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特別企劃
By Stand Media 02 Oct, 2017
奕含以自身經驗證明殖民,首先是被強行佔有--這點是所有的讀者都能輕易感受到的。但是之後被迫愛殖民者以合理化自身在受殖下的壓迫。「妳喜歡老師,老師喜歡妳,我們沒有做不對的事情。」,「如果我先把自己丟棄了,那他就不能再丟棄一次。反正我們原來就說愛老師,妳愛的人要對妳做什麼都可以,不是嗎?老師說愛她,如果她也愛老師,那就是愛,做愛。…愛老師不難。」
By Stand Media 02 Oct, 2017

這是女性寫給女性看的小說,這是必須在你心中住著一位女性的靈魂看的小說。也順著當今教育議題十二年國教國語文課綱來思考,閱讀莊子的逍遙、蘇軾的曠達、韓愈的嚴謹、以及文天祥的忠誠,無論你相不相信這些語彙,但是女性思維為主體的課文幾乎不會出現在課本的古典語境中,甚至高中生們寫考卷都知道,連閨怨詩都是男人所寫的。潛移默化中,女性被教育理解「等待」是一種美德,也因此來到當代情境下房思琪可以在咖啡廳等待、在超商等待、也在秘密的小房間等待歸人。
By Stand Media 02 Oct, 2017

平路:「社會的氛圍讓每個小女孩 -譬如說 喜歡王子,而且是騎白馬來的。那個騎白馬本身代表了拯救的位置。其實你原本不需要被拯救,可是你卻以為把自己放在一個弱勢位置上,自苦的等待與盼望,這個叫愛情。」

「許多男性也誤解了,像是這位老師,本身的舉動非關所謂的『愛』,他可能會覺得,普渡眾生的感覺很好。他會覺得說我施予什麼,或是說我能夠覆蓋 好像領土一樣,我能夠在某個意義上降下恩惠,能夠決定你的命運,決定你是好學生、或決定你有沒有文學天份或什麼什麼的,這些其實是權力位置,這位老師可能誤認為,高高的決定位置就是在施予愛。」
By Stand Media 02 Oct, 2017

所謂的現況是由過去累積而成的,而正因現況不存在樂觀的餘裕,大人們才必須負起絕對的責任去努力改變。更具體來說,父母能做甚麼呢?以張萍處理的經驗而言,父母帶著孩子來到基金會申訴時大都已距離事發有一段時間,然而她還是會再跟孩子強調,清楚說明的這不是他的錯,藉此設下停損點。同時也告訴家長不能夠去質疑這件事情,他們也必須知道這不是孩子的錯。

By Stand Media 02 Oct, 2017

在張萍處理過的案件中,被害學生的年齡橫跨國小到高中,有人下體發炎潰爛、有人受不了壓力而自殘,然而在她的記憶中沒有一位學生主動向家長求助,甚至有許多人便默默忍受了侵犯長達兩三年。於是每一則性平案件之所以被揭露的原因,有時是經由內線輾轉流出、有些是旁人聽聞風聲後告訴家長、而有些則是直到學校開啟性平會並通知家長後,家長才發現自己的孩子出了大事…

…這毋寧是件難堪的事實--即便孩子受到了這樣嚴重的侵犯,他們也幾乎不會主動尋求父母的幫助。

By Stand Media 02 Aug, 2017

無論是幽微難明抑或粗暴猛烈,在申訴案處理過程中,我們都得花很多力氣去耙梳、去理解傷害的源頭,然後一直一直保持對人的信心。因為相信人,所以我們願意跟那些傷害過我們的人講道理,即便一再一再的失敗,那都不會是徒勞的,因為處理的過程中,孩子就在我們身邊,看著大人們如何如何的努力著。

於是,申訴案終究是對人的工作,追究那些傷害與過失當然是重要的也是有意義的,但還有一個重要的是,人如何在這過程中重新尋回自己的力量。

By Stand Media 02 Aug, 2017

孩子是事件中最主要的受害者,他的情緒與想法是絕對需要被重視的,他們也需要透過這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案件去理解:人可以拒絕被羞辱、人可以拒絕被體罰,人值得被好好對待,而即便是老師,犯了錯也必須對此反省、修補傷害。瞭解了最淺顯的正義後,孩子們就有機會進而去同理老師或者任何犯錯的人可能的困境,而能對公理或正義有更深刻的思考。

By Stand Media 02 Aug, 2017

「那是一個很可怕的片刻,就是我們沒有辦法去指認出『惡』,甚至還會把惡當成是好的。」蔚昀把電影劇情連結到一個很常見的怪異現象,「很多時候,比方說有個老師,他因為失控打小孩,有人把這件事情說出去,說了之後,就又會有一堆家長或學校同學跳出來說,他其實是一個好老師。我就覺得這是在演哪齣?為什麼會這樣子呢?」

蔚昀認為對孩子最重要的,也許是去指認出「惡」的存在,至少讓孩子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至少這樣子,你就不必為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抱著罪惡感。

By Stand Media 02 Aug, 2017
有時候我們擔心自己是不是反應過大,會不會是無理取鬧的恐龍家長。但回歸源頭:我們送孩子進入學校,是希望他能在知識上有所成長,功利一點的說,考個好成績、念個好學校,也許以後有足夠的資本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如果從這個標準來檢視孩子的狀態,其實可以很輕易分辨,這樣子的苦難是成長必經的困難、抑或是惡徒在折煞沒有反擊之力的孩童。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