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倫敦,與博物館邂逅

  • By Stand Media
  • 23 Oct, 2017
文︱黃詠晴  
倫敦海事博物館一景(攝影/陳生慶)
達爾文說過的一句話:「我不明白一個人心裡如果沒有什麼疑問,為何要跑來跑去,東看西看,這樣能看出什麼?」抵達倫敦前,心裡已經醞釀一些問題,比如,「為什麼我們嚮往去英國旅行,如果我是英國人,我會想來台灣嗎?」「我為何要去離家很遠的地方,才能有改變和收穫?」「為什麼出門旅行令人如此快樂,人都不喜歡自己生活的的地方嗎?」

一直記得愛智之旅行前課時,提到達爾文說過的一句話:「我不明白一個人心裡如果沒有什麼疑問,為何要跑來跑去,東看西看,這樣能看出什麼?」抵達倫敦前,心裡已經醞釀一些問題,比如,「為什麼我們嚮往去英國旅行,如果我是英國人,我會想來台灣嗎?」「我為何要去離家很遠的地方,才能有改變和收穫?」「為什麼出門旅行令人如此快樂,人都不喜歡自己生活的的地方嗎?」但是有更多問題,是在倫敦時才感受到的,有些問題在當下就構思了想法,但有更多留在我心中,成為值得慢慢玩味的紀念品。

倫敦地圖上標誌出一間又一間的博物館、美術館,博物館呈現出一國歷史的累積,美術館則象徵著生活的品味和人們心中的思想。我認為,每間博物館都是獨立的,活著的個體,向參觀者娓娓道來屬於他們的故事,就像一位睿智的老師,呈現出事物的各種樣貌,每一次都啟發我許多新的觀察世界的角度。

 

沿泰晤士河向東航行,在格林威治舖滿柔軟草皮的山腳下,海事博物館如英國紳士般彬彬有禮向我問好,請我花一個下午,聽他鉅細靡遺地講述英國海洋的故事,從竹筏到航空母艦,從泰晤士河船伕到外籍水手,打敗了無敵艦隊又拿下鴉片戰爭,自豪的同時也不忘反省曾犯下的殖民錯誤,我好欣賞他,欣賞他把航海的歷史彙整起來,非常有條理地呈現,讓參觀的人們對英國的海洋歷史產生崇敬之情,並且銘記在心。

也許,國家是否擁有輝煌的歷史和獨特的文化,取決於後人的保存、宣揚,而非全然由過去決定。

我偷偷跟海事博物館說:「我好希望台灣也有一間跟你一樣厲害的博物館,把台灣長達四百年豐富的航海史告訴世界,有海軍也有海盜,有貿易還有戰爭,只要我們用心整理,總有一天也能成功!」

 

迎著風望向河的南岸,見到一棟有著巨大煙囪的建築,曾經擔任倫敦發電廠的泰德美術館現在是一位博學多聞的教授,喋喋不休地向我介紹每一件作品,以及如何欣賞藝術品,只記得馬諦斯的一件雕塑|the back series,由四件雕像組成,泰德美術館告訴我要由左往右逐一欣賞,馬諦斯花了二十年逐漸簡化雕塑,從逼真走向簡約,但是我不小心弄錯方向,第一眼看見一個只由線條組成,非常抽象的女子背影,我覺得她剛哭完在擦眼淚,到了最寫實的雕像前,才發現她只是靠在牆壁上休息,是我自作多情了!

突然想起了之前看的一本書〈何謂主體性:沙特談馬克思主義與主體性〉,似乎有點知道藝術家想表達什麼了,當人們看到抽象作品時,會自己想像它是什麼,然後發現每個人想到的都不盡相同,這也許就是沙特所說的主體的投射,我看到作品,也看到自己的想像,說在看作品,其實我看到的是自己的內心,有點像在做心理測試吧!我問泰德美術館:「會不會藝術家就是希望讓每個人在欣賞作品時察覺自己的主體、內心,所以才要不斷的簡化作品,使觀眾不會被雕像或畫作本身限制住,有空間植入自己的想像,藉此進行主體的投射?」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擠進地鐵站趕著上班的人潮,走過羅素廣場濕濕的草地,經過一座噴泉,終於見到了倫敦最偉大的老師,大英博物館用宏亮的,穿越地球的嗓音,宣告世界的歷史,也讓人們親眼見證無數穿越時間、空間的遺跡。從埃及穿過紅海到亞述,再滑過印度洋到中國,他嚴肅地告訴我,在地球的每個角落、每個時代,都有許多人正努力的生活,有人夢想統治王國,有些只是平凡人,但他們一起努力,在衝突中尋求合作,而創造出許多不朽之物。

跟著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凝視羅賽塔石碑,坐在帕德嫩神廟雕塑前瞻仰眾神,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平凡,也很特別,我將跟所有的人們一樣,忙碌一輩子創造屬於自己的歷史,但我們的歷史,一定也是前所未見,獨一無二的。

離開前,我問大英博物館:「你對擁有收藏品感到驕傲吧!那你是否想過,這些原本不該屬於你,有多少民族曾因失去祖先們的遺產而心碎?」他反問我:「也許吧!但如果沒有我細心的保護,又會有多少寶物,因為人們的無知,遭受戰爭和大自然的摧殘而不復見呢?」

 

在英國,我遇到熱情的紳士,充滿智慧的老師,以及彼此許諾再相見的戀人。自然史博物館,就這樣在倫敦與我熱戀,大量完整的古生物化石、課本上百聞不如一見的稀有岩石,使我陷入戀愛的焦慮和兩難中,捨不得離開火成岩,但更多稀有的礦物就在前方,站在來自火星的隕石前,我連眨一下眼睛都捨不得!他還教我如何把科學呈現給大眾了解,我高中時曾在科學研究社負責教學,因此更是非常佩服他把岩石循環的過程脈絡清晰的呈現出來,還提供許多互動式的展品,讓觀眾用摸的就能學習科學知識!我跟他約定以後再來好好學習,學習如何把艱澀的理論講給所有人聽!

在鳥類標本館,我想到早上在博物館門口上課時,阿用老師談到達爾文的故事。在那個時代,生物學歸類在神學裡,研究生物只是為了彰顯造物主的偉大,達爾文利用在加拉巴哥群島對雀鳥的觀察,提出了演化論,直接挑戰宗教至上的權威,我的腦袋中第一次把歷史課本跟生物課本同時攤開來閱讀,才深深的感受到達爾文如何跳脫時代既定的觀念進行思考,也感受到他頂著輿論壓力堅守真理的勇氣,這些都是我以前從沒想過的,然後才發現要成為一位優秀的科學家,最重要的可能就是要能夠脫離時代框架思考事物,而且,當理論受到各種質疑、批評時,要有足夠的勇氣捍衛自己發現的真理。

跟著愛智之旅在倫敦,我產生許多想法和感受,找到了未來能努力的目標,領悟了從前無法理解的思想,遇到了更多需要思考的疑惑,也發展出一些屬於自己的人生哲理,正如亨利‧米勒所言:「我們旅行的目的地,從來不是個地理名詞,而是為了要習得一個看事情的新角度。」能在十八歲時擁有這些經歷,我很開心,也很滿足!
黃詠晴/2017暑假倫敦愛智之旅學生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