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一個人的抉擇

  • By Stand Media
  • 21 Sep, 2015
文︱陳妙嫻   攝影︱編輯部
我們想,遇到這麼悲慘的事(父親被殺、母親改嫁兇手),復仇似乎是唯一的道路,但是哈姆雷特在獨白中,其實不斷地與自己對話,問自己說:「到底我要不要復仇?」復仇的結果可能玉石俱焚、把其他所有人生的可能性一併陪葬,那麼,到底要做,還是不要做呢?
我在考上教職之後,就因為參加森林小學師資培訓而接觸人本。而在三個月的師培課程,以及兩週的試教結束後,我選擇參加了基金會內的法院假日輔導義工團。

法院的假日輔導,指的是某些青少年因為蹺家、打架、販賣盜版光碟、輟學等事件,而被少年法庭判決必須參加週六的輔導課程,其中包含一個小時的法治教育課程(由法院人員進行),以及兩個小時的輔導課程,由榮譽觀護人來設計並實施課程。而榮譽觀護人大多是民間團體,我們假輔義工團就是榮譽觀護人之一。這個義工團的成員,大多是與人本有接觸,而平常還有正職或還在就學的學生,基金會則有一位工作人員參與行政和擔任義工。這個義工團已經有十幾年的歷史,是基金會在青少年領域的工作之一。

課程的主題很自由,我們曾經跟少年談過抽煙、戀愛、流行,也談過說謊、迫遷、性教育。在討論主題的時候,有一位我很尊敬、但已經離開我們的義工美月,她常常會問我們說「為什麼我們要談這個主題?」這個問句有兩個提醒,第一個是告訴我們自己,我們談的、選的主題是「義工們自己有興趣的題目」,而不是假輔少年有興趣的題目,義工們之所以會來當義工,其實是因為做這件事情「對自己有幫助」,不是以一種犧牲奉獻的慈善心情而來的,這層細微的理解非常重要,否則我們會以為自己是來幫助別人的,反而無法將青少年當做一個獨立、有著獨特人生經歷的個體來對待。當我們釐清參與假輔對自己的幫助時,我們才能真正跳脫出來,好好地思考「那麼這個課程對青少年有什麼幫助?」

「這個主題對青少年有什麼幫助?」也是假輔討論時非問不可的問題,我們不能自以為自己站在教者或輔導者的高度,將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強加給少年,雖然在現實中,假輔的少年對於課程內容一點選擇也沒有,但是我們決定要彌補一點這個缺憾,以學習者為中心設計課程的真正含義,就是無論什麼樣的教學主題,我們都會花很多時間去討論,到底要提供什麽樣的學習,才能真正令在這些處境下的少年們,獲得實質的幫助,支持他往他的人生繼續走下去。

我們曾經做過一個教案講「哈姆雷特」,這是一個我自己很喜歡的教案,也是美月主導設計的一個課程。這個哈姆雷特就是莎士比雅的四大悲劇之一的那個哈姆雷特,哈姆雷特是丹麥的王子,他的爸爸被殺死了,而媽媽卻要嫁給疑似殺害爸爸的人。

這樣的一個悲劇,到底對假輔的少年有什麼幫助呢?美月注意到,所有人都在談哈姆雷特是真瘋還是裝瘋、要怎麼復仇、如何悲憤等等。而她卻發現文本內,哈姆雷特有大量的獨白,而許多的獨白都是在「To be or not to be」中搖擺不定,因此,我們決定要好好地研究那些獨白,剖析哈姆雷特的心情。

我們想,遇到這麼悲慘的事(父親被殺、母親改嫁兇手),復仇似乎是唯一的道路,但是哈姆雷特在獨白中,其實不斷地與自己對話,問自己說:「到底我要不要復仇?」復仇的結果可能玉石俱焚、把其他所有人生的可能性一併陪葬,那麼,到底要做,還是不要做呢?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 究竟要忍受這強暴的命運的矢石,還是要拔劍和這滔天的恨事拼命相鬥,才是英雄氣概呢?」

在事件發生前,哈姆雷特計畫出國留學,身邊也有喜歡的小姐想要追求,就在他人生正要開展之際,卻被命運絆住了腳,但是,難道他不想完成人生的計畫,度過悲痛之後,繼續往前走嗎?難道復仇是唯一的選擇嗎?

「這是還得考量:一個惡漢殺了我的父親,我是我父親的獨子,因此就把這個惡漢送上天。啊,這簡直像是受他雇來幹的事,不是報仇。」

我在那場教案中,負責讀哈姆雷特的幾篇獨白,我們想讓假輔少年從這些獨白感覺到,哈姆雷特並不是毫不猶豫地走向復仇的絕路,而是有許多次的猶豫和苦惱。而我們的人生也何嘗不是這樣?在許多選擇中搖擺不定,但有時候我們會以為自己只有一個選擇,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但或許,在獨處時自己和自己對話,會透露出心裡真正的聲音。

假輔少年所處的生存環境,可能很容易就讓他們陷入絕境,而他們的社會支持系統不足,使得他們的未來比其他人更為脆弱。我們也沒辦法在他們每個需要的時候,陪在他們身邊。藉由哈姆雷特這個故事,我們想要告訴假輔少年,有時候或許別人吆喝一聲要幹件什麼事情,沒有多想就衝了,但是透過自己跟自己對話,其實我們可以釐清自己心中的想法,也或許還有別的選擇、或許還有別的可能,也或許人生就不一樣了。

這個教案對我的影響也非常深刻,幾年下來,我透過假輔課程為鏡,來重新看待自己,洗去了過去對世界的不解與困惑,在我身上造成的傷痕。人本的夥伴看待人的眼光,也深深地影響了我。

僅以此文紀念最思念的好友——美月。
陳妙嫻/新北市立板橋高級中學生物科教師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