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叫他先打我……

  • By Stand Media
  • 27 Nov, 2015
文︱閔柏陵   攝影︱編輯部
這時,我們身邊開始有其他孩子圍觀,有的孩子開始說:「瘋子,瘋子…」,子洋因此更加不能冷靜,開始哭鬧、大叫、大跳。我們趕緊把子洋抱到一旁的草地上,讓他離開那個讓他緊張的環境。

在草地上,我放鬆了手,但子洋依舊要往外衝,我一邊擋著子洋一邊說:「我不能讓你去打他。」子洋大聲罵我:「那他為什麼就可以打我?」「他打你是他不對!」「那我為什麼就不能打他?」
那年暑假,人本森林育築巢營,發生了這麼一件事。

那天晚上,孩子都在吃宵夜,我坐在遠遠的圍牆上,看著所有的孩子的活動。突然,有兩個孩子在大家活動的鐵皮屋下追打,其中一個,突然搬起摺疊的座椅,往另一個小男生丟過去,一邊嘶聲力竭的大喊著:「你幹嘛打我!」

「吭噹!」一聲,那椅子摔在地上,我趕快衝過去制止丟椅子的孩子,但不一會兒,他又拿起另一張椅子摔出去,嘴裡依舊大喊著:「你幹嘛打我!」

我趕緊先把這個生氣得不得了的孩子抱住,其他營隊的活動員也飛快地前來幫忙,安撫著另一個孩子。

丟椅子的孩子叫做子洋(化名),我抱著子洋,想跟他說說話,但是他一直想要衝過去打另一個孩子,嘴裡也一邊大喊:「我要打他,誰叫他先打我的,誰叫他先打我三下,我又沒有怎麼樣…」

這時,我們身邊開始有其他孩子圍觀,有的孩子開始說:「瘋子,瘋子…」,子洋因此更加不能冷靜,開始哭鬧、大叫、大跳。我們趕緊把子洋抱到一旁的草地上,讓他離開那個讓他緊張的環境。

在草地上,我放鬆了手,但子洋依舊要往外衝,我一邊擋著子洋一邊說:「我不能讓你去打他。」子洋大聲罵我:「那他為什麼就可以打我?」「他打你是他不對!」「那我為什麼就不能打他?」

「因為,人不能打人!」我故意慢慢地說,讓子洋聽得更清楚,一時間,子洋突然不衝了,但是,卻哭得好大聲,像是新聽到了一個說法,卻不知道如何反應一般地大哭。我一邊看著子洋,一邊又不敢鬆懈,果然,才一會兒,子洋又開始往外衝。

子洋還是那句話:「是他先打人家三下的!」我也還是那句話:「他打你是他不對。」

「那我為什麼就不能打他?」「因為,人不能打人」這樣一來一回了好幾回,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子洋開始會說其他不同的話了,他說:「他打我,我又不能打他,我該怎麼辦?嗚…」

挖!有進步!我接著問:「你有跟他說你不喜歡他打你嗎?」

「有啊!」

「那他說什麼?」

子洋楞了一下說:「他就還是一直打我阿!」

哈!其實,我猜子洋根本就沒有跟另一個孩子說,或他的語氣、他的說法,也應該不是像我這樣溫柔,所以我接著說:「那…我們再去跟他說一次嘛!好不好?」

子洋點點頭,但是他當時已經滿臉淚水了,所以我跟他說:「我請大姊姊先帶你去洗臉,洗乾淨了我們再去找他談好不好?」子洋點頭,就跟大姊姊去洗臉了。

趁這個空檔,我過去找威傑(化名),就是跟子洋起衝突的孩子,聽他說說他跟子洋起衝突的原因,威傑的說法跟子洋不一樣,他說,「子洋每天都會一直打我,我都一直忍他,我從來都沒有跟他動手過,一直到剛剛他又動手打我,我終於忍不住了才打了他…」

聽到這兒,我試著跟威傑說:等等子洋會來跟你談,你願意跟他說你的不舒服嗎?威傑說:「好阿!」接著子洋就來了。

威傑先說:「你每天是不是都會打我,我有打你嗎?」子洋一副很委屈的樣子說:「有阿!你剛剛就打我了」

「那是因為你每天都打我阿!我一直忍你,我今天才第一次打你阿!」

「我哪有!我沒有每天都打你阿!」

「ㄏㄡˋ,你打我你都不記得!」

「有嗎?」

「有阿!你昨天在寢室跟我玩不就打我嗎?」

「那是因為在玩阿!那不算啊!」

「你都玩一玩就打我啊!難道都不算嗎?」

小孩談到這邊,我看孩子一來一往還找不到討論的要點,就先請他們停一下,說:「我擔心你們這樣討論下去不會有結果,不過我剛剛聽到的是,你們彼此都對於被對方打感到很不舒服?」兩個人都點點頭。

我接著說:「不然這樣好不好,我提兩個解決辦法給你們,你們自己看看要不要接受。一個是:等一下開始,你們兩個都不要再跟對方講任何一句話,這樣就不會講一講就打對方了!另一個是,你們在跟對方講話或玩的時候都小心一點,盡量不要用打的…」

威傑接著說:「可是,他跟我玩躲避球就會忘記,就會打我阿!」

子洋搶著說:「我哪有,我們在玩阿!」

我看到威傑一副「你每次打我你都不覺得有打我」的理直氣壯樣子,心裡一直不斷的OS:怎麼會這樣的突兀,我接著說:「那不然怎麼辦呢?」

威傑說:「反正只剩最後一天了,我不要再跟他講話了。」

我轉頭問子洋:「威傑現在還是很生氣,你同意他的選擇嗎?」

子洋點點頭,一下子又說:「可是我想跟他打躲避球阿!」

我跟威傑說:「子洋想繼續跟你打球耶,你要不要再考慮看看?」

威傑把身體轉過去,不看我跟子洋。我又問子洋

「怎麼辦,威傑還是很生氣耶?」

「可是我想跟他打躲避球!」

我跟威傑說:「怎麼辦咧?」

威傑說:「隨便啦!」

「子洋說啦!他想跟你打球耶!你願意嗎?」

「好啦!好啦!」

接著兩個孩子就一前一後的走回寢室了。隔天早上,我看到兩個孩子開心地一起玩!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