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學校(上)

  • By Stand Media
  • 16 Sep, 2015
文︱施宜昕   攝影︱編輯部
但是怎麼,校長竟然寧可挪走籃球框「維護傳統」,不肯站在小孩立場,讓他們下課有地方跑跳一下呢?原來這所台北東區傳統名校,年年超收學生,要回應各方名額要求,結果就是,在出生率下降的台灣社會,他們仍得盡量擠出空間,以擴充學生名額……
家長來電“抱怨”學校老師停車問題:「小孩已經沒有什麼空間玩了,就一個小水泥地有個籃球框,是離他們最近的,下課十分鐘可以跑到的,但旁邊全停滿了老師的車,小孩是在車陣中打籃球耶!我就問學校,不能請老師去外面停車嗎?我們誰上班不是自己找停車位。結果校長說什麼,說這是傳統,每年都有一兩位家長抱怨,但從來沒改過,這就是學校的傳統。」家長向學校申訴的結果是,水泥地上的籃球框被移走了,與其給小孩籃球場,學校選擇了給老師停車場。

藉著這電話,我們去查學校空間使用的倫理規則,發現,教育部有文件說:每個小孩在學校應該要享有6平方公尺空間,以這學校的狀況來說,他們每個孩子活動空間是2.8平方公尺,說起來他們還欠每個小孩3平方公尺。現在,還要佔走小籃球場。

但是怎麼,校長竟然寧可挪走籃球框「維護傳統」,不肯站在小孩立場,讓他們下課有地方跑跳一下呢?原來這所台北東區傳統名校,年年超收學生,要回應各方名額要求,結果就是,在出生率下降的台灣社會,他們仍得盡量擠出空間,以擴充學生名額。來電家長說:「我找家長會協助處理,我很驚訝耶,他們竟然勸我不要惹是生非,我本來還在想,我不過是希望小孩有地方玩阿,生什麼是什麼非,過一陣子我才明白,原來是“別讓老師不高興”,我誤觸了明星學校的大地雷。請老師不要佔用學生打球空間,竟然變成剝奪教師權益!怎麼會這樣呢?而且,這學校的很多家長巴結老師都來不及了,哪像我大白目,還要求老師自己付費去外面停車。」

因為停車場的爭議,我跟學校、教育局溝通了幾個月,學校拒絕改善,亦不見教育局對此事有任何表態或處理,我們只好找議員幫忙協調。在議員辦公室,教育局主秘、該校校長、家長會長均到場參加,面對校內停車問題,校長頗為為難地說:「如果全面撤掉校內停車會引起老師反彈」,議員建議:「學校附近也有小巨蛋等停車場,學校可以跟停車場談較低的優惠價格啊?」校長說:「但是有些老師說從這些停車場走到學校要15分鐘,太遠了。」該校家長會會長更說:「今天只有一個家長提出申訴,大多數家長都沒有反對讓老師停車。這個學校本來就很小,要增加學生活動空間只有減班才有可能,這樣的話,更多家長一定會站出來反對。如果家長有意見就不要來念啊!」

整場協調會,校長不斷以老師不願意為藉口不願鬆口承諾停車位退出學校的時間,並把責任推給教育局:「教育局如果叫我退,我就退,不然我很難對老師交代」,教育局主祕面對校長的要求卻支吾其詞,不願承諾會儘速發文給學校處理。這個「籃球場」與「停車場」的選擇,對於這些從事教育多年,已經晉升為校長或者教育局的官員來說,困難度之高,超乎我們的想像。

會後,我們直接打電話給校長關心處理進度,校長語帶苦惱地說:「我們不只需要找一間停車場談啊,有些老師從○○路來不方便停小巨蛋的停車場,所以還要找百貨公司這邊談啊」,又試圖幫老師緩頰:「老師工作很辛苦,如果連停車都不方便,老師怎麼會有心情上課,這樣對學生是不是也不好」,聽校長這麼一說,疑問不禁思索地脫口而出:「校長,如果一個老師沒辦法在校內停車就會影響他的教學品質,這樣老師是不是要考量他的不適任啊?」還沒說完,校長氣急敗壞地以「我不想你們人本講話,你也不要再打給我了!」結束通話。

長期溝通過程中,校長、家長會會長似乎都是站在老師的立場說話的---我只是忍不住思考,憑什麼他們可以忽略學生的需要,而那麼理歪氣壯。究其故,還是明星學校的本質,許多人追求一個光環,寧可置基本邏輯基本尊嚴於不顧,而這正之所以校長可以賴皮到底。一個老師如果連走路去小巨蛋停車場都嫌遠,他能用什麼心思為小孩設計課程阿,也不過是靠著在明星學校而耍傲嬌罷了。奇怪的是,有那麼多人,選擇要被踩在鼻孔下。殊不知,這給孩子的潛教育,恐怕是奴性比啟發的多。今天,我們爭得起豈只是一個籃球場,我們只是希望學童權益優先。

現在,要還給學生籃球場了嗎。據說是年底。
施宜昕/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秘書處執行秘書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