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教育不奇怪

  • By Stand Media
  • 28 Aug, 2017
文︱史英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Hungju Lu

說來奇怪,台灣一直會遇到奇怪的問題;最近比較奇怪的是,無論什麼奇譚怪論都有人相信。而且,主事者也相信有很多人相信,所以就會手忙腳亂得非常奇怪。

那一天,大大小小的幾個小孩在沙坑玩。不知道為什麼,幾個大的合起來指責那個小的,說他闖了紅燈,應該要開罰單;小的有一點不進入狀況,大概還搞不清罰單是什麼,繼續在沙坑中推他的吉普車。那幾個自封的交警很不高興,聲音就大了起來,這卻得罪了小弟的哥哥;爭辯到後來,哥哥急得哭了出來,一面哭喊「這裡根本沒有紅綠燈啊」,一面環顧四周,想要尋求無論誰的支持。 

老師過來了,說:假定這兒真有紅燈,誰能証明他真的闖了呢?哥哥本來還不願意,堅持那是不存在的東西。於是,老師慢慢教他做「假設性」思考,對談了許久,終於讓他明白:即使真有違規,也無法証明那幾個人有權開單;即使他們有權開單,也無須聽那些碎碎唸;即使聽他們唸了,聽過就算,也不必把那些話當真……

在這樣一連串的「假設」之中,哥哥也就慢慢想通而不那麼生氣了。然而,老師還不放過;又教他做「後設性」思考:也就是跳出當下的情境,從「後台」去檢視這事情最原始的起因。等他終於明白,凡人都有掌控別人的欲望;最無須付出代價的方法,就是讓某個別人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又隔一陣子,這位哥哥才真的得到解脫而高興起來。

這樣,我們便為台灣的未來培養了一位深具「批判思考」潛力的公民。「假設性」思考,與「後設性」思考,並不是什麼高深的哲學;和語言一樣,其實是人與生具來的本能,只要受到適當的啟發,都能發展為守護「弟弟」(廣義的)、守護自己、以及守護台灣的利器。

說來奇怪,人們會相信沒根據的事情,往往是因為他很少真的相信什麼,尤其沒有機會相信:在假設和後設的條件下思考,真象其實就在眼前。在沙坑裡走一遭, 我們就知道人本教育將會解決這些問題,並沒有什麼奇怪。

史英/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