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你為什麼哭不停?

  • By Stand Media
  • 13 Oct, 2017
文︱吳維寧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Caitlin Childs
她只要一進入「哭泣模式」,就很難安撫下來,等到她適應了,開始玩了,我們卻又要換地方了,所以她又開始哭。最困難的是飯後清洗、換衣服、尿布的時間;她會從被大人抱起之前就開始哭,一路哭到我們幫她換完衣服。她的哭聲很大,我們都很擔心室外的人聽到以為我們在虐嬰…

► 寶寶不餓也不累,為什麼哭?

幾年前我工作的「托嬰中心」有九個寶寶。入中心的年紀平均是四個半月大。

其中有個女寶寶(在這裡叫她「小甜」好了),是家中的第一個寶寶。小甜活潑好動,有雙十分機伶的眼睛。笑起來極甜,但哭起來驚天動地,而且不大容易安撫下來,連抱著她都沒有用。幸好她願意吃安撫奶嘴,一塞上就天下太平。媽媽抱小甜來「陪讀」時,最後都會因為處理不了她的哭聲而把她抱走;入中心之前與園長對談,媽媽很擔心寶寶的個性會讓老師們不喜歡她,畢竟媽媽在家帶她五個月,有時自己都受不了寶寶的哭叫聲。

入園後,她果然時常大哭,哭得新進同事神經緊張,三不五時就問我她是不是餓了,是不是累了(好像寶寶哭時,不是餓了就是累了)。我帶著小甜時,她哭的時間和機率都比跟其他老師在一起時少很多;不過「托嬰中心」的工作方式是團隊合作,我也得照顧別的小孩,只是在看到小甜塞著奶嘴、被抱著的時間太多時,我都會忍不住要說嘴一下。

我跟新進的同事說,小孩抱在身上,安撫到他不哭了,就要設法把寶寶放下,你一直抱著她,她怎麼玩耍?怎麼探索世界?再說被抱著多無聊?新進同事不爽的跟我說:「可是只要一放下來,她就開始哭啊!」

我跟她說,小孩吃飽喝足尿布乾淨就是要玩耍,我一點也不相信有不愛玩的小孩。小孩一放下來就哭,是因為不能直接把寶寶放在地上。正確的做法是,老師坐在地上,把寶寶放在老師的兩腳之間(如果寶寶會坐就把寶寶放成坐姿,背對著大人;不會坐就放成趴姿,一樣面朝外),給寶寶玩具。一開始寶寶會擠在大人身上,等到有安全感了,玩開了,就會自己爬出去,等寶寶開始玩時,奶嘴就要拿掉,告訴她要玩時不可以用奶嘴。

 

► 將哭鬧歸納分類後,我們發現…

事實上,我們在收寶寶時,會很清楚的問他在家裡的作息方式:每幾個小時吃一次?每幾個小時要小睡?但這些都是參考。我們常發現小孩在家的作息習慣是媽媽造成的,而不是寶寶真正的需求。特別是新手媽媽,常在小孩不餓時就給奶、不累時就哄睡,反而讓寶寶更哭鬧不休。同時,我也要強調,很多人總以為寶寶哭就是想吃想睡,其實寶寶想玩而沒辦法玩時,也會很不高興。

入園一個月,某天媽媽來接小甜時,看到她自己趴在地上玩耍,不哭不鬧,不需要奶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只是淡淡的跟媽媽說,小甜聰明,知道自己要什麼。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寶寶,就我們幼教老師而言,是非常好帶的。

是的,小甜其實是個很清楚自己要什麼的寶寶,所以我們很清楚知道她每次哭都是有原因的。但除了不舒服、肚子餓、愛睏、便便…等生理因素會讓她哭之外,她還有很多時候會哭。

我跟園長開始更仔細的注意她在什麼狀況下會哭,試著做歸納分類;過了幾個星期後,我們發現每次只要「換活動」,她就哭。「托嬰中心」每天有固定的活動表:什麼時候要散步,什麼時候要吃飯、睡覺,什麼時候要從這個學習角落換到另一個學習角落…每次我們換活動,換地方,她就哭個不停。麻煩的是她只要一進入「哭泣模式」,就很難安撫下來,等到她適應了,開始玩了,我們卻又要換地方了,所以她又開始哭。最困難的是飯後清洗、換衣服、尿布的時間;她會從被大人抱起之前就開始哭,一路哭到我們幫她換完衣服。她的哭聲很大,我們都很擔心室外的人聽到以為我們在虐嬰。

我們聽懂了她的哭聲後,知道什麼時候要回應她,所以有效的降低了她一半哭泣的時間,用正確的方式給了她安全感,讓她有餘力可以開始真正的玩耍、探索世界。但換地方就哭,吃完飯就哭這些事,我們猜測是感官統合的問題,卻沒有足夠的專業知道如何幫她。「托嬰中心」有作息時間表,也不可能因為她換地方就哭,所以把她一直留在同一個地方;如果她是有感官統合的問題,那我也不相信她熟悉了我們的模式就不會哭。

這只能求助於感官統合職能師了。

 

► 把計畫告知寶寶,竟然有用!?

