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現場

 教學現場
By Stand Media 15 Jan, 2018

當我們要放置規範孩子行為的那一把尺時,必須先看到孩子的「能力」到底在那裡。不要害怕自己評估錯誤:誤判一定會有,期待和認識錯誤也一定會有。這些都無妨,做大人的只要能隨時提醒自己並且回想和小孩的對話,隨時進行修正,瞭解自己可能哪裡不夠理解小孩的行為並且要求其他專業的協助,這樣就能漸漸的瞭解到在自由與縱容之間,自己那把規範小孩行為的尺到底是擺放在哪裡。
By Stand Media 27 Dec, 2017

…很可能,提問者是引誘或性侵的受害人;明明受害,卻把對方的死亡擺在自己的傷害之前,不知被這疑惑與秘密困住多久?自己需被關心協助的部分不知壓到哪一層去了?

孩子可能試探性的問,或說一件別人的事,我們要保有可「進」可「待」的可能,願意進一步跟我們說,或醞釀一段時間後再說,或往後遇到其他疑慮都會回來找我們。
By Stand Media 28 Nov, 2017
我談起台灣早期,一上國中,所有的女生都剪「西瓜皮」,所有男生都剪「小平頭」。一邊說一邊比劃著耳上一公分,和頭上 0.5 公分。問孩子們,覺得這樣好不好啊?
小傢伙們馬上猛搖頭:「不好!」
「為什麼?」
「因為有的人不想剪。」
「但只要大家都剪,你的頭髮像我的頭髮,看起來一樣、很像是好朋友呀!」我故意說。
孩子們還是猛搖頭,覺得不好。
請孩子再回頭想第一個問題:「為什麼學校的布條上寫『差異是珍寶』」?
By Stand Media 27 Nov, 2017
食安問題越來越被看重的現在,我們不能只是禁止小孩吃,得要有充分的機會讓他們認識什麼是吃的安全!那何不舉辦個和食物與食品有關的營隊呢?就這樣,「食旅大冒險」這個主題在今年寒假誕生了,我決定讓孩子有機會可以完整的認識週遭和食物有關的一切,讓他們有機會為自己選擇要吃什麼、怎麼吃!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08 Nov, 2017
人們談到睪丸、乳房、陰道…常是講「那個那個」,無法直說,或轉個彎把陰莖說成小鳥、把乳房說成胸部,無法像手、鼻子、眼睛一樣說出口。原因應該是伴隨成長過程而來的曖昧與隔離吧!讓我們自然地說出來,那就是性教育的自我教育與陪伴孩子最好的態度。
By Stand Media 07 Nov, 2017
「這樣不行啦,妳接下來的工作重點之一必須是教會老師們什麼是『中介學習』教學法(Mediated Learning)。我看到你們在吃飯時,老師對於等不及的小孩只會要求他們有耐心不要亂叫,這樣是不行的。對話沒有同理和引導,小孩怎麼學習?」教授跟我這樣說。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