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育兒好?百歲醫師好?──談現代育兒的困境

  • By Stand Media
  • 14 Apr, 2017
文︱黃馨慧  
攝影︱郭恆妙
攝影︱郭恆妙

...從發展心理學的研究來看,安全依附的首要條件是照顧者的敏感度,也就是照顧者能正確回應寶寶的訊息。因此,好的照顧者不會寶寶一哭就餵,或一哭就抱,但也不是把門關上當作沒有聽到,而是去推敲寶寶哭的原因,配合各階段嬰幼兒發展的能力與需求,提供合適的回應。

► 教養的研究改變,是因看孩子的角度改變

育兒與教養,不知從何時開始,變成了一門學問。剎那間大家都在討論,有孩子沒孩子的,有經驗沒經驗的,各式各樣的專家導師在各式媒體談他們的看法。我們知道(或不知道)什麼?我們如何實踐和應用?我們談論的主體──孩子,有什麼不同?

 曾經西方社會認為孩子是一塊白板,認為父母不應該和孩子太過親密。當時醫療不發達,隨意的親吻孩子、將口中咀嚼過的食物餵孩子,確實可能產生致命的問題。至於東方社會在以農業經濟為主的時代,多視孩子為父母的財產,只求能將孩子養大,對家庭經濟有所貢獻。

 直到十九世紀隨著心理學的開展與新的研究設計,每年都有非常龐大關於嬰幼兒發展、親子關係與互動的各式研究成果發表。然而這類的科學知識僅在學術期刊間流通,影響力遠不及利用各式新興方式傳播的素人討論。

 許多看似教養有功的父母,透過部落格、寫書來分享他們的經驗。即使有些部落客一再強調,這些是「個人經驗」,不可能也無意解決大家不同的問題,但是在迷失、困惑、疲累的父母眼中,這些說法就是救命的浮板─試試也好,看看能不能讓我家的寶寶也跟書上或網站上看到的一樣可愛、睡得安詳。

 

►百歲?親密?哪個才對?

最令父母困擾的照顧問題,不外乎餵食與睡眠。到底多久餵一次?如何知道寶寶一直哭是肚子餓?還是肚子痛?上網看看別人的經驗,讀讀育兒書,想知道到底怎麼做才有效?卻發現要找到一個「標準」的答案,似乎是不可能。

 有些育兒論述已經自成派別。例如「親密育兒」,以美國小兒科醫師 William Sears 夫婦所著的《親密育兒百科》為代表,強調及早與寶寶建立親密關係與情感交流,策略包括哺餵母乳、把寶寶背在身上、夜間跟寶寶一起睡等等。另一派是「百歲醫師」,以美國小兒科醫師Leila Denmark所著的《Every Child Should Have a Chance》為代表,強調父母要試著教寶寶融入家庭,提倡趴睡、建立寶寶的作息與秩序、及哺餵母乳等。

 這些派別並非全然意見相左,例如鼓勵哺餵母乳,強調母親要先照顧自己的身心狀態,才有能力教養健康快樂的寶寶…等,想法是非常一致的。

 但在某些議題上,兩者的看法非常不同。以作息為例,親密育兒說白天寶寶一發出餓的訊號就餵他,盡量多用背巾把寶寶背在身上,而不要照表操課,寶寶晚上才會睡得比較好。百歲醫師卻建議要從寶寶出生後就開始訓練,固定白天四小時餵一次,晚上不要再餵奶或抱寶寶起床,直到早上六點,以訓練孩子可以一覺到天亮。


►發展心理學告訴我們:適當回應寶寶需求才是對的

建立規律的作息,確實是寶寶發展安全感的基礎。但所謂的規律,是固定時間吃奶?還是每次寶寶發出訊息必得到回應?

