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路搭橋,和「繞過去走」

  • By Stand Media
  • 08 Sep, 2015
文︱史英   攝影︱Chia Ying Yang
其實,習於傳統教學的老師,根本就沒有能力主持思辨性的討論(師資培育的過程裡,也從來沒有這樣的課程)。如果只是一昧宣揚「叫學生分組討論」,我們的老師就永遠發展不出這種能力來;相反的,如果堅持學生討論必須由「老師帶領」:或者是先帶一個小組,讓其它同學在旁觀看;或者就在大班,因為一開始的時候能夠參與發言的同學本來就不多,自然也就先從帶領幾個人的討論開始,慢慢地,老師也就學會如何穿針引線,讓討論順利而又有意義地進行--等到基本功力成熟了,自然也就知道如何引導更多學生發言。
討論教學的時候,我常被問到:在大班教學中,學生常常不願意回應老師的提問;如果分成小組,學生們就可以討論得很熱烈。這是很明顯的事情,為什麼你們會反對「分組」?

其實連我也覺得奇怪,聽到叫學生「分組討論」,我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妥」;至於何以不妥,還得稍稍想一下還未必說得清理由(大家都同意要進行討論,絕不是為了趕進度,或怕麻煩)。那麼,這之間的差異,到底在哪裡呢?

我在想,也許可以用一個比喻:有一句古話說,「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如果有人覺得開路搭橋都太麻煩,不如「繞過去走」,這時候,總是會有些討厭鬼說「等等,讓我再想一下」--也就是說:遇到一個困難,首先應該是去面對它, 解決它;繞過去當然也可以,但總要在嚐試開路搭橋之後。

那麼,到底為什麼會有這兩種不同的反應模式呢?其實,真正的差異還是在第一個念頭:遇到大班討論的困難,他們的第一個念頭是去找一個方法叫學生發言;我們的第一個念頭卻是:奇怪,為什麼會這樣?

換言之,我們喜歡問「為什麼」;至於怎麼解決困難,先不急,等到弄清楚困難之所以發生的原因再說。這樣的壞處是,找原因往往要花時間,耗盡心神,有時候還找不到(這就是必須繞過去走的時候了);好處當然是,如果找到原因的話,啊哈,那不就可以對症下藥了嗎?

就大班討論的困難而言,學生不肯發言的原因到底何在?一般都認為,在眾人面前學生會害羞,或有壓力;那麼,為什麼到了小組,這害羞或壓力的原因就消失了呢?(所以,我們不只是喜歡問為什麼,還喜歡問第二次)仔細想想,面對大場面人們之所以感到壓力,主要是因為場中多數是些陌生人,難以預料會有什麼反應;但在一班內,都是相處已久的同班同學,和小組成員並無二致,難道…這樣探究下去,問題好像會越來越複雜;所以,回頭再來想,大班和小組的差別,除了人數多寡之外,還有沒有別的?這個「別的」因素,對老師而言,也許不那麼明顯;但對一般人而言,那其實「明顯地」不得了:不就是因為在大班裡,每個人都被老師盯著而無所遁逃嗎? 

我不敢說這就是真正原因,或唯一的原因;不過,人貴自知,在遇到困難的時候,首先要想到自己是不是這困難的根源,似乎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則。所以, 讓我們暫時先把學生這面的問題放一下,回頭仔細研究老師對學生的影響:面對大班討論的問題,在老師這一方面,有沒有什麼路可開,有沒有什麼橋可搭呢?

讓我們以各自的經驗想像一下,就算是五六個人的小班教學,老師問一個問題,學生就一定會踴躍發言嗎?答案其實真的很明顯:要看是哪一位老師,以及,是哪一種問題。所以,所謂「在小組裡學生可以討論得很熱烈」,大概很難說是因為面對的人數較少;至於除了老師「不在」這個因素之外,是否還有其它解釋, 那就等一下再說。

在另外的文章裡,我曾描述過「科學高興班」的教學:即使面對已經很熟悉的班,在提問之前,老師都還要宣講「答錯了、很.高.興.」的道理(從錯誤中得出的學問才有價值),同時要補上許多科學史的實例,說明每一個偉大的進步,都是從前一個錯誤中產生出來的。這樣,才能破除學生害怕在別人面前答錯的心理,無論在場的別人有幾個。另外,所提的問題,也必須是「為什麼…」這一類「詮釋性」的問題,以便學生有「思索」的餘地:如果問「是什麼」這類「資料性」的問題,即使學生知道答案,也會覺得索然無味,因為,老師常常說, 這種答案不是google一下就有了嗎?

但在一般的教室裡,並沒有這種「重視錯誤」的文化;學生如果願意回答,通常是期待得到「答對了」的肯定。老師當然也預期學生是如此,無形中就把問題都自我限定在「是什麼」的那一類:至少有個對錯的標準嘛!針對這種問題, 如果是在大班裡,不知道答案的學生當然不願意回答;知道答案的學生呢?也會想,能回答的又不止我一個,幹嗎要強出頭?這樣的情況,應該並不難想像。那麼,如果改成小組呢?正是因為老師「不在」組內,學生感覺放鬆而自在,就可以興之所至提出一些天馬行空的意見;但等時間快到了,因為接著還要推派代表對全班報告,於是大家就七手八腳地分頭去找正確答案,至於去哪兒找呢?既然是「資料性」那類問題,答案無非就在課本或發下的資料裡面。這樣,遠遠看去,就會以為小組討論很熱烈;其實,那不是討論問題,只是幾個人圍著一張桌子「做手工」,交換手工找來的情報罷了。

當然,有些老師也發現了這種情況,想要提出一些更具思考性,或思辨性的問題,這當然很好;不過,這麼一來,就會發現小組的討論很沒有效率,不是照抄課本說法,就是複述主流的價值。我看過很多翻轉教室的演示錄影,常常看到小組討論的結論,甚至錯到非常離譜,而老師急著完成「各組報告」的程序,似乎也沒有發現,或也「不便」指正。如果抽絲剝繭地透過提問讓學生自己發現, 那不又落入大班討論的困境,何況,時間都已經用到分組討論去了啊!

