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陽學會騎車了

  • By Stand Media
  • 28 Apr, 2017
文︱李思慧,圖片提供︱三重青少年基地  
攝影︱郭恆妙
示意圖,照片與文章中的人物無關

拿起課本,小陽問的問題是:「你可以幫我看看我寫的是什麼嗎?」他寫了滿滿的筆記,但,字太亂又都擠在一起,即使在學校的課堂上特別記下了重點,來到基地想複習,連他自己也看不懂自己記了些什麼。

好吧!只要孩子想學,我們就有方法。幫他在紙上畫線,讓他寫在線上,字就不會寫著寫著歪掉了;幫他畫格子,練習字和字之間要有距離。這樣,像初學者一樣,從頭練起,慢慢的,字不再擠成一堆,開始看懂自己的字,課堂上抄下的筆記才派上用場。

一開始我們以為,小陽之所以學不來,跟一般狀況類似,是沒有動機跟興趣。認識了一段時間,見識過他跟考卷奮鬥的樣子,我們明白,對他而言,動機一點都不是問題,他很想學,但,就是有很多阻礙,讓他學不來。

怎麼說呢。先說騎腳踏車那件事。

一來基地,小陽就報名參加騎車活動。一直到出發時,我們才發現,他只騎過有輔助輪的腳踏車。因為太想要騎了,所以即使知道自己可能騎不來,他還是報名參加。

聽他說,好想學騎車,但爸爸怕他危險不給騎,也沒有教過他。我們便試著幫忙跟爸爸商量,讓我們來教小陽吧。

好不容易,爸爸同意了,可是小陽學騎車的過程中,比其他人顯得困難重重。不敢上車、怕腳踩不到地、不敢把腳放到踏板上、不敢踩踏板…。每碰到一個困難,同行的大人小孩就一起想方法,加油打氣,甚至還找一個合適的斜坡,要讓他滑下起動。可是,小陽還是遲遲不能踩踏板。這下,大家都卡住了。

我們問小陽學騎車的感覺,一開始小陽只能回答簡單的字,「嗯」「還好」「喜歡」「累」,一直到問他為什麼不敢踩踏板?小陽支吾了很久,才說:「怕跌倒」、「我不能再受傷了,我爸說要是再有新傷口就要打我。」

原來,小陽常常跌倒受傷,腳上常有許多舊傷疤和新傷口。不久前,他才答應爸爸,在所有的傷口癒合前,不會再受傷。聽他這麼說,我們就聯絡爸爸,並且得到了爸爸不會打人的保證。

那段時間,陪小陽練車,幾乎成了基地孩子們共同的生活重心。有人會幫忙把車騎到河堤讓他練習,有人在一旁打氣鼓勵,也有人幫他一路扶著車子,讓車子保持平衡。這麼認真的陪伴,終於,小陽學會了騎車。之後,他每天都從學校騎車到基地,每天,嘴角都是上揚的。

這次我們協助處理的學習障礙,是「爸爸要打人的威脅」。


  進步了  

就在小陽學會騎車後,大人們都有共同的感受:他進步的,不只是會騎車。

幾乎每天,都可以聽到大人稱讚小陽,「今天十分鐘就可以背完注釋」、「知道的單字變多了」、「會用公式了,也開始會問問題」那段時間,大人們常彼此笑著提問:「進步這麼多,是怎麼發生的?」

學會騎腳踏車,讓他更有信心,打開了他學習的開關,不只想學會騎車,小陽還想學更多。但我們也看到了其它的阻礙。


看不懂自己的字,幫他畫線  

拿起課本,小陽問的問題是:「你可以幫我看看我寫的是什麼嗎?」他寫了滿滿的筆記,但,字太亂又都擠在一起,即使在學校的課堂上特別記下了重點,來到基地想複習,連他自己也看不懂自己記了些什麼。

好吧!只要孩子想學,我們就有方法。幫他在紙上畫線,讓他寫在線上,字就不會寫著寫著歪掉了;幫他畫格子,練習字和字之間要有距離。這樣,像初學者一樣,從頭練起,慢慢的,字不再擠成一堆,開始看懂自己的字,課堂上抄下的筆記才派上用場。


背注釋, 幫他弄明白意思

這段時間,進步最多的是國文,從不及格到及格。小陽花很多力氣唸國文,從字、音、義、讀課文到背注釋。然而,他沒有辦法死背。有些人像唸經一樣背誦文字,但小陽就是沒辦法。他試過,事倍功半。他需要的是弄明白意思。

其實,這種阻礙,我們比較不看成是阻礙。學習的本質就是應該要理解啊。只是在原來的環境裡,小陽誤以為,背起來才是要點。

所以,我們一一向他解釋課文裡的字、詞。連注釋,我們都一一解釋。例如,凝視,課本的解釋是「聚精會神的看」,他想背起這個注釋,就還要先知道聚精會神是什麼意思。

這些過程,小陽從不嫌麻煩,只是不斷的問和聽。聽得多,開始有辦法從字詞上猜出意思,後來,不需要死背,就能用自己的話說出來。


背課文,還是幫他弄明白意思

當他越來越有辦法理解語意,背課文就不難了。然而有一次,隔天要考默寫。偏偏課文很長,又是文言文,背不下去。助教看他盯著課本許久,主動和他進行一問一答的遊戲,問他「這是什麼意思」,讓小陽負責說白話文的部分。就這樣,當能用自己的話說過一遍,就發現課文幾乎要背起來了。就在我們以為過關時,,小陽突然說:「但是,我還沒背標點符號。」什麼?誰都沒想過,還要背標點符號?!他開始算:「先三個逗號後一個句號…」,我們一面阻止他,一面帶他重新想一次課文斷句的方式和意思,最後,他總算成功地默寫出全文,包括標點符號,當然,不是死記硬背。


肯定他想弄明白


小陽很認真,成績的進步卻緩慢。寫考卷時,計算算對了,卻緊張看錯抄錯答案;太專注研究某一題,忘了時間,就來不及寫完。不過,他的心思卻不是放在分數上。

有一次段考剛結束,小陽拿著考卷來跟大人要答案,一開始我們以為只要給他ABC就好,但他卻每一題的每個選項都追問,為什麼是A不是B,這個選項錯在哪?如果改成這樣就對了嗎?

我們好欣賞他,並不是為了分數讀書,而是因為真的好想弄明白,就算只考了二十分,他還是拿著這張考卷東問西問,好像,最後學會了,弄懂了,就沒什麼好沮喪了。

想弄明白,這是很了不起的態度與實踐。

我們一路陪著他前進。他自己看不出哪些是阻礙他學習的絆腳石,踢得自己滿頭包。然而,就像學騎腳踏車一樣,我們幫忙去除阻礙,小陽就會自己騎車運轉啦。

三重青少年基地,端午好粽義賣,點圖看詳情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