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迪工作坊年度工作報告

  • By Stand Media
  • 25 Aug, 2017
二○一四年,俐雅為南部特教學校性侵案,在教育部前開記者會 。 圖片提供/黃俐雅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Hey Paul Studios

「整系列四 堂課都讓我獲益良多。雖然我的小孩並非特殊生,但每一位講師的內容都讓身為家長的我,更能包容與有技巧地去跟孩子互動。」

  「很開心聽到很多實例。了解要學習面對自己的情緒、舒緩自己的情緒,才能幫忙解決孩子的情緒問題。」

「啟發對孩子教育的方向,最想做的是多讓孩子發現自己的優點。」

這些心得,是聽完啟迪工作坊課程的家長回饋,而且,都是爸爸寫的。

2016年10月一直到今年6月,新竹及台中辦公室陸續在新竹市北區、台中市北區、南屯區、太平區、豐原區,以及苗栗頭份、彰化市等地,各舉辦了一場四堂課程的啟迪工作坊。七個場次,共28堂課程,我們接觸超過800位家長,共1658人次;其中,不乏夫妻一起來聽課的,還有將近三分之一的參與者是男性,打破了以往人們認為父母成長課程的參與者大多為女性的刻板印象。800位家長,就代表800個家庭,以及家庭裡的成人與孩子們。工作坊的系列課程,紮紮實實地將「開啟正向教育循環」與「越過行為表象看見人」的目的,透過每次的課程,傳遞于家庭之中,同時以良性漣漪般向外開展。

每一個場次,都有相同的四個主題:調整看孩子的眼光、陪孩子面對困難、如何跟孩子溝通,以及如何滋養孩子的大腦。透過每一位講師對主題內容的解析與案例討論,家長均抱持極高的評價。回饋問卷的回收率大約五至六成,依據統計,無論是上課內容、講師的講課方式,甚至是最不容易的「回家是否願意試試看」,97%以上的家長皆給予了正面的回應。從回饋問卷當中,我們看到了家長從第一次來聽聽看的心情參與,之後一路參加四堂課,最後調整了看孩子的眼光、願意重新嘗試以新的角度看待孩子的困難,同時瞭解父母也需要照顧好自己。有家長說:「 專心看著孩子說話,才能真的了解孩子的想法。很多不快樂的原因,其實是因為『自己』不見了。 」,也有家長說:「 學習如何換位思考。溝通要雙向,並確認他要表達的是否是我們所聽到的字面上的意思。 」還有家長說:「 決定讓孩子當自己人生的導演。

  2017年,我們開始嘗試在每一次的講座發放立約單,邀請家長立約不打小孩。出乎意料地,太平、豐原、北彰化三個場次加起來,願意立約不打小孩的家長超過了七成。我們明白人要捨棄一種舊習慣不容易,尤其是要家長戒除傳統教養裡的陋習(體罰小孩)。但因為我們相信人有向生的能力,所以我們願意一次又一次的陪著家長看見,只要願意,就能夠往好的、正向的、積極的方向跨進一步。

已升格為「阿公」的前台中縣縣長廖永來說,並非每個孩子都能符合現有的教育體系,學習可以有很多的方式及方法;理解孩子,才有機會讓孩子樂於學習。台中市太平教育發展協會前輔導理事長蔡明志,為了使台中太平區的家長有機會聽到這麼好的理念,找了16位地方人士,以一人5,000元的方式集資,成功地使我們在太平區舉辦工作坊。同時,也促使了這些捐款人,有機會碰觸過動兒的議題。蔡理事長在實際參與工作坊後,不斷向工作人員表示自己獲益良多,課程內容不僅適用在過動兒身上,一般的小孩、甚至只要是人與人的關係間通通適用。他認為,每個過動兒都有特別的強項,只要透過好的教育引導,他們一定可以發揮特長、表現優秀。

其實,每個孩子都是過動兒。每一個生命,本來就應該要動。目前的七場啟迪工作,只是個開端。2017下半年,除了苗栗、台中會繼續一區接著一區舉辦外,新北市的啟迪也即將展開。啟迪工作坊,是為教育扎根的工作,需要疼惜每個孩子的你,一起來支持!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作為一個專業的法律人,羅秉成深明一個錯誤的判決會對他人的人生壓上多麼巨大的重量,他說:「我的理念很簡單,我做一個法律人,不能冤枉人這件事情是沒有商量餘地,就不能冤枉人,就這樣。所以我認為法官最大的天職就是不能冤枉人,而不是把壞人關到牢裡去,那是次要的。他最重要就是不能冤枉人,他要避免把無辜的人關到牢裡去,這是法官最重要最重要的一層。你不能只期待法官這樣做啊,你要幫忙法官不要犯這種錯,所以才會有律師檢察官這種制度、這種對立、這種程序的透明公開,辯論,詰問。」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