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定義孝順的神奇公式

  • By Stand Media
  • 30 Oct, 2017
文︱李昀修  
攝影/王士誠
當一位晚輩在眾人的目光前半跪著,低著頭細細的清洗長輩的腳、按摩、擦拭乾淨,這樣的行為作為一種詮釋「孝」的演出實在太有說服力了 !多麼的符合傳統中一種想像的,對於長輩畢恭畢敬而幾乎不可違逆的精神。透過這樣的洗腳儀式,背後強固的其實是受洗者的優勢地位,以及讓洗腳者成為一個可以被控制、被命令的幼體的合理性。

二○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大法官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公布了,這項釋憲的結果讓臺灣成為亞洲第一個以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國家。而在這人權推進的歷程中若說有誰居功厥偉,或許得算上護家盟一份。畢竟萌萌們太喜歡做假訊息然後再被專業人士戳爆,又太喜歡展現自己有多愛孩子但每每讓人一眼看穿只是想控制孩子,讓許多原本在中間搖擺的人甚怕與之為伍,可說是另類的助攻。

而在這波運動中除了對於性別議題的討論之外,也由於萌萌類型的團體中有許多宗教人士,而展開了一波宗教典籍的討論與再詮釋,有人考據時代背景,有人透入社會運動中來實踐信仰。而這些行動的背後,其實蘊藏著超越典籍的文字,進而更深入探討文字背後含意的精神,探討信仰,探討愛之為何物。這些在婚姻平權的運動中有所行動的信徒們,重新詮釋甚至質疑了經文,卻因此更接近了信仰的核心精神,他們叩問的,是信仰在下一個時代的模樣,是信仰穿越兩千年的社會變遷而不變之物為何的真義。

而若從這角度來思索某些習俗,便會有些有趣的發現,好比說--洗腳。

不知為何,從二○一三年開始,在雙十節的前後,總統府前都會舉辦所謂孝親洗腳活動,名目從重陽敬老到傳承孝道,據說每年都有人洗腳洗到痛哭流涕,而主辦者在致詞時也常常眉飛色舞地說這是倫理與道德文化的傳承,更有來賓在致詞中稱此舉為弘揚中華文化之孝道精神,證明台灣是中華文化傳統保存的最好的地方。

呃,serious?

雖然洗腳可以洗到痛哭流涕確實挺令人吃驚,但到底跟傳統、中華文化有什麼關係卻著實神秘。但查詢過後,的確能發現有些報導中寫到某某人遵循古禮幫父母洗腳的故事,甚至在一篇中國時報對東海高中的母親節孝親活動中連步驟都明確的寫出來了

 

孝親古禮中,子女首先以鹽、水替母親除穢,再以肥皂替母親洗腳、按摩,最後小心翼翼擦拭完成,跪地奉茶,過程中主持人也不忘在旁提醒親子回想親情記憶,不少親子難得親密互動,低聲傾訴起心聲,感動之處,頻頻拭淚。(註一)

 

然而這段對於洗腳孝親古禮的描述實在太像現代喪葬,同時也再查詢不到更多關於洗腳古禮的記載與出處,明確稱得上與洗腳有關且有詳細來由記載的傳統儀式,其實是基督教的洗腳禮,但此儀式的由來卻是《聖經》約翰福音第十三章中,一段耶穌為門徒洗腳的記載--

 

「你們稱呼我夫子、稱呼我主,你們說的不錯,我本來是。我是你們的主、你們的夫子,尚且幫你們洗腳,你們也當彼此洗腳。我給你們作了榜樣,吩咐你們照著我所作的去作(約 13:13~15)。」

 

這段記載中,身為老師(輩分高)的耶穌為弟子彼得(輩分低)洗腳,此儀式傳承至今,在台灣的長榮大學畢業典禮上仍能看到由師長為畢業生洗腳的畫面。然而這明顯與孝親洗腳活動中晚輩為長輩洗腳有所不同。

那麼,為何現今的洗腳活動會是這種形式呢?

