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期

  • By Stand Media
  • 13 Oct, 2017
文︱魏小由  
圖片提供/魏小由

這一週以來,我幾乎每一天,都氣到忍不住大小聲。在育兒生涯兩年多以來,是非常少見的狀況。是些怎樣的事呢?回頭再看起來也是雞毛蒜皮的事情:對著書櫃的書尿尿、趁我在組裝桌椅時把麵撈出來丟在桌子跟地上、拿拆掉的椅腳在質軟的松木桌椅上敲打、挖花盆的土丟到樓下、請他不要用手撈碗裡的仙草丟桌上,結果他把整碗倒在身上地上跟桌上,用腳踢得到處都是

真的都是瑣事,但瑣事令人抓狂。

偶然間,我看到自己一年前寫的文字。

 ※

2Y4M,迎接新的風暴期

忘記在哪個漫畫看到這個詞,蠻喜歡的,大概是在描述一種變動劇烈的時期。

這一週以來,我幾乎每一天,都氣到忍不住大小聲。在育兒生涯兩年多以來,是非常少見的狀況。是些怎樣的事呢?回頭再看起來也是雞毛蒜皮的事情:對著書櫃的書尿尿、趁我在組裝桌椅時把麵撈出來丟在桌子跟地上、拿拆掉的椅腳在質軟的松木桌椅上敲打、挖花盆的土丟到樓下、請他不要用手撈碗裡的仙草丟桌上,結果他把整碗倒在身上地上跟桌上,用腳踢得到處都是

真的都是瑣事,但瑣事令人抓狂。

我想怪給天氣,一定是太熱了,也想怪給月經還有感冒病毒與睡眠不足。

但終究還是回頭得想,小萬怎麼了?更重要的是,我怎麼了?

有一點餘裕時,我可以跟小萬說「你想玩鋁箔包的牛奶,請進去浴室玩。」等他咚咚咚跑進浴室玩牛奶噴泉後,我就趁機收拾外面已經被噴得一地、一桌的牛奶,等他噴完後我問他還要不要再玩,請他喝完鋁箔包裡的,然後我裝水在鋁箔包裡面讓他去浴室繼續噴,噴完這瓶他說好了要玩別的了。我沒有生氣,還一邊擦地一邊告訴他,有些東西噴到水或牛奶會容易壞掉,例如裝電池的玩具、遙控器,所以噴水的遊戲只能在浴室玩。一邊說,細菌很喜歡牛奶,所以沒有好好擦乾淨會很臭。

但這個沒有生氣,是因為前一天才為了他打翻仙草大怒。氣餒的反省了一晚,覺得他應該只是想試試撈仙草,被我阻止後才變成蓄意打翻。就是,暴力依然源自受挫。

而我的暴力(是的,我覺得那樣的大聲講話,也是一種暴力,即便我並沒有罵人的字眼,最多就是「吼唷~你在幹嘛!」)來自哪裡呢?心裡冒出來「供袂伸捙」這個台語詞彙 ── 講不聽、講不通。二歲四個月的孩子,的確可以理解大多數的指令,但理解與願意進行,願意停止原先的好奇與好玩,畢竟還是巨大的拉扯。是我太心急嗎?

夏天可能真的有影響,在黏踢踢的日子裡要一遍一遍地擦地,一遍一遍地收拾,遠比在涼爽的日子裡難受數倍。而當然,各種身體不適與睡眠不足也都有影響,但終歸還是得要回到思想層面,能找到思考的觀點,才能真正發展出應對模式吧。

※ 

人果然不是什麼會記取教訓的生物,一年後的此時,我早忘了自己寫過這些。更精確的說,當時也沒想出什麼觀點,就只是接受了這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認命的擦那一地的牛奶,因為發怒碎念,或堅持要兩歲的幼兒自己擦自己收拾,不見得比較愉快。

而在我的人生觀裡,也不怎麼相信某些知名部落客的說法:自己弄亂的東西自己收拾,這件事得從一兩歲就開始「訓練」起。我還是想跟一個人共同生活,不想訓練什麼可以做出神奇表演的生物。

同一個季節裡的差不多的時間點,我連續兩天睡前都因為一些跟過往類似的雞毛蒜皮事,諸如幼兒不刷牙不睡覺亂丟玩具之類,把自己氣到鎂叮鎂噹。有一晚氣得急了,丟下一句「我現在好生氣,我不要跟你講話了。」關了燈走進房間裡負氣就要睡。

幼兒咚咚咚跑進來,在床上滾了兩圈之後說:「那妳明天再跟我講話好了。」

瞬間覺得自己的生氣好荒謬,回話:「好啊--但我現在這樣就跟你講話了耶。」

小萬說:「沒關係啊,可以取消。那我現在幫妳取消喔。」

一年裡,幼兒就這樣對長得很慢的大人如此寬容的長大了。

後來我好好的跟小萬說了,前台後台都說,生氣是怎樣的感覺、生氣是因為背後的挫敗和沮喪,我太期望他聽我的話照辦,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我其實也不想他真的成為一個「聽話」的孩子…最後我說,無論怎麼生氣,我都還是愛他。然後,三歲四個月的幼兒在床上滾來滾去,清清亮亮的聲音在黑夜裡說:「沒關係呀,我也會很愛妳呀。」

提醒著我,沒關係的,不用當個完美的媽媽。

沒關係的,所有的風暴,都會吹開一個新的眼界。

沒關係的,所有的裂痕,都有修補的可能,只要我們沒有包裝的愛著彼此。
魏小由/人本基金會教育中心專案企劃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