辨識音的差別。孩子們玩聲音玩得開心,還彼此爭辯,如:Nink,有人說是「尼克」有人主張是「寧克」,就要求老師一唸再唸,讓大家判斷。當繪本上出現Z或V,孩子們無法使用注音符號標記時,反而在嘴裡重複誦讀咀嚼許久,每個人都在腦海裡記住了這些中文沒有的聲音,而且使用了中文、注音、圖象等等方式註記。這次課堂的安排終於開啟轉機。


  轉變


這堂課之後,小玉不再為寫注音或中文這件事情糾結,還開始計較注音和英文發音的微小差異;我們安排助教陪她誦讀繪本,小玉總是自己唸一遍之後,要求助教再唸一遍,比較二個人的差異,還會邀請助教們一起研究各式各樣的發音,像是, MAX的X要怎麼唸才會流暢。學期快結束時,小玉拿著她要上台報告的繪本去找學校英文老師,一方面分享繪本的故事,另一方面請老師聽她唸一遍。

期末成果發表時,小玉站在台上,大聲且清楚的讀完繪本,得到了所有人的掌聲。我們問她下學期還要上英文課嗎,她說:「當然要。...下次,我們再讀MAX的故事好嗎?」。

這下子,小玉不只自己主動報名要上英文課,連上台要讀什麼都想好了。至於在資源班上課的事,小玉說,沒關係,我現在基地學得很多很開心,我知道我有辦法學而且學得會。


三重青少年基地,端午好粽義賣,點圖看詳情
李思慧/三重青少年基地教學與生活輔導員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