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現場

 教學現場
By Stand Media 20 Oct, 2017

課文裡有一小部分傳達了爺爺奶奶對小樹的疼惜,剩下的四分之三以上篇幅,則藉著小樹的眼睛和奶奶的歌謠,述說大自然裡萬物有靈,足以撫慰人類的心,提供支持力量,這也正是一般人對原住民族的浪漫情懷。我請孩子們揣想教科書編輯的苦心,為什麼他們認為要刪掉一些「不浪漫」、暗藏衝突的段落?

「怕小孩學排擠」、「會對白人印象不好」…,孩子們提出各種可能。

待孩子們說完,我補充自己的猜想:社會上多數人認為孩子的心是「一張白紙」,要給予孩子們正向的、美好的東西。這是為什麼一般教科書裡通常只教孩子「正面的」事情。這類想法的背後,把人心看得太「扁平」了。

By Stand Media 13 Oct, 2017
她只要一進入「哭泣模式」,就很難安撫下來,等到她適應了,開始玩了,我們卻又要換地方了,所以她又開始哭。最困難的是飯後清洗、換衣服、尿布的時間;她會從被大人抱起之前就開始哭,一路哭到我們幫她換完衣服。她的哭聲很大,我們都很擔心室外的人聽到以為我們在虐嬰…
By Stand Media 12 Sep, 2017
從動物園回來隔天,孩子們熱烈談論動物園裡的見聞。

談到動物們被對待的情形,孩子們發現—動物們並不快樂。當孩子們越理解動物的習性與生長的環境,就越明白在動物園裡看不到牠們原本的樣子。有一年級的小孩說,動物園裡的動物雖然過的不好,但至少有人餵東西給牠們吃,讓牠們不會餓死,如果動物園沒了,這些動物會更可憐…

By Stand Media 08 Sep, 2017
就這麼慢慢地把整首英文詩推演討論完畢。最後,要進入重要的國語教學了。我發下兩個版本的中譯詩,都來自網路上的翻譯。請孩子們比較斟酌,A、B兩個譯本,哪個比較好?即使是英文詩,我們還是可以鍛鍊「國語」。
By Stand Media 08 Sep, 2017

我體會的蘇軾,和課文裡的這位,好像不是同一個人。印象中,他是個能哭能笑、能吃能喝、能批能判的漢子。不論新黨舊黨當朝,他永遠被掌權者討厭,幾乎終身被「完封」--貶謫!

孩子們第一次和蘇軾邂逅,要在哪一首詩?在腦海裡反覆斟酌後,我幫忙孩子們跟蘇軾相約,在〈定風波〉。
By Stand Media 07 Sep, 2017
有一年,森小在學期末開了一場「台灣文學研討會」邀請校內老師、爸媽們都來聽。孩子們是這樣報告他們研究了一學期的文學作品...
By Stand Media 06 Sep, 2017

我跟孩子們解釋:「將來寫作業時,老師可能會評分。有的老師會寫上分數,有的老師可能會寫:甲上星星、甲上、甲、乙。」大家都可以猜出「甲上星星」代表最好。

我問:「如果你想要得到甲上星星,得花多少寫作業時間,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會不會太久?」孩子們有的拼命搖頭說太久太久,有的說沒問題。

我又問:「如果你有更想做的事情想安排,比如說:畫畫、踢足球、玩桌遊。只想要用十分鐘寫功課,但得到乙,那這樣OK嗎?」
By Stand Media 21 Aug, 2017
回歸事情的本質,人到底為什麼要洗碗?洗了,才有乾淨的碗可以用。那先放著,等到下一次要用的時候再洗,難道不行嗎?這確實是許多小孩不想「立刻洗」的心情。放著除了不好看,除了可能滋生蚊蠅,還會有什麼問題?
By Stand Media 18 Aug, 2017
許多大人常常會嚇小孩:浪費食物會被雷公劈、晚上不睡覺會被虎姑婆咬小指頭、到水邊去玩會有水鬼…。通常要小孩聽話,最容易的方式就是讓他害怕。這也是自古以來所有極權統治者慣用的手法,利用巫術、禁忌、神話,他就可以當王。久而久之,聽者也習慣讓出了自己的主權。針對這一點,我的建議是,大人永遠都應該提供小孩真相,為什麼到水邊玩不能落單,是因為真實存在的危險,而不是唬弄他。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