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 答客問系列(三):過動與學校環境

  • By Stand Media
  • 03 Sep, 2015
文︱編輯部  
攝影︱曾慶怡
常常聽說過動的孩子在學校,被當成是「問題」。我們可以怎麼看待呢?要屈服於「現實」嗎?李佳燕醫師也提供了一些想法如下。
Q7:如果我的孩子是過動兒,老師常常跟我告狀,怎麼辦?

A:老師有許多種,請遠離那種只會告狀,不想了解孩子,也不解決問題的老師。

不要主動去詢問老師,孩子今天表現如何。因為老師的評論,會影響家長的情緒,進而每天見到孩子,只有不停的責備與不滿。

如果聯絡簿或手機上,老師寫了一些孩子今天犯的錯,家長請先自行評估老師所說的錯,究竟是一件怎麼樣的事情。如果是芝麻小事,例如:上課時搖椅子,排路隊時與後面同學嬉鬧,考試錯誤沒有訂正完就跑出去玩之類的事,就想想自己兒時更多老師父母都不知道的調皮事情…然後在聯絡簿上客氣地回應老師:「謝謝老師提醒,已經教導他要改進…」之類的文字就行了。

但是如果是嚴重的錯事,例如:侮辱師長,偷竊等,一定要親自問老師,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問完老師,再回家仔細詳問孩子原由,孩子或許有被誤解或委屈,需要與孩子討論,他覺得自己哪裡錯了,他可以怎麼做,會更好,明天到學校,他可以做什麼彌補等等…。

如果非常明顯的是老師有狀況,是老師的錯,並不建議幫老師「圓謊」。還是要與孩子討論,不因為是老師,就沒有是非對錯,大人也會犯錯,但是,犯錯的人往往看不到自己的盲點,尤其是老師面對學生的時候。

有些老師非常過份到孩子也受不了時,可以考慮轉學,但是必須與孩子討論,同時家長事先打聽清楚轉過去的學校的狀況。
Q8:這樣的孩子,聽說有人出國就不必吃藥了,是真的嗎?為什麼?

A:確實,我們經常聽到有在台灣求學的孩子,被老師醫師診斷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且必須服藥,可是,一旦到其他國家求學,不只不必服藥,還表現優異。

這是因為台灣的教育環境偏狹,教學方式古板,老師要求嚴苛,家庭作業繁多,體能活動嚴重不足,花很多時間在課業學習上,而所謂的課業學習,又以抄寫背誦熟練為主,對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特質的孩子而言,這些台灣教育的特點,都極端不利於他們的學習。

相反的,當孩子進入不一樣的國家,有大量的體能活動,有活潑多樣的教學方式,注重實際動手操作的學習,老師要求相對包容寬鬆,份量極少的家庭作業,較短的上課時間等等,對這樣的孩子而言,求學便不再是一件苦差事了。

由此,也可以說明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診斷,是多麼不容易,學校教育的影響尤其深遠。

(全文完)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宜昕認為,即使失敗了,這件事對浩浩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浩浩在整個陳述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地說著:「法官,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而這是第一次,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真的去傾聽他在說什麼,而不是認定他是智障,就直接放棄溝通。
By Stand Media 16 Nov, 2017
每一次被體罰,浩浩的行為問題都會加深,到後來,他一想到被老師打的事就會發脾氣,有時還會模仿趙老師對他的行為和語氣,對弟弟兇。媽媽只好問:「你是老師嗎?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浩浩就會收斂。但長期下來,浩浩還是出現了錯亂的心理--他不斷問媽媽:「為什麼老師可以打我?為什麼老師不用被處罰、被關?」言下之意,他不能打人,老師為什麼就可以?
By Stand Media 14 Nov, 2017

在森林小學,老師一向擁有教學自主權,因此孩子們在課上的所學,是自由且多元的;對即將從森小畢業的孩子們而言,最後這年是特別且重要的,不只生活的日常,學習的進展也是;既然如此,最後一年的國語課,一定得送一份像樣的「禮物」給孩子!這禮物既不是世界經典名著,更不是抓緊時間上國中課文,而是要跟孩子一起重新挖掘那隱沒的台灣文學。

By Stand Media 13 Nov, 2017
她常嚷嚷著要跟我回家、要當我的妹妹或女兒,我就會很認真的想難道不能真的帶她回我家住一晚嗎?好好的、簡單的住一晚就好,但是回我家住一晚又能怎樣,之後的日子她還是得面對,為什麼我沒辦法多為她做一點什麼呢?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