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ADHD就該吃藥?讓你這麼想的人是誰?(上)

  • By Stand Media
  • 13 Oct, 2015
文︱留佩萱   攝影︱編輯部
然而,二○○八年的調查顯示Biderman醫師的此研究違反了哈佛大學利益衝突原則,Biderman醫生甚至隱瞞了由藥廠提供的一百六十萬美元研究經費。雖然Biderman醫師在二○一一年時公開向哈佛大學道歉並且也接受了哈佛大學的懲處,但他的研究成果︱興奮劑藥物能夠幫助ADHD兒童︱早已經在一般大眾、甚至醫師們的心中根深蒂固。
七歲的亞當(化名)在學校被老師認為患有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以下簡稱ADHD);老師說,亞當上課時會不斷的和同學說話、分心、無法記住作業、不斷動來動去。當亞當被父母帶去看醫生時,醫生說,亞當的症狀數量符合ADHD的標準,可以被診斷為ADHD。於是醫生開了常見的ADHD藥物Adderall給亞當。

這是美國一位兒童與家庭諮商師Marilyn Wedge在她的新書所提到的一個案例。在美國ADHD就像流行病一樣在兒童與青少年間傳開,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資料顯示,在二○○三年時,美國四到十七歲的兒童與青少年有七.八%被診斷為患有ADHD,到了二○一一年,則增加到了十一%。孩童被診斷為ADHD後,由醫生開藥,這似乎是目前家長與老師認為最普遍的「治療方式」。醫生最常開立的藥物包括利他能(Ritalin)、Adderall、或是專思達長效錠(Concerta),這些興奮劑藥物也被用來治療成人肥胖與輕度憂鬱症問題。

不吃藥,還能怎麼辦?

給孩子吃藥會有副作用嗎?不吃藥,還有什麼樣的治療方式呢?這是父母的疑惑和顧慮,案例中亞當的父母也有這樣的困惑。但是,當亞當的父母拿到醫生開立的Adderall處方時並不是立刻到藥局領藥,而是找了心理諮商師Wedge討論。

Wedge與亞當父母一起規劃治療方案,包括給亞當增加肢體活動量(加入球隊、周末時全家一起去騎腳踏車和爬山)、改變飲食(減少糖、麩質、與人工色素的攝取)、以及建立固定的作息表,讓亞當每天放學後有固定的時間玩樂與寫作業。

此外,Wedge也協助父母與老師討論課堂上的改變--老師將亞當的位置換到比較不容易被分心的地方、讓亞當每天負責照顧教室內的盆栽與擦黑板(藉此有更多機會可以走動)、花更多時間幫助亞當了解作業內容。在家庭與學校一起改變之下,幾個月後,亞當的ADHD狀改善了很多,亞當的父母也很慶幸當初沒有直接讓亞當吃藥。

可惜的是,並不是每一位家長都像亞當的父母一樣能夠質疑藥物的作用並且尋求其他非藥物治療方案。大多數的父母與老師都相信藥物是治療ADHD最佳的方式,忽略了興奮劑藥物所產生的負面影響,包括失眠、食慾降低、心血管問題。但到底,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認為藥物是治療ADHD的最佳辦法?

宣傳ADHD用藥的醫師,有人拿了藥廠的錢……

ADHD藥物的普遍,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許多醫師的宣傳與推廣,精神科醫師William Dodson就是其中一位。

二○○二年,Dodson醫師在一場演講中對在場七十多位醫生宣傳用藥的好處,並且鼓勵醫生告訴家長與老師:「ADHD是會跟著孩童一輩子的病,興奮劑藥物對於治療ADHD有療效,兒童需要一輩子服用興奮劑藥物。」

然而,二○一三年,美國《紐約時報》記者Alan Schwarz在一篇報導中指出Dodson醫生當時演講內容是有疑慮的,除此之外,Dodson醫生在演講時也完全沒提到利他能和Adderall是被美國緝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簡稱DEA)列管的第二級藥物(Schedule II drug,和古柯鹼、嗎啡同一個等級),有高度上癮性。不僅如此,Dodson醫生在演講中也宣稱藥物的副作用很低,刻意忽略藥物會造成失眠、食慾降低、體重降低、心血管疾病等問題。Schwarz還指出,Dodson醫師在二○○二年的那場演講收了Shire藥廠兩千塊美金的演講費用,那正是Adderall的製造廠;而在二○一○到二○一一年間,Dodson醫師總共收了四萬五千美金來自各藥廠的演講費。

Dodson醫師演講中提到了一個研究來證明藥物的好處,此研究來自哈佛大學兒童精神科醫師Joseph Biederman,研究結果顯示興奮劑藥物可以有效治療ADHD孩童。Biederman醫生更曾在《紐約時報》上說,「全國有十%的兒童可以藉由利他能獲得幫助」。

然而,二○○八年的調查顯示Biderman醫師的此研究違反了哈佛大學利益衝突原則,Biderman醫生甚至隱瞞了由藥廠提供的一百六十萬美元研究經費。雖然Biderman醫師在二○一一年時公開向哈佛大學道歉並且也接受了哈佛大學的懲處,但他的研究成果︱興奮劑藥物能夠幫助ADHD兒童︱早已經在一般大眾、甚至醫師們的心中根深蒂固。

除了醫師宣傳興奮劑藥物對ADHD兒童有益外,藥廠也開始印製ADHD手冊發送到學校。家長藉由「具教育專業」的學校這個管道拿到手冊,更認為手冊內容是專業有信服力的。ADHD手冊中宣傳:利他能並不會讓孩童藥物成癮、能夠讓小孩在學校表現更好、能讓小孩變得更「正常」,完全沒有提到副作用以及--利他能和古柯鹼等毒品列管在同一個等級。

許多家長只注意到手冊上醫師所提供的內容,並沒有注意手冊的角落印製著微小的藥廠商標,當然,就是製作ADHD藥物的廠商。
留佩萱/美國賓州州立大學諮商教育博士生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