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小故事/基地故事

 森小故事/基地故事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1 Aug, 2017
回歸事情的本質,人到底為什麼要洗碗?洗了,才有乾淨的碗可以用。那先放著,等到下一次要用的時候再洗,難道不行嗎?這確實是許多小孩不想「立刻洗」的心情。放著除了不好看,除了可能滋生蚊蠅,還會有什麼問題?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8 Apr, 2017

我們想帶小杰練習寫字。他卻說想聊天。於是靈機一動,我們便說,「那麼來傳紙條聊天吧」。

這下孩子可也開心了。平常在學校可是禁止傳紙條的。於是來來回回,大人小孩「聊」了好幾張紙。

聊的過程裡,小杰不會寫的、會寫錯的、漏連接詞的、無法達意的,也都有機會慢慢檢視。而且因為想要聊下去,他有主動動機,成為想要掌握「字怎麼寫,別人才能讀懂」的主體。也因為他寫出來,我們也更了解他的學習狀況,以及還需要發展什麼。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8 Apr, 2017

我們聽小杰的學校同學說,在學校小杰是安靜許多的,跟在基地判若兩人。這倒有趣了。小杰在基地是分心且坐不住的,還主動找人玩(即使馬上發生衝突);但他在學校卻乖乖坐好,吃藥後連轉頭跟同學講話都大幅減少。我們大膽猜測,小杰在學校的乖,恐怕是種壓抑,無論是來自藥物或是其他。壓抑的結果是他內在的躁動更大,那股需要動的能量,無從發揮。來到基地,就大肆解放了。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8 Apr, 2017

不論是我們去跟他打招呼,還是別人欺負了他我們想瞭解事情的經過,簡翔只會點頭、搖頭,被逼急了,就用氣音說「我不知道」。這樣過了一陣子,有一天簡翔進門,我們如常跟他打招呼,他回了一聲「喵」,我們也「喵」回去--想說是不是這樣他就會講話,但其實沒有。不過,除了「喵」還多了「喵喵」,有時他還會把手指捲成貓爪的形狀在人的旁邊揮動,表示「你看看我」「我今天很高興」…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8 Apr, 2017

認識她的大人都不明白為什麼她需要去資源班?在學校的資源班裡,小玉的成績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上課反應好也學得快,但這些絲毫沒讓她對學習產生信心。因為讀資源班只能學很簡單的東西,老是被同學嘲笑,小玉也對自己沒信心,覺得自己就是笨。小玉明白她和資源班裡的人不一樣,雖然不喜歡被嘲笑,但待在資源班不需要與人競爭,讓她很安心。只是,待久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比人差,還是,只是因為沒有機會學習更多。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8 Apr, 2017
倫倫九點半在基地門口準備穿鞋回家時,忽然大喊,我的鞋墊不見了。我們不可置信的看著他,還要求倫倫把鞋子拿給我們查看,以確認他不是在開玩笑。倫倫的布鞋裡果然明顯少了鞋墊,而且看起來是被強力拔出來的…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8 Apr, 2017

拿起課本,小陽問的問題是:「你可以幫我看看我寫的是什麼嗎?」他寫了滿滿的筆記,但,字太亂又都擠在一起,即使在學校的課堂上特別記下了重點,來到基地想複習,連他自己也看不懂自己記了些什麼。

好吧!只要孩子想學,我們就有方法。幫他在紙上畫線,讓他寫在線上,字就不會寫著寫著歪掉了;幫他畫格子,練習字和字之間要有距離。這樣,像初學者一樣,從頭練起,慢慢的,字不再擠成一堆,開始看懂自己的字,課堂上抄下的筆記才派上用場。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8 Apr, 2017
牙醫師用騙的脅迫琪琪被打麻醉針,老師想要叫警察脅迫琪琪去看牙,阿嬤或罵或囉唆,逼迫琪琪去看牙,大家都是為了琪琪好,但沒有一個人願意理解琪琪內在真實的困難或擔心。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7 Apr, 2017
曾經有人問:小孩在學校上了一整天的課,都累了,為什麼基地不直接陪他們讀書寫功課、溫習或複習課業就好。這個問題,我們的確思考很久,但一看到孩子,我們就知道,一定得上課。
小班制,少則十多人,最多二十人(因為教室空間有限),十個孩子有十種不同的學習上的問題與困難,但共通點是:聽不懂學校老師上的課,不知道學校老師在講什麼。因此,一定要上課,而且要在課堂上帶大家細究一個觀念或想法,發現數學公式的由來與運用上的價值、嘗試猜想瞭解文法背後可能的原因。讓孩子們用自己質樸的能力,和這些遙不可及的知識學問產生關連,去除對上課的恐懼。然後,孩子才有機會瞭解與掌握那個知識。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