一個月後感官統合職能師來做了檢查,告訴我們小甜確實有感官統合的問題,訊息接收程度比一般人強烈,感受度比一般人強很多。也就是,我們聽到有些吵的聲音,對她而言可能就是極度的噪音,所以聲音、換環境、新面孔,她都需要花更多的時間來適應。

職能師開出來的「處方箋」之一是按摩,在她特別不平靜的日子,我們要花五到十分鐘幫她按摩;之二是把她放在包裹巾做成的搖籃裡,在裡面會整個被包起來,像是在媽媽的子宮裡一樣。另外就是要讓她多多處於多觸覺的環境,像是沙坑或是多種材質的環境裡。這些都是之前上幼教課時學過的東西,我聽到也只是點點頭。

再來她很不喜歡水,所以幫她清洗時,動作愈快愈好。職能師也告訴父母不要太要求小孩全身乾乾淨淨的回家。「托嬰中心」做基本清洗,晚上洗澡時再好好大洗就好了。

最後一個「處方箋」是告知。每次要抱她做任何事之前,要告訴她。例如說,吃完飯要把她抱起來之前,要平和的跟她說:「小甜,我們吃飽了,現在我要抱妳去洗手、洗臉了喔。之後要幫妳換尿布跟衣服。我知道妳不喜歡平躺著,我會換快一點喔。」

聽到這個,我直覺是「這有用嗎?」,八個月的寶寶,有感官統合的問題,告知有什麼用?是可以聽得多懂?

不過專家說了,試試看也無妨。園長派我做先鋒。吃完飯後,她因為無聊,已經在位置上哇哇叫,我走過去,盯著她的眼睛跟她說:「小甜,妳吃飽了,想起來了對不對?現在我把妳抱起來,帶妳去洗手洗臉好不好?」她聽完後,竟然就不叫了,雙手舉起來要我抱。抱起她後,我也放棄通常在早午餐後對寶寶的大清洗,只用肥皂洗乾淨她的雙手跟雙腳,用清水沖一下她的嘴巴就幫她換尿布跟衣服。

把她放在平台要換尿布時,她又皺了一下眉頭,我很快的跟她說:「我知道妳不喜歡換衣服,我會換得很快喔,換了乾淨的衣服妳才會比較舒服啊。」接著在快速換衣服的過程,我還是不停的跟她做眼神的接觸,並且不停的跟她說話,讓她忘了我在做什麼。雖然我原先一點也不相信,但實施的結果卻跟奇蹟一樣--那天早、午兩餐飯後,她安靜的讓我們換衣服,讓大家的耳根清靜了不少。可見八個多月大的寶寶懂的事情,比我原本想像中的多太多了,多跟寶寶說明還是有用的。

後來的小甜,有新的老師來代班時還是會哭、周遭有其他的寶寶哭個不停時也會讓她很焦躁而尖叫、進入「哭泣模式」後不用奶嘴還是很難安撫下來。然而,我們換活動之前都會事先告訴她;適應「托嬰中心」的時間表、瞭解一天中要做的事情後,她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很快樂、很平靜,就像個一般的寶寶,偶爾會哭。這時才認識她的人,大概很難想像她剛進「托嬰中心」時是個從早到晚哭不停的小孩了。

然而,幾乎同時入園的另一個男寶寶「小翰」,卻是個愛哭又讓我完全摸不著頭緒的寶寶。

 

► 吃飽睡好沒生病,寶寶為何不想玩?

「小翰」跟「小甜」同個月出生,身形很長、很大,有張長長的臉,配著一直張開的嘴巴跟吐在外面的舌頭,個性很好,看到人就笑。五個半月入園時,他趴著,兩隻手可以把上半身整個挺起來,可見父母在家裡也做了不少功課。

他的狀況跟「小甜」不大一樣,「小甜」是一放到地上就哭,但小翰可以撐個五、六分鐘,他會抬起身子,東張西望。但幾分鐘過後,他就會開始哭不停:換地方也哭,讓他趴著也哭,讓他躺著也哭,抱在手裡安靜一會兒後也哭。媽媽堅持不讓他使用奶嘴,所以不只他哭時很難安撫,連哄睡也很困難。而慘的是,小翰又是一個很有吸吮需求的寶寶,睡覺時除非媽媽來奶睡,不然哄睡都要拖個二、三十分鐘。

從他一入園,我們就對他的行為充滿困惑。結果就是要常常打電話請媽媽來園裡處理他的哭泣。媽媽來了也只能餵奶安撫他。然後告訴我們,也許是因為脹氣、因為長牙、因為昨晚沒睡好…意思是,其實已經生了三個小孩的媽媽,也不清楚小孩是怎麼一回事,她也在猜,也在試。我跟園長說,上幼教課時教授曾經提出有一類的寶寶,因為大腦接受訊息過於混亂,所以連他們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要什麼,小翰是不是屬於這一類?