說到這兒,也就要說到事情的要點了:總之,如果是資料性的問題,其實根本不必討論(也就無所謂分組不分組);所以理當讓學生討論思辨性的問題,但我們必須了解,這種討論並不容易,沒有一位能力高強的「主持人」,恐怕無法竟其功。詳細地說,主持人的工作可以分為三層:首先,他必須時時把大家的發言拉回主題,以免各人依自己的思路發展,以致於完全無法聚焦;但更富挑戰性的,是他要協助不同的意見相互對話,以便形成共識,而不能流於各說各話; 最後,最最困難的,是他必須能臨場反應,在已經形成的幾項共識之間,找到有機的關聯,做成完整結論,而不是如我們常常看到的會議報告,總是幾案並陳就算了事。這樣看來,還有任何人會以為取消了老師的「主持」,放著學生幾人一組去「討論」,能討論出個什麼名堂?

其實,習於傳統教學的老師,根本就沒有能力主持思辨性的討論(師資培育的過程裡,也從來沒有這樣的課程)。如果只是一昧宣揚「叫學生分組討論」,我們的老師就永遠發展不出這種能力來;相反的,如果堅持學生討論必須由「老師帶領」:或者是先帶一個小組,讓其它同學在旁觀看;或者就在大班,因為一開始的時候能夠參與發言的同學本來就不多,自然也就先從帶領幾個人的討論開始,慢慢地,老師也就學會如何穿針引線,讓討論順利而又有意義地進行--等到基本功力成熟了,自然也就知道如何引導更多學生發言。

這是一個「急不來」的過程,必須透過實務的磨練,老師才能真正成熟:從一個灌輸者,轉變為一個啟發者。然而,以我們的經驗來說,這個「急不來」的事情,對於有心的老師,其實不需要著急:不過就是幾個月的功夫,也就可以慢慢上手了;只要先能「聽懂」學生的發言,抓到他表面荒謬的說法中「合理」的成份與線索,並把它翻譯給其它學生明白,剩下的事情也就順理成章地不是問題了。

我們反對「分組討論」嗎?我們只是主張「逢山開路,遇水搭橋」而已。其實,同樣的道理還可以用在很多地方;例如十二年國教之所以淪為山寨的主因, 不就是因為不願面對精英主義這座大山,只想便宜行事、「繞過去走」嗎?
史英/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5 Jan, 2018

當我們要放置規範孩子行為的那一把尺時,必須先看到孩子的「能力」到底在那裡。不要害怕自己評估錯誤:誤判一定會有,期待和認識錯誤也一定會有。這些都無妨,做大人的只要能隨時提醒自己並且回想和小孩的對話,隨時進行修正,瞭解自己可能哪裡不夠理解小孩的行為並且要求其他專業的協助,這樣就能漸漸的瞭解到在自由與縱容之間,自己那把規範小孩行為的尺到底是擺放在哪裡。
By Stand Media 12 Jan, 2018

沒有人知道廖的真正想法,或許,他也再無所謂了。目前廖繼春留存一件「淡江風光」(一九七一年),在前景的部分有條突兀的籬笆,據說就是在蔡辰男的別墅畫的。我想像那個場景,廖繼春身處於舒服的別墅裡。大概是二樓或更高吧!從那裡放眼望去,面對著熟悉的觀音山,再次提筆速寫或是畫油畫,這次他的身邊不再有他的畫友們。從他提筆的那一刻起,與其說他畫的是風景,不如說他正在進行一個「自動性技法」的動作。更重要的是,他並非第一次這麼做。終其一生,他的作品都掛在別人的展覽會裡。

By Stand Media 11 Jan, 2018

一場社群網站上的「我也是」革命,讓這個世界了解到原來性暴力如此普遍。當大家紛紛站出來述說自己的故事,也讓更多倖存者知道原來自己並不孤單,讓社會大眾了解並重視這個議題。而看著社群網站上親人朋友們分享「我也是」時,可能會讓許多人很緊張,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樣的貼文,我「按讚」好嗎?我該留什麼言讓對方知道我支持他?

By Stand Media 10 Jan, 2018

監所終究還是實施了週休二日,但同仁付出的代價卻是慘烈的,自此不分平日假日,每位夜勤管理員只能領到換算下來每小時  62 元的值勤費;而連署的發起人及聯絡人也遭遇不同程度的秋後算帳,有些是連年考績列乙等,或者不能升遷、無法平調(平級調動)回家鄉,而就我知道被整的最慘的一位,則是每次巡邏完回座位,勤務中心就來電話:

「你為什麼坐著?還不快去巡邏!」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