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到你的寶寶,再思考教養方法

  • By Stand Media
  • 14 Apr, 2017
文︱吳維寧  
攝影︱郭恆妙
攝影︱郭恆妙

...因此,回到最初的問題:要定時餵還是自由餵?要怎麼樣讓寶寶睡過夜?在決定這些事情,選擇你的教養工具與技巧之前,請先好好看看你的寶寶。

生了第一胎之後,有空常會上上媽媽寶寶類的網站與論壇,瞭解其他媽媽碰到的問題與解決方法。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看到有關於「自由餵奶派」與「定時餵奶派」之間的爭論。「自由餵奶派」主張寶寶餓了就吃,想睡就睡,順著寶寶的意願與生理需要作息。這些媽媽們認為「定時餵奶派」的媽媽不把寶寶當個人,把自己的方便與意願強加於寶寶身上;「定時餵奶派」則認為定時餵奶對健康比較好,也對媽媽比較好,最好還有定時作息表,要訓練寶寶順著作息表作息。他們認為「自由餵奶派」打算累死所有的媽媽,而且還要強扣定時餵奶的媽媽是個「不顧小孩,只顧自己」的大帽子。

 我常常看到兩派的人在網路上吵到翻天,到最後什麼情緒化的字眼都會出現──我瞭解剛生完小孩的媽媽們體內的荷爾蒙都很旺盛,大家也都很堅持自己做的事情是對自己的寶寶最好的。


►「百歲派」的問題:用一種方式養百種寶寶

  如果你要問我,沒有更好的教養方式之下,我會選擇哪種方式,那很確定的,一定不會是「定時餵奶派」。

「定時餵奶派」在這近十年來的多是「百歲派」的作法,教導要讓寶寶每四個鐘頭吃一次奶;用每次讓寶寶多哭幾分鐘的方式,訓練寶寶睡過夜;要用「吃→玩→睡」的作息方式。

做為一個幼教老師,我很想問使用這個方式的媽媽們:

「妳們如何知道寶寶是需要一個鐘頭,或兩個鐘頭,或五個鐘頭吃一次?四個鐘頭是誰定的?為什麼這樣定?」

「除了讓寶寶哭之外,有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協助寶寶?」

「如果寶寶是吃完就睡著了,有沒有關係?有什麼關係?這個作息順序到底有什麼重要性?」

而事實是,很少有母奶寶寶可以一出生就每四個鐘頭吃一次奶,出生時體重較重跟體重較輕的寶寶,吃母奶的頻率就會更頻繁。

至於寶寶哭泣這件事,就更具嚴重性。我受的幼教訓練一再告訴我,寶寶透過哭泣與世界溝通並產生連結。如果大人總是不回應寶寶的哭泣,寶寶通常最後會選擇不哭泣,但那不是因為寶寶「變乖了」,而是因為寶寶放棄與外界的溝通(就算我再哭也沒有用!)。

在出生的頭一年,需求總是不被滿足的寶寶(餓時沒飯吃、哭時沒人抱),長大後對於自己的自信心與安全感都會比較缺乏,對於建立親密關係與處理挫折的能力也比較低。我覺得這是這些「定時餵奶派」的媽媽們要特別注意的事情:如果妳訂出來的作息時間表適合妳的寶寶,妳將會有一個如「百歲派」說的滿足又有安全感,又睡得好,又吃得好的寶寶;但如果妳訂出的作息時間表不適合妳的寶寶,妳又硬是要寶寶照著做,恐怕對他而言,是非常不幸的一件事!--為了要讓寶寶睡過夜或定時吃,而犧牲掉寶寶對世界的信賴與安全感,這樣值得嗎?


►把寶寶顧好,大人也不累的教養方式

而我們有可能找出一種可以把寶寶當做是個人,又不會把父母累死的教養方式嗎?

 當然有!要找出這種教養方式有兩個大前提:

 一、       你要瞭解所有剛出生的寶寶,一般的身心發展狀況是如何。例如說,剛出生的寶寶還看不清楚世界,不知道什麼是害羞,什麼是生氣。他們不舒適的時候就會哭;舒適的時間就很安靜,甚至會探索世界…。

 二、       你手上這個獨一無二只屬於你的寶寶,個性與習慣是如何。他的體重多少?睡眠的規律如何?愛不愛哭?多久吃一次?

 只有在兩者相配合的狀況下,每個父母才能抓出寶寶自己本身的作息時間表,接著配合寶寶的習性來逐步微調,漸漸調整成大人可以配合得了的時間表。

 例如說,我們都知道寶寶晚上不睡覺對父母而言真的是惡夢。父母會因為短期或長期的睡眠不足而造成各種工作與情緒上的問題,因此讓寶寶可以睡過夜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要怎麼做才是「順著寶寶的個性與需要做引導」,而不是「訓練寶寶」呢?

以色列幼教界的回答是:照著寶寶發展來看,體重超過五公斤,而且每天的睡眠週期有出現一次超過五個鐘頭長睡眠的寶寶,比較有機會引導成功。要讓寶寶睡過夜的方式不是每晚讓他多哭一點,而是透過整天的活動、飲食與睡眠狀況調整--也就是大人要在白天多花些力氣與時間在寶寶身上,帶寶寶出門,陪寶寶玩耍,並且把寶寶餵飽。

 而餵食這件事,寶寶也大多有自己的時間表。在我的現場經驗裡,母奶寶寶約兩到三個鐘頭吃奶一次;奶瓶寶寶則是三到四個鐘頭一次。以色列的幼教鼓勵在出生後的半年內,完全順著寶寶的需要作息;寶寶六個月大之後,配合著副食品的引入,可以漸漸將餵食時間固定下來。

 從幼兒發展理論中,我們也知道「百歲派」希望有固定作息表是有道理的:固定的作息表對於寶寶是重要的。透過不斷的重覆發生與操作,寶寶會漸漸記得生活排序,知道什麼時候要吃飯,什麼時候要睡覺,這會給予寶寶很多的安全感與自信心。這對於母親無法隨時跟在身旁,需要由第三者照顧的寶寶而言,更是重要!

 但前提還是:要「客製化」出適合寶寶的作息表來,而不是用一張作息表來套在所有寶寶身上!

  因此,回到最初的問題:要定時餵還是自由餵?要怎麼樣讓寶寶睡過夜?在決定這些事情,選擇你的教養工具與技巧之前,請先好好看看你的寶寶。

 只有看到了,看懂了,瞭解了你的寶寶是一個怎麼樣的個體,怎麼樣的一個「人」,才有可能選出正確的教養方式與工具。在那之前,隨便套個教養方式來養小孩,就像是不先看汽車是用什麼汽油就自己亂加,只是因為自己相信某種汽油對汽車最好一樣。除非很幸運,不然就會對汽車有嚴重損害!請做父母的,一定要謹慎考量啊!


吳維寧/以色列幼兒園園長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