在許多的洗腳活動的合辦單位中,都能看到福智文教基金會列為合辦,而在「福智全球資訊網」上便有篇報導寫到一間屬福智文教基金會的托兒所,自一九九八年起便會在五月份時舉辦「洗腳報親恩」的活動,讓孩子幫長輩洗腳。但這活動的由來並非出自哪國的古禮,而是福智基金會董事的自身經歷--

 

福智文教基金會董事賴錫源先生曾經分享自己小時候每天為父親洗腳,透過承事父親的過程,聆聽父親宣說做人做事的道理,成為賴董事日後待人處世重要的依據。

基金會為了鼓勵學員念親恩報親恩,於是把賴董事的故事寫成教案,在每年五月的感恩季節,對基金會學員推動「洗腳報親恩」的活動,從幼稚園、小學、國中、高中、大學,甚至於成人,都有機會實際參與這個活動,除了參與者心中都漾滿了對父母的感恩與感動外,更獲得外界很大的迴響。(註二)

 

而這些教案看來是推廣有成,就連一些不歸屬福智文教基金會的各級學校在孝親活動中也會採用洗腳的形式,但這項活動顯然源於個人家庭經驗,與所謂古禮、傳統相去甚遠。然而在近幾年的一些報導以及活動之中,洗腳竟被默默的被歸類為一種傳統禮儀與美德,其實有點莫名其妙。畢竟倘若洗腳活動其實是從一九九八年才開始的,那顯然「古」得很勉強,倘若洗腳活動是由基督教的洗腳禮轉變過來的,那由長輩替晚輩洗腳逆轉為由晚輩替長輩洗腳的轉變也未免太過巨大,況且原初基督教的洗腳禮便不是以孝順為核心,到了中華民國後便突然背負起「中華文化之孝道精神」的傳承,可說是已超越轉變的範疇,直逼突變了。

洗腳作為一個「弘揚中華文化之傳統孝道精神的孝親古禮」實在是衝突點太多,不由得令人懷疑這並非傳統古禮,而是現代社會創造出這樣的形式後才被冠以古禮的名號。那為何會被創造出來,又為何被冠上古禮的名號而社會也能夠自然而然地接受,就挺令人玩味的。冠有古禮的名號雖然能夠讓許多事情聽起來硬是比別人多了幾分道理,但顯然並非每件事都能如晚輩替長輩洗腳這般的合適,至少如果有人跟你說與爸爸媽媽吃飯其實是中華文化的傳統孝親古禮,然後你必須在吃飯前焚香沐浴,然後捧著飯匙對著父母一張嘴、二張嘴、三張嘴的,只會被當作是唬爛跟觸霉頭。

而洗腳之所以如此尊爵不凡,不單扛得起古禮的名頭還能肩負中華文化之傳統孝道精神,或許是因為它太符合「中華民國心中的中華傳統文化對於孝道的想像」了。當一位晚輩在眾人的目光前半跪著,低著頭細細的清洗長輩的腳、按摩、擦拭乾淨,這樣的行為作為一種詮釋「孝」的演出實在太有說服力了!多麼的符合傳統中一種想像的,對於長輩畢恭畢敬而幾乎不可違逆的精神。透過這樣的洗腳儀式,背後強固的其實是受洗者的優勢地位,以及讓洗腳者成為一個可以被控制、被命令的幼體的合理性。這或許是一種另類的護家盟模式,只是護家盟的孝道可以用來生孩子,而中華民國的孝道可以用來洗腳,而兩者孝道的共通之處則是讓孩子通通成為父母可以控制的附屬品,成為彰顯父母地位的最好證明。

所以,這類儀式能夠以孝道的名義在中華民國發揚光大也就不令人意外,畢竟社會本身對於人與人關係的想像之貧乏不只讓婚姻平權在推動過程中得面對各種無厘頭的麻煩,也讓人對家庭內部的、孝順等等的想像淪入單一模式。孝順的詮釋權被更有權力的人隨意定義,今天說買雞精就是孝順,明天說買人參就是孝順,後天說買麥片就是孝順,大後天說洗腳就是孝順,孝順就像是釣竿上的胡蘿蔔,人們逢年過節便追著它跑一下跑一下的,卻沒注意到竿子握在誰的手上,又為何會有竿子的存在?孝順不再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連結,而成為了一種可被掌控的金錢消費模式,以及最適合鎂光燈的展演比拚。

於是「中華民國想像中的中華文化之傳統孝道精神」終於走到了前無古人之境地,父母與子女在此成為了單純的元素,洗腳則用以讓兩個元素起化學反應,最終得出的是(父母+子女)×洗腳=孝順的神奇公式,人的存在消失了但也不重要(人與人之間的種種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透過這個方程式,它們提煉出了孝順,展演了孝順,定義了孝順。

而又有誰來叩問?

 

註一: 請見《中時電子報》二○一七年五月十一日報導 〈洗腳、奉茶孝親 引熱淚〉

註二 出自福智全球資訊網之 〈洗腳報親恩〉

李昀修/《人本教育札記》編輯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