 從發展心理學的研究來看,安全依附的首要條件是照顧者的敏感度,也就是照顧者能正確回應寶寶的訊息。因此,好的照顧者不會寶寶一哭就餵,或一哭就抱,但也不是把門關上當作沒有聽到,而是去推敲寶寶哭的原因,配合各階段嬰幼兒發展的能力與需求,提供合適的回應。

 例如剛出生的新生兒和六個月的寶寶,不可能都是四小時餵一次,而要從出生後逐漸調整寶寶的作息,配合寶寶吃→玩→睡→吃→玩→睡的循環狀態以及胃的成長,甚至是孩子的氣質特性,逐漸調整餵食次數與間隔時間。就好像我們做為孩子學習語言的楷模,不會對一歲和二歲的孩子都用同樣的方式說話,而是配合一歲的孩子快速學習新詞的能力,多對他指稱物品(如杯子、時鐘),到了孩子兩歲左右逐漸調整,以更為複雜的短句回應延伸(如藍色的杯子是媽媽的)。

 教養不是犧牲父母,而是帶動孩子,成為家庭、社會的一份子,和周遭人事物和諧相處。無論從心理上或生理上來看,要幫助寶寶逐漸成為社會人,勢必要遵循一些社會文化既定的原則,才能和周遭的人和環境彼此良好適應。有秩序感的生活,也能讓孩子預期下一步會發生的事,進而產生信任與安全感。

 但社會化並不是十天可以達陣,所以過於嚴格沒有彈性的訓練,不但違反父母回應子女的天性,也會讓育兒教養事倍功半。相反的,在親子關係中如果只把孩子的需要放在首位,照顧者可能會不得喘息,孩子也沒有機會學習如何調整自己以與他人和諧互動。


►與其服膺特定教養規則,不如幫孩子發展天賦

由於新生兒看起來很脆弱,許多育兒書籍都鉅細靡遺說明各式照顧細節,彷彿少注意一個步驟,就會有嚴重後果。但當我們回顧人的一生,似乎有一大半已經「天」註定,換句話說,孩子的基因已經大幅決定孩子的氣質、智力與行為模式。鑽研於「教養之道」的父母可能沒想到,其實影響孩子發展最重要的因素,是遺傳、文化、同儕(註)等。

 這樣說似乎非常不負責任,難道父母不重要?難道環境不重要?也不是的,父母的重要性在於將基因傳給了下一代,而其所提供的正常環境,讓孩子可以依照天性來發展。反之,如果沒有家庭提供溫飽、愛與信任、與學習刺激,孩子當然不會正常發展。

 一個被關在家中沒有人跟他說話的受虐兒,是沒有機會學會說話和正常與人互動的。但是你帶孩子去看一場戲、去公園打球,並不會讓孩子突然對藝術感興趣,或是培養出運動天分。如果你的孩子真的感興趣,他就會像華裔設計師吳季剛一樣,從小就喜歡幫洋娃娃設計衣服,注意細節與美感;父母的角色就是尊重孩子的天賦,給孩子自主空間與發展的機會。新的教養目標,就是去觀察孩子,賞識孩子,讓他找到自己最感興趣的事,把他當成志業,活出自己的價值。

 從嬰幼兒發展的研究中歸納,每個孩子從一出生就是獨一無二的(在同樣的活動下,每個個體腦造影結果都各不相同),天生的能力與特質已經指引孩子一個發展的方向,後天環境所為只是在這個範圍中調整。

 換句話說,父母如果是一棵蘋果樹,孩子就是樹上的果實,是一顆蘋果(不會變成香蕉或鳳梨)。但那一顆蘋果,會是甜美多汁?或是病傷掉落?那和果樹本身的體質及後天照顧有關。以教養來說,身心平衡的父母提供孩子營養的餐點、規律作息、有趣的學習活動就是足夠好的照顧;服膺特定的教養「規則」,甚至因此緊張兮兮,其實沒有必要。


  • 感興趣的讀者可參考《教養的迷思》(Judith Harris)及《The Blank Slate》(Steven Pinker) 

黃馨慧/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嬰幼兒保育系主任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