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ADHD就該吃藥?讓你這麼想的人是誰?(下)

  • By Stand Media
  • 14 Oct, 2015
文︱留佩萱   攝影︱編輯部
「教歷史,必須是論證。就是要教人思考得更深刻、更細膩、更有邏輯性。」張元頓了一下,又說:「這麼一來,政治的教條就被破解了,因為它的不足,很快會被發現。只灌給學生政治教條,不是在教歷史。」

媒體推用藥,根據竟是藥廠出資的研究

網路上流傳著一句話,據傳是馬克吐溫說的:「如果你沒有讀報紙,你會變得很無知。如果你讀了報紙,你會被誤導。」這句話說明了媒體報導新聞的偏頗性;在ADHD的報導上,似乎真是如此。

二○○七年,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一篇報導標題寫著〈ADHD藥物可以幫助孩童成績進步〉(ADHD Drugs Help Boost Children’s Grades)。然而,六年後,美國《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刊登了另外一篇報導〈ADHD藥物並不會幫助孩童成績進步〉(ADHD Drugs Don't Boost Kids' Grades)。僅僅六年卻有這麼大的差異,到底發生什麼事?

《華盛頓郵報》報導藥物有用的內容是根據由William Barbaresi醫師團隊所做的研究,此研究追蹤了三百七十位ADHD孩童,比較有服用興奮劑藥物和沒有服用的孩童的學業表現,結果顯示:興奮劑藥物能夠幫助孩童在閱讀上有比較好的成就、能夠減少孩童缺席率、也能夠減少重讀的機會。

根據這份研究,《華盛頓郵報》報導上建議患有ADHD的孩童應該要長期服用藥物,甚至引用了Barbaresi醫師說的話:「每一個患有ADHD的孩童都應該要考慮服用藥物。」(註七)。從這篇研究看來,醫界在ADHD的治療上有了很大的進展與希望,但,這篇研究真的完全正確嗎?

當一份研究告訴大家「每一個ADHD孩童都應該要考慮服用藥物」時,我們不禁要懷疑,是誰出錢做這份研究的?

不意外的,這份研究部分經費正是來自製作ADHD藥物專司達長效錠(Concerta)的嬌生藥廠(Johnson&Johnson)。

Barbaresi醫生的這份研究在後來被指出有多項缺失;譬如,上述《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就從另一份追蹤了五百七十九位患有ADHD孩童的研究指出(此研究由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資助),有服藥的孩童僅在第一年學業表現比沒有服藥的好,而三年後和八年後的追蹤則顯示兩者的在校表現並沒有明顯差別(註八)。對於此研究結果,精神科醫師Daniel Carlat更是認為,在此研究中服用藥物的孩童表現較好是因為受到醫生比較仔細的看診和提供家長更詳盡的ADHD教育,並不一定是因為藥物效用。

雖然《華盛頓郵報》報導引用的研究有許多瑕疵,但一般民眾、醫生、學校專業人員從報紙新聞上的得到的印象-ADHD藥物可以幫助孩童、患有ADHD孩童應該要服用藥物-早已影響了數以萬計的孩童,從二○○七年後診斷為ADHD的孩童數量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多醫生相信用藥就是唯一並且最適當的治療方式。

有ADHD就該吃藥,是不是製造出來的迷思呢?

在台灣,利用藥物治療ADHD也是現在最普遍的方式;搜尋「ADHD治療」,出現的網站都是談論藥物的使用,醫院的網站上寫著「藥物是首選的治療」、「數百個國際知名研究和台灣的研究明顯證明藥物的治療是最有效和基本的治療方式」,甚至提到「其他在坊間流行的另類治療,像飲食、健康食品、草藥、感覺統合、杜耳訓練等等並沒有任何醫學證據證明是有效的」。至於在藥物副作用方面,有些網站沒有提到副作用,另一些網站寫著「這兩大類的藥物各有其優點,在治療效果方面都不錯,是安全且副作用少的藥物」,完全沒有提到利他能是高成癮性的藥物,也沒有提到其他非藥物治療。

若台灣的老師與家長吸收到的資訊都是「藥物治療很有效」、「不趕緊治療會耽誤孩子的一生」,當然會認為藥物治療是唯一且最好的方式。但在美國,一些知名醫師的推廣和研究都是有疑慮的--Dodson醫生推廣ADHD用藥的演講拿了藥廠的演講費、Biderman醫生的研究拿了藥廠的鉅額研究經費、Barbaresi醫師的研究成果也被其他研究認為有誤…那我們是不是至少要對藥物的成效抱持著懷疑的態度,是不是藥廠為了要賺錢而製造出來的用藥迷思?

重新看待ADHD

當孩童與青少年出現容易分心、無法專注等症狀時,原因不一定是我們所以為的ADHD。有時候可能是因為心理的焦慮與恐懼、或是因應家庭和社會環境的改變與混亂所產生的行為。更有時候,孩童展現出ADHD症狀行為是因為有視力問題、聽力問題、睡眠不足、或是有學習障礙需要協助。了解孩童行為背後的原因,才能有效的幫助孩童。

曾經看過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每一個藥物帶來的效用,都可以有其他自然的療法帶來同樣的效果。」兒童出現分心、衝動、過動行為背後的原因可能有很多,大人們願不願意去了解行為背後的原因,還是只願意將他們都歸類為ADHD然後輕率用藥?這篇文章並不是要全盤否定藥物的效用,我也相信有某些較極端的案例可能需要藥物的協助。但是不是有更多的孩子其實可以不用吃藥?使用自然療法︱接受心理治療、飲食調整、運動、改變親子管教方式、調整教室環境與教學︱這些方式雖然需要比較久的時間才能看見療效,但是我們可以讓孩子免於受到藥物的負作用、讓孩子免於因為吃藥喪失創造力與活力;更重要的是,讓孩子能更用自己的方式與自己相處。
留佩萱/美國賓州州立大學諮商教育博士生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