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申訴案現場

 重返申訴案現場
By Stand Media 04 Aug, 2017

漠視或否認「大象」的存在,或許可保住自己與別人的面子,讓既有群體的秩序得以維繫下去。如果L校長、S校長及Y主任是各自忽略了大象,倒還說得過去,問題是,他們不是分別目睹大象,而是集體忽略大象的存在。當一個團體不願談論禁忌的話題,經常會讓每個人臣服於這種壓力,說服自己不可能、沒這回事,否認事實的文在,遂讓沉默成為罪行的幫兇。
By Stand Media 04 Aug, 2017

校園性侵案沒有國賠前例可循,台中○○國小的性侵亦尚未定讞,未來會怎麼發展,張萍也沒有把握。她拍拍媽媽的肩膀,說,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就繼續加油吧!蕭逸民順道追問縣府法制科的代表,其它三家的賠償金呢?四月底期限就要到了,是否會依法支付?對方搖搖頭,表示並不樂觀。

果然,四月三十日,縣政府未依法給付。這也是自一九八○年國家賠償法施行以來,政府拖欠款項拒不付錢的首例。
By Stand Media 04 Aug, 2017
兩年前愛林剛進入田徑隊,負責訓練的田老師以「跑那麼久,腿一定很酸,老師幫妳按摩」為由,趁機觸摸愛林的肢體。日後他「按摩」的範圍越來越廣,延伸至大腿及大腿內側,愛林覺得不舒服,卻畏於老師的權威不敢拒絕,只能拼命閃躲。大家都知道,身強體壯、一派威嚴的田老師罵起人來有多兇,沒有人敢不聽他的話…
By Stand Media 17 Mar, 2017
…陳校長聽到這裡瞪大眼睛,開始吐苦水說,你們人本只看到老師犯罪的事實,我們看到的卻是教學認真、有多年情誼的同事,還有他可憐的家人,這是人性的掙扎啊!這不是包庇,是以前的人沒處理好,現在的人必須概括承受…
By Stand Media 14 Feb, 2017

他多次性侵自己學生,光是人本南部辦公室經手的個案就有三件,其它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受害。東窗事發之後,他被迫離開教育界,默默改了名字,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By Stand Media 27 Jul, 2016
主任的說詞,是將完全由學校單方決定、程序不公開透明的校規,與由立法院制定並且受有嚴格規範的刑法相提並論;並且,也完全沒有提及孩子的改變,以及學校後續能提供的協助。在他們心中,學校尊嚴是如此不可侵犯,遠高於孩子知錯能改的勇氣。於是,我們陪同並且參與申訴評議會議。
By Stand Media 04 Dec, 2015
顯然,焦慮凌駕了一切,當私校不斷宣傳,我們「確保入學」,這種能「確保」的安心,麻痺了家長的理性,忘了去年才有一群人被騙!而家長的焦慮,有相當的原因來自媒體及國中教育現場的不斷恐嚇,「高分低就」、「高分低就」……,為了怕有不慎的閃失,不如求個安穩,而私校看準這點,不斷勤跑國中校園祭出各種優厚條件招生,甚至是像這所被申訴的高中一樣,為了搶人提前卡位,學都還沒入,錢就已經收了……
By Stand Media 09 Nov, 2015
「長征是一場向內(心靈)的旅程,它所需的勇氣不遜於向外(探索未知世界)的旅程,可能更多。長征意指這趟旅程相當的長:不是到街角買個牛奶般的路程,而是需要堅強的性格、好奇心、冒險意識,以及願意堅持下去的意志。」—取自《哭泣的小王子》書序
By Stand Media 07 Oct, 2015
阿文就讀國中一年級,每天課後都要去新北市智文補習班。在那裡,周老師會因為作業沒寫、沒達到要求就打他。他把這些事情告訴鄰居後,鄰居建議他向人本求助,因此他趁著放學後的空檔,打電話給我們……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