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活動中的那些人

  • By Stand Media
  • 04 Sep, 2017
文︱李庭芝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joke chien
有些人可能覺得,學生怎麼想不重要,反正只要展演出敬師謝師的形式,也就能表現社會對老師的敬重了。但這樣其實滿空虛的,如果不管是誰,只要套上老師的名號就應該被社會尊敬,那不就代表隨便一個人跑來坐在同一張椅子上,就可以立刻把那位活生生的老師取代掉嗎?

每到九月,就會有各種光怪陸離的敬師活動出現。例如有些學校會要求學生行跪拜禮或奉茶給老師,或是校方會辦理熱鬧的短劇表揚、卡片競賽等等,十分具有年度大拜拜的氣勢。頗讓人懷疑身處其中的老師或學生,是否都對這系列活動感到開心;學生參與活動需要花費心力,老師也得暫停課程、投入時間準備活動,聽起來是個雙輸的局面。

而其實,「謝師」的樣式還多得是。每一樣,都指出一種奇妙的「感謝」心態。

 

明示暗示的謝師活動

有種感謝是這樣的,老師雖然說自己不需要感謝,但是又提到別班的學生送了怎麼樣的禮物、過去的學生畫了多漂亮的卡片。這樣講個一兩次之後,學生還敢不送嗎?

比如,人氣網路漫畫家微疼曾經在他的《微不幸劇場》教師節特別篇中,畫出一個這樣尷尬的場面:九月才剛開學沒多久,換了新導師,根本也不熟,但老師都開口了也不好意思不寫,於是班上只好趕快買張卡片傳下去寫,大家心裡都想說參考別人寫的就好,結果卡片變得像國語罰寫一樣,大家都抄前面人寫的。( 點此可看完整漫畫

這樣的謝師活動,多少是虛榮心作祟,看到別的老師有,就希望自己也能夠有。不過實在是滿空虛的,畢竟心裡多少也知道明明彼此都不熟,也無法寫出太多真心話。然而,微疼的漫畫一出,底下就聚集了近千則留言,表示自己經歷過類似情況的有之、幫微疼罵老師的也有之…顯然這情況並非少見,也能引起大眾共鳴。

 

直銷式的謝師活動

還有一種同樣「迂迴」的謝師,則是藉由老師的身分關心學生,卻別有目的。一位網友投稿給札記,這麼說--

高中畢業三十年後,同學們竟然開始連續辦起同學會,而每次同學會都邀請了高一高二時的導師。

導師是位基督徒,從我們高中時就常聽她傳福音,因為她為人和善,大家即使不想信教,也不會當面和導師衝突。在某次同學會裡,導師提起我當年高一時曾經因父親生病住院而很徬徨;我聽老師提到這件往事,覺得很感動;沒想到老師竟還記得這些,心裡很敬佩她。後來另一次聚會裡,導師又和在場同學提這件事,我突然明白原來導師並非真的關心我,她在乎的還是她最愛的基督教。因為她兩次提到我父親生病住院的往事後,接著都說我因為父親生病後有接受了主,接受了基督教(我其實早就告訴導師那時只是一時徬徨而短暫接受基督教)。

第二次聽導師在同學面前提這樣的往事,我當下有深深受傷的感覺;原來以為的「老師關心」竟然成了福音傳教的例子!我從此不參加導師會參與的同學會。後來我也發現有同感的同學竟也不少,所以我們現在的同學會不再「謝師」了。

老師對學生的關心,變成了她的業績,頗有種直銷的感覺。這不僅是對師生分際的拿捏失據,也是白白糟蹋學生的一片赤誠。這樣迂迴的暗示,也算是種變相的強迫,學生也很難不發現。到頭來這樣的謝師,沒有人能得到好處。


競爭式的謝師活動

我們也能看到,有些學校的教師節活動,是由各種關卡組成的闖關遊戲,或是設下一些標準,讓學生競賽。這其實滿讓人困惑的,照理說,每個人跟老師之間的關係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又怎麼能夠競爭呢?

