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罰寫寫不完,家長可以怎麼想?

  • By Stand Media
  • 09 Dec, 2015
文︱馮喬蘭   攝影︱Francoise
好像禁止體罰之後,罰寫就猛然多了起來(另一個就是罰站),如果沒寫完,或又抄錯,通常就繼續加罰寫,很像環保局取締污染,沒改善,就加重處罰;只是,咱們的小孩,是在受教育,而不是……。老師更不是環保局,只負責取締,而總應該還是個要啟發孩子、協助孩子「學會」的教育工作者。
一個媽媽打電話來。聽起來,應該是個老實人吧。怎說呢,媽媽要說老師的不好前,總是要先說:「其實我也不是真得覺得他完全不對啦,不過,就是有點過分了啦…」

原來,小六的孩子因為忘了帶國語課本,而被老師罰寫國語第四、五、六課課文各一遍,外加成語解釋五十五遍。小孩從傍晚六點四十五分,寫到凌晨四點五十分。

「我就越陪越氣,可是我也不敢叫我小孩不要寫,到了十二點,我就去拍照,把小孩寫字和電視新聞一起拍,一小時拍一次。」說起來,媽媽也挺有點「慧根」,可以用這種方法證明小孩半夜還在寫,一直在寫。然而,她是忍著心疼,也不敢叫小孩別寫了的,萬一,隔天去學校,因為這樣又被罰寫了呢?要是循環下去,有十幾個新聞台也不夠用。

媽媽這種「深層的遠慮」我們完全可以體會。這幾年來,有好多家長向我們申訴罰寫問題。因為考試沒考好罰抄一百遍考卷;因為沒帶課本罰抄課文;因為上課講話罰抄弟子規…還有高中家長也來申訴呢,他們遇到的狀況是,考試不到老師訂的成績標準,就要抄寫答錯的題目,而標準多少呢?八十分。

好像禁止體罰之後,罰寫就猛然多了起來(另一個就是罰站),如果沒寫完,或又抄錯,通常就繼續加罰寫,很像環保局取締污染,沒改善,就加重處罰;只是,咱們的小孩,是在受教育,而不是…。老師更不是環保局,只負責取締,而總應該還是個要啟發孩子、協助孩子「學會」的教育工作者。

這位媽媽到了凌晨兩點,終於忍不住,一火之下,打手機給老師,老師沒接。又過了一小時,凌晨三點,小孩還在寫,媽媽又撥手機給老師,這回通了,聽到老師睡意濃烈地喂了一聲,媽媽說:「老師啊,我的小孩還在寫被罰的功課,啊現在三點了,還沒寫完,這樣還要繼續寫嗎?」電話那頭說:要。於是孩子寫到凌晨四點五十分。

既然孩子也罰寫完了,那麼媽媽為什麼還要打電話給我們呢?「她跟我說要耶,都半夜三點了,她還說要繼續寫耶,當老師的怎麼會這樣?就一直罰寫,什麼都罰寫,都我的小孩在寫,那他在幹嘛?」所以,媽媽很想去和老師談一談,可不可以不要罰寫那麼多?但又擔心談不好,畢竟沒帶課本的是自己孩子。

對於要和老師溝通罰寫,我們知道會有點難度。因為沒有任何法律規定怎樣的罰寫算是越線。事實上,我們也不贊成教育上的事情什麼都訂得那樣細,尤其關係到,師生互動、班級經營、教學方法等,與教師教學自主權相關的事項。所以,與體罰、輔導課、能力分班這一類法律明定者不同,我們很難直接用法條跟老師談「依法行事」,於是,就得要談「教育」。

到底這樣罰寫,有沒有教育上的意義?是老師盡責,還是老師逃避責任?寫一遍與寫三、五遍,有何差別?抄考卷與抄課文對於心智有何意義?罰寫沒寫完,還要加重處罰,到底是讓孩子覺得「又被罰了」,拼命完成「老師的要求」,還是可以幫助小孩學會負責?如果是要談教育,就得有細緻的思考,如果只是想要制裁小孩,那麼,凌晨三點,也會叫小孩繼續寫。

我們試著和媽媽討論,罰寫有無教育意義?譬如,沒帶課本到底與罰抄課文有何關係?教小孩發展記住帶課本的方法,和讓小孩害怕罰抄而害怕沒帶課本(通常罰的效果是,一定會讓人「害怕」沒帶,但不一定會讓人「記住」要帶),哪一個比較是教育?沒帶課本有種種可能與理由,知道了深層原因,才能真正處理。譬如,如果有小孩是因為對讀書失去樂趣,潛意識裡不想上學,於是沒帶課本出門,那麼,再罰寫,就是繼續讓他不想上學。

不管是因為考不好而罰寫、不守秩序而罰寫等,也都可以套用以上的提問討論,仔細研究—意義何在,教育何來。 後來媽媽也試著去和老師溝通了,她想︰「至少以後不要讓小孩寫到凌晨四點。」我們問媽媽溝通結果,媽媽頓了一下,「也都還好,可是後來老師問我,不罰寫那要罰什麼?我就不知道怎麼和他講了。」媽媽當然不知道怎樣講,這個老師該去問的對象,是他的老師,也就是老師的老師:師資培育機構的教授們,到底不罰寫,可以做些什麼?
馮喬蘭/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作為一個專業的法律人,羅秉成深明一個錯誤的判決會對他人的人生壓上多麼巨大的重量,他說:「我的理念很簡單,我做一個法律人,不能冤枉人這件事情是沒有商量餘地,就不能冤枉人,就這樣。所以我認為法官最大的天職就是不能冤枉人,而不是把壞人關到牢裡去,那是次要的。他最重要就是不能冤枉人,他要避免把無辜的人關到牢裡去,這是法官最重要最重要的一層。你不能只期待法官這樣做啊,你要幫忙法官不要犯這種錯,所以才會有律師檢察官這種制度、這種對立、這種程序的透明公開,辯論,詰問。」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