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論壇

 人本論壇
By Stand Media 29 Sep, 2017

...我們便明白李國華把「懷才不遇」用在愛情上,真的是萬分地巧妙:一方面澄清自己並非素行不良;二方面說明那是因為眼界甚高;三方面就是,隱誨地抬高對方的身價,說只有你才和我棋逢敵手(這種話如果用「白話文」直說,就不能聽了);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則是表示「你看,只有我會這樣用成語,也只有你能欣賞」,於是,這個話就進階到調情的層次了。

關於這一切,林奕含當然是明白的,至少在事隔六年要寫書的時候,她早就看穿李國華的招術;然而,她仍然認為這種表達很美:「請注意我說的這個美字,他有些話是高度藝術化的」(談話稿)。為什麼會這樣呢?這些話到底美在哪裡呢?

By Stand Media 31 Aug, 2017

這些過時而無用的東西,一起丟掉不是落得個乾淨清爽?

讓我坦白告訴大家:別以為我們可以丟得掉!那些東西早就從各個縫隙滲入我們的思想、意識、文化、人際關係、以及生活方式裡了,更可怕的,是我們並不知道;不然,你以為揮之不去的升學主義是哪兒來的?一面民主投票又一面期待聖君的心情是哪裡來的?老年人為什麼總看下一代不順眼?為什麼無論什麼謠言都有人相信?還有,深入各校和大街小巷的「讀經班」,是怎麼在一夕之間冒出來的?

By Stand Media 30 Jun, 2017

有人會說,不對啊,應該還是有人希望「自己的數學自己救」;但我猜想,這位「有人」的意思,應該是想自救他的「數學成績」,說的其實並不真的是「數學」──數學和成績,自始就是兩回事。也正因為從來沒有認識到數學一直被他人把持,最終就還是去買了很多參考書,也沒想到參考書都是補習班編的那一套,於是,他也還只是「希望」自己救,而終於沒有救到「自己的數學」。

By Stand Media 16 Jun, 2017
所有的研究都顯示,在任何社會裡,最容易受到性侵害的都是孩童;難道是孩童自身做了什麼事情,以致於特別容易招來這種侵害?其實誰都知道,就只是因為小孩比較無力自保而已。因此之故,英國的法律早已規定,學校教職員不可以碰觸學童的身體;美國也將「亂倫性侵犯」的追訴年限取消(因為受害者往往壓抑童年的家庭經驗,直到長大才能自覺);其他先進社會也以各種方式加強保護兒童的措施。然而,從法規制度上可以做的,都是事後的追訴,嚇阻作用其實有限;最根本的,應該還是要教會小孩預防和抵抗的方法。
By Stand Media 01 May, 2017

…有人會說「要趕進度啊」,「小孩不肯想啊」…我們建議,先改變一下「自己是個工具」的心態,試著去欣賞小孩的「想法」,小孩就會「想」給你看了;至於進度云云,其實是一種取捨:一方面可以酌量捨去某些很佔時間的繁瑣演算,一方面也不一定要依照我前述每個細節進行(可以視情況濃縮討論過程)。總之,先把心打開一點吧!
          最後,還要回應一種留言,說我們是利用李家同賺點閱率。事實是,因為李家同團隊真的會影響很多小孩,我們於是真心希望他能「更懂得一點教育」,不要憑著一股熱心跑到偏鄉去,只會重複傳統的教法,反倒更強化了制式教育的為害
By Stand Media 10 Mar, 2017
我知道有一所大學就有完全不同的做法。首先,早在接受中生之初,校內就有充分的辯論:總是有一些教授認為,有限的資源服務自己的學生都不夠了,為什麼還要提供給中生?後來大家形成共識,認為正是在「兩岸關係艱困」的現實下,爭取中國年輕一代做我們的朋友,甚或進一步體認民主的價值,是台灣的教育者,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特有的無可逃避的責任。這一點非常重要,更是後來各種「實務考量」的上游基礎;不然,乾脆拒收中生就沒事了,還考量個什麼?
By Stand Media 01 Mar, 2017

一位說:「立傳的目的,也許就是為了可以傳播。」我說:「沒錯,但這是在立傳之後,在那之前,這人的事蹟應該,或谷歌,或採訪,而已經傳來傳去了吧?不然要拿什麼來立傳?」,另一位說:「所以『傳(名詞)』從反面想,就不是創作,而是要根據既有的『傳(動詞)』。」我正高興得要說「對極了」,他們卻很憂慮地表示「我們這樣亂解釋,有沒有什麼根據?」

我說:「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知道,重要的是語詞的敏感度--搞那些引經據典的勾當,只會把學生教成笨瓜。」

By Stand Media 01 Feb, 2017
體制、結構、資源都是「物」,隨你怎麼切割、重組、變造,它都不會說話;但人是活的,要想改變他的思想意識和所作所為,比登天還難。這些年來的教改,從九年一貫課程到多元入學方案,以及現在的十二年國教,莫不都是因此而踢到大塊的鐵板:無論形式上怎麼改,他們總是在實質上把它扭回去。
By Stand Media 01 Jan, 2017
所謂肯定「人之為人」,是要能看出人的感情中的積極的力量:被灰姑娘的故事打動,代表著我們對於美好境遇的嚮往,即使那是建立在不平等權力的虛偽之上;反過來說,若不是有著這種嚮往,我們也就不會有追求改變的動力,那才會落入逆來順受的萬劫不復之中。「廢死」的朋友說,報復和仇恨之心其實是正義感的根源,應該也是這個意思。即使是在自然科學的領域裡,我們也得先要看出人的直觀的價值,並認真探索那直觀的來歷,以及它所產生的迷思,才能建構理論,從本質上去理解這個世界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