一篇由現職老師撰寫的網路文章提到,他想帶給學生不一樣的教師節,因此設計了一個敬師活動,限定了一些條件,希望學生能夠達成。那些條件是:

1.  以不花錢為原則。

2. 可個人或好朋友一組。

3. 要有創意(要玩不一樣的方式,不讓老師猜出來)。

4. 要讓老師感動(最好讓老師哭出來)。

作者的原意,當然是想讓謝師行動別像校方辦的那麼制式;立意當然良好,效果卻可能是他始料未及的。

在活動中,當學生輪流上台「表示敬意」的時候,有學生嘲笑台上同學沒有創意,讓這位老師不得不想辦法打圓場;也有學生為了讓老師留下印象而「親」他的臉頰,但是老師的反應卻是「嚇到了」,並且為了不要再有人用同樣的方式謝師,宣布「這一招已經玩過了,再玩第二次就沒有創意」( 點此讀完整文章姑且不論學生是真心誠意抑或投機取巧,當老師說學生感謝他的心意是某種「招數」,並要其他同學不再模仿,是否也在某程度上否定了學生的努力,讓感謝的活動變質呢?

說到底,也許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用這樣的形式來「玩」謝師;如果不是有「要讓老師哭出來」的要求、不是要「有創意」,學生也不需要變化各種「招數」,甚至出現彼此競爭「創意」的味道。

當然,以上評論可能只是我們的「後見之明」。但說實在的,感謝不應該是種比較、不該是玩創意,如果學生對老師真有感謝之心,那麼每一份心意,都值得好好收藏;即使當下沒讓老師哭出來,仍是珍貴的,不是嗎?這一點,難道不是每個人都能「預見」的嗎?


謝師的原意

當然,還有更多謝師活動比上述幾種更不知所謂,跟老師一點關係都沒有,比如短劇表演、槌背、奉茶等等,形式多於實際內容,老師負責坐在椅子上被服侍,看起來十分受尊重;但是學生心裡真正的想法,卻無法從這些儀式化的行為透露出來。這是怎樣的感謝呢?

有些人可能覺得,學生怎麼想不重要,反正只要展演出敬師謝師的形式,也就能表現社會對老師的敬重了。但這樣其實滿空虛的,如果不管是誰,只要套上老師的名號就應該被社會尊敬,那不就代表隨便一個人跑來坐在同一張椅子上,就可以立刻把那位活生生的老師取代掉嗎?

但話說回來,大部分的謝師活動也跟老師本人沒什麼關係,就像某種大拜拜一樣,有固定的流程要跑,跑完了一切照舊。參與其中的人並不重要,身分才是重要的,不論是學生或老師。

到底,什麼時候,我們才能擺脫這些舊例,讓老師可以是那位老師,讓學生可以是那位學生,讓感謝真的成為感謝?

李庭芝/人本教育札記編輯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5 Jan, 2018

當我們要放置規範孩子行為的那一把尺時,必須先看到孩子的「能力」到底在那裡。不要害怕自己評估錯誤:誤判一定會有,期待和認識錯誤也一定會有。這些都無妨,做大人的只要能隨時提醒自己並且回想和小孩的對話,隨時進行修正,瞭解自己可能哪裡不夠理解小孩的行為並且要求其他專業的協助,這樣就能漸漸的瞭解到在自由與縱容之間,自己那把規範小孩行為的尺到底是擺放在哪裡。
By Stand Media 12 Jan, 2018

沒有人知道廖的真正想法,或許,他也再無所謂了。目前廖繼春留存一件「淡江風光」(一九七一年),在前景的部分有條突兀的籬笆,據說就是在蔡辰男的別墅畫的。我想像那個場景,廖繼春身處於舒服的別墅裡。大概是二樓或更高吧!從那裡放眼望去,面對著熟悉的觀音山,再次提筆速寫或是畫油畫,這次他的身邊不再有他的畫友們。從他提筆的那一刻起,與其說他畫的是風景,不如說他正在進行一個「自動性技法」的動作。更重要的是,他並非第一次這麼做。終其一生,他的作品都掛在別人的展覽會裡。

By Stand Media 11 Jan, 2018

一場社群網站上的「我也是」革命,讓這個世界了解到原來性暴力如此普遍。當大家紛紛站出來述說自己的故事,也讓更多倖存者知道原來自己並不孤單,讓社會大眾了解並重視這個議題。而看著社群網站上親人朋友們分享「我也是」時,可能會讓許多人很緊張,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樣的貼文,我「按讚」好嗎?我該留什麼言讓對方知道我支持他?

By Stand Media 10 Jan, 2018

監所終究還是實施了週休二日,但同仁付出的代價卻是慘烈的,自此不分平日假日,每位夜勤管理員只能領到換算下來每小時  62 元的值勤費;而連署的發起人及聯絡人也遭遇不同程度的秋後算帳,有些是連年考績列乙等,或者不能升遷、無法平調(平級調動)回家鄉,而就我知道被整的最慘的一位,則是每次巡邏完回座位,勤務中心就來電話:

「你為什麼坐著?還不快去巡邏!」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