園長聳聳肩說:「也許是,也許不是,他還小,很難很快下定論,我們需要多花時間在他身上,觀察他,瞭解他。」

當然,我們還是使用按摩跟包裹巾做成的搖籃,幫助他度過那些特別不安穩的日子。但每當他早睡醒來幾分鐘後就開始哭,總讓我百思不解:小翰,你吃飽睡好,沒生病、尿布乾淨,怎麼可能不愛玩耍呢?

過了幾天,園長請假,來支援我們的是個幼稚園的老老師,她曾經在「托嬰中心」待過很多年,對寶寶而言,她有張十分和善的臉與無窮的親和力。

我們通常不大讓來支援的老師陪寶寶,因為很多寶寶怕生,而且老師搞不清楚寶寶需要什麼。而那天是個例外,我觀察這位老師跟寶寶們在一起時,氣氛很安靜和諧,所以也就很放心的讓她多陪寶寶,讓工作團隊可以多做些別的事情。

小翰早睡完起床後,我跟這位老老師交代了一下他的狀況就去忙別的事情。五分鐘過去,十分鐘過去,十五分鐘過去…竟然完全沒有聽到小翰的哭聲。

我好奇的走到院子裡看老老師跟寶寶們在做什麼,只見老老師坐在地上,把小翰放趴在她膝蓋上,他的胸部頂著老師的大腿,所以上半身可以抬起來,雙手空了出來,正在拿玩具,高高興興的玩耍著。

我一見這個情景,只覺得腦中轟了一聲,多日百思不解的問題突然得到答案。

 

► 當體能趕不上腦袋想做的事…

「妳看他很長、很大、很重,這樣的寶寶通常撐不起自己上半身太久。而他年紀已經很大了,開始想要伸手玩耍,可是他不是用手肘撐起自己,而是用手掌撐起自己。這樣上半身挺起來後,他就空不出手來來玩,所以很容易累,也很容易挫折。以後他哭時就放個墊子在他胸前,撐著他的上半身就可以了。不要一直抱著他,那樣很無聊,畢竟,沒有那個寶寶不愛玩的啊!」老老師跟我解釋。

「哪個寶寶不愛玩啊!」聽到這番我常拿來「教訓」新手老師的話,覺得臉頰真的要燙了起來。

其實當年我家老大就有相同的問題。因為是第一胎,我又很怕她哭,所以在家三個月的產假,我都沒有讓她練趴。而她又是體重身高比較大的寶寶,這樣的寶寶在早期的體能發展上會比平均值以及略低於平均值的寶寶吃力;他們通常比較慢一點才開始翻身、比較慢一點才開始坐起來。我的害怕沒有帶給她任何好處,她三個半月大進「托嬰中心」時,頭完全抬不起來,感官職能師來看她之後,要我們開始認真的讓她練趴,不然之後的很多體能發展會慢一點。而感官職能師是對的,我家老大就是比較慢翻身,比較慢開始爬行,比較慢開始坐起來…但依幼兒體能發展的大致進程,她做的任何事都還是在平均值之內,沒有任何一個幼教老師或感官職能師會說她的發展有問題。

不過,這樣的寶寶有眼睛、有思考能力,有他們想要做的事情。當體能發展的速度趕不上腦子想要做的事情時,寶寶就會生氣哭鬧,以前我家老大是這樣,而小翰更是典型的例子。

這個盲點被解開之後。一切就變得容易很多。我們開始對小翰進行更多的上半身訓練,也在他累的時候使用墊子幫助他;偶爾讓他躺下來,但也同時給他玩具玩耍。因為他玩耍的時間變多,到午休時也真的累了,所以就算沒有奶嘴,哄睡也相當容易。

就因為老老師的一次代班,所有老師突然頓悟,真的是「薑是老的辣」;突然之間,小翰變成一個好餵、好睡、愛笑、可以自己玩耍而情緒穩定的寶寶,不再天天哭泣、常常哭泣。

我也只能長嘆--如何瞭解寶寶的需要、回應寶寶的需要,真是一門天大的學問啊!
吳維寧/以色列幼兒園教師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