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藥,是因為「老師反應,有需要…」《無法自由飛翔的風箏》紀錄片幕後故事(下)

  • By Stand Media
  • 10 Oct, 2015
文︱曾慶怡   攝影︱編輯部
儘管吃藥,皓瀠的求學歷程仍是跌跌撞撞,可以寫成一齣八點檔。小時候問題是衝撞同學、功課寫不完,「新接觸她的老師會認為她搗蛋,因為看起來聰明伶俐,嘴巴也反應快、不饒人,為何功課總是寫一半?覺得她故意。」長大是無法應付考試,例如英文測驗要畫答案卡,但就是無法瞄準格子畫不到,「老師覺得很奇怪,英文程度不差,但考不出來,但用口頭問,卻可以答的很好。」
緣起:由於在醫界觀察到過動兒過度診斷、過度用藥問題,長期關心過動兒的高雄市傳家家庭診所李佳燕醫師寫信給兒童局,希望政府單位能關注這些現象。後來,她參與的「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決定提起拍攝「過動兒」生命故事紀錄片的企劃,主要是想藉由講座,以及影片的傳播,擴大公共討論與影響力。這部短片大約十二分鐘,拍攝過程一波三折--連兒童局都已併入衛福部不復存在…幸而,影片仍然完成,並於近日首映。

我們採訪了主角封皓瀠的媽媽,請她說說陪伴皓瀠多年的心路歷程,以及紀錄片礙於片長而無法收錄的故事細節,與讀者分享如下:

吃藥就能寫完功課,但也增加身體負擔

「皓瀠有次寫作業寫到半夜一點,因為她手眼不協調,速度慢,那天我把桌子一收,跟她說,不要寫了,睡覺比較重要。」對封媽媽而言,功課寫不完不是問題,雖然一開始她很擔心,怕皓瀠學不會,但後來她發現,皓瀠只是學的慢,據她觀察,大約是慢八個月,明白這件事後,她就放心了,因為她知道皓瀠會,以後生活有能力,「所以作業寫不完被反映,表面上我也是跟老師說我回去會逼她。」但是對於先生的意見,她無法阻擋。

「我還記得她第一次吃藥,她喊我,伸個懶腰說,媽我功課寫完了耶。這是第一次,當天功課當天寫完。皓瀠很開心、很有成就感。」

有作用,也就有副作用,吃藥的壞處是增加身體的負擔,雖然醫師說可長期服用,但吃完藥後,常見會頭痛、噁心想吐,沒有食慾更是正常現象。「皓瀠吃了藥沒食慾,要晚上十點藥效退後,才會餓,開始想吃東西,青少年也在發育,但她爸就會罵,認為這是吃宵夜。」皓瀠的爸爸,似乎對於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有著一定的規矩,而如果不吃藥,功課不寫完,更是不行。

儘管吃藥,皓瀠的求學歷程仍是跌跌撞撞,可以寫成一齣八點檔。小時候問題是衝撞同學、功課寫不完,「新接觸她的老師會認為她搗蛋,因為看起來聰明伶俐,嘴巴也反應快、不饒人,為何功課總是寫一半?覺得她故意。」長大是無法應付考試,例如英文測驗要畫答案卡,但就是無法瞄準格子畫不到,「老師覺得很奇怪,英文程度不差,但考不出來,但用口頭問,卻可以答的很好。」

吃藥是為了配合別人?

對於自己長期吃藥,影片裡皓瀠明確表示,吃藥的幫助,是能讓自己減少挫折,身旁的大家也不至於崩潰,缺點是食慾不振、有時會想哭。

長期吃藥最大的負擔,除了身體,更是心理。用藥沒有期限,就像是病永遠都不會好,利他能無效了,就換劑量更大、更長效的專司達,這對皓瀠是很大的壓力,有時她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吸毒,其中,傷害最大的,是對自己的信心。「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藥,讓她對自己的能力遲疑,可是我都跟她說,沒能力吃藥也沒用啊,當然是靠自己得來的,就算失敗,也還是自己啊。」

紀錄片有一幕,是皓瀠坐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講到爸爸,欲言又止地哭了,還有親戚間的閒言閒語,皓瀠流著淚說:「跟別人比起來,又沒怎麼樣,而且又不可能每個人都當第一。」

爸爸在意社會價值的認可,沒辦法接受小孩的特質,就算皓瀠遠在台北,也會要求她每天吃藥,原本我以為皓瀠跟爸爸不親,但封媽媽告訴我,皓瀠跟爸爸感情很好,直到現在都還會抱抱親爸爸。「就是因為希望得到爸爸的認可,信心才會被摧毀。」

在紀錄片裡,導演問封媽媽,如果能有選擇她會怎麼做,封媽媽說,如果經濟許可,不會讓皓瀠吃藥,因為她觀察到,其實一對一的教學,比藥物的效果更好,「找一個家庭教師陪著她、教她。」她更覺得「如果孩子能去受芬蘭的教育,會好很多,以他們的測驗方式,成績也會很好。」

我們得自問,為什麼換個地方學習,問題就能不再是問題?病就不再是病?我們是不是為了管教的需要,粗暴的將具有特質的小孩疾病化,逼他們得用吃藥,去配合、服膺大人的主流價值觀?如果換一條路徑,改變僵化的教育方式,讓孩子得到發展,整體社會,會不會也多一種可能,就像封媽媽在片中說的:「將來的行業,現在都還沒出現…」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