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 答客問系列(二):過動與吃藥

  • By Stand Media
  • 28 Aug, 2015
文︱編輯部  
攝影︱曾宥渝
過動的「治療」,怎樣才好?只能吃藥嗎?或,真的非得「治療」不可嗎?

繼上週之後,我們再次整理高雄市傳家家醫診所的李佳燕醫師的經驗與思考,討論幾個常見的 ADHD 問題,並特別鎖定「吃藥」。
Q4: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治療,只有吃藥嗎?

A:認為注意力不足過動不是病的人,這一題可以解讀為如何協助這類特質的孩子面對困境,處理困難,而不是治療疾病。
即使是談治療,也是紛紛擾擾,各家不同。有一位兒童精神科醫師說得好:「不是來了一個問題孩子,而是孩子帶著問題來。」必須先了解孩子在家裡、在學校遇到的困難是什麼,針對困難來協助孩子,而不是只給藥,來治療孩子的病!

認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就是一種腦部缺陷的疾病者,強調有研究指出腦部的缺損在長期使用藥物後會部分改善,有些醫師認為吃藥是必要的,行為治療只能做為輔助,所以他所診治的病人,幾乎都吃藥;有些醫師則認為要視孩子的狀況與造成生活困擾的嚴重程度而定,可以先上課,練習專注力,行為調整等等,實在沒有辦法,造成極大困擾才吃藥;有些醫師認為如果是衝動型的過動症,吃藥效果比較顯著,但是注意力不足型,則效果不佳;有些醫師則會建議大量規律性的運動,根據某些研究與教學現場的經驗顯示,規律性運動明顯增加注意力不足過動孩子的專注力、學習效果以及建立與人良性互動的關係。

因為台灣社會的特殊性,所謂的特殊性是指千年不碎的「望兒成龍,望女成鳳」觀念,而只有考試考高分才是龍鳳,「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依舊是大人普遍的期待。孩子的生活必須長時間安靜坐著,不僅上課時間比其他國家長,從學校坐到安親班、補習班,必須熬夜寫作業、讀書,缺乏動手操作和戶外活動的機會,對精力正充沛成長中的孩子而言,完全違背身心健康發展的需求,是極度不恰當的。

因此,先調整作息,有充足的睡眠,寧可不補習,也要每天運動,應該是協助過動孩子的第一個步驟。玩耍遊戲運動,不只是讓孩子發洩體力,更是促進孩子感覺統合能力,增進專注力,發展孩子的想像創造力,建立正向的親子關係,學習與人互動的好方法!游泳,溜直排輪,各種球類運動,舞蹈…都值得鼓勵。

接著了解孩子的問題所在。如果是在學校學習有困難,究竟是缺乏興趣,或是老師的教學方式,孩子無法吸收,還是專注力無法持久的關係…根據造成孩子困擾的原因,一起來尋找解決的方法。不過,所有的家長與老師都必須有一個認知:學校傳統的教學方法,並不適合全天下所有的孩子。如何發揮「因材施教」的精神,是專業教育者必須努力的任務。

如果是與人互動的困難,必須冷靜傾聽孩子述說,了解孩子與人衝突的來龍去脈,一再反覆練習各種情境下不同的反應模式,可能造成對方不同的感受與結果,同時也從累積的負面和正面經驗裡,漸漸學習與人相處的方式。

還有許多幫助孩子的方法。例如從事園藝,練習舞蹈表演,養小動物,走入森林環抱樹木,打鼓等等,都有些零星的研究,指出對孩子的專注力與過動是有益的。

但是以上非藥物的方法,都需要社會提供資源,更需要大人費心費時花錢的陪伴,並非每個孩子均有這樣的條件。

吃藥,絕對不是唯一的方法,也不是最好的方法,只能說它是減輕大人煩惱最快速的方法,也是讓老師和家長最不費力,不需做太大改變的方法。
Q5:孩子是為誰吃藥?吃藥的目的是為了讓身邊的人舒服些嗎?

A:這就是大人要孩子吃藥與一般人是自己想要吃藥不同的地方。

注意力不足過動的孩子吃藥,是因為行為表現,不符合大人的期待,因此被大人帶去看診吃藥。

大人的期待則是建立在為了孩子有較好的學習成績,減少挫折感,考上好學校,未來才有希望的假設上。

有的則是因為孩子有違和的行為,擔心如專家所言,沒有吃藥治療,長大成為無法控制衝動的反社會份子。

更常見的是因為老師抱怨孩子影響上課,家長為了安撫老師,希望孩子在學校不要被另類對待,只好聽從老師的指示,去看診吃藥。
當診斷與吃藥透過專家的肯定,父母與老師為了孩子的未來,要求孩子吃藥,便像要求孩子長大出人頭地一樣的理所當然,雖然吃藥或不吃藥的後果,其實都一樣只是假設,沒有人能保證吃藥的孩子不會變壞,同樣也沒有人說沒吃藥的孩子就不能好好長大。

而孩子,即使吃藥後,會有頭暈、頭痛、腹痛、噁心、疲倦等諸多不適,可是,為了討大人歡心,或者為了讓大人不再為他而吵架,也有的孩子相信醫師父母所言,所以只好為愛他的大人們吃藥。

而服藥之後,有的孩子真的可以更快速地完成作業,或者上課時變安靜了,因此會獲得大人們的誇讚,便繼續加強孩子吃藥變乖的服從性。

但是,有些家長會因為孩子變得安靜,與原來活潑的他,判若兩人,而心疼擔憂。是的,究竟哪一個孩子才是真正的孩子?原來活潑多話好動的孩子?還是大人喜歡的安靜聽話的孩子?當孩子變安靜,可以乖乖完成家庭作業,不再天馬行空,不再活潑亂跳時,究竟又失去了什麼?
Q6:吃藥要吃到什麼時候?難道都不能停藥嗎?

A:吃藥是迫不得已的,而一旦服藥,自然希望能越早停藥越好。可是這個答案,依然不是肯定的,會因醫師與孩子的情況不同而不同。
本來服藥的目的,是希望大人趁孩子服藥期間,能安靜服從大人的指示,而教導與調整行為,建立孩子可被接受的行為模式。因此服藥應該是短期,頂多兩年的時間。

有研究甚至指出長期服藥,對孩子是弊多於利。

但是,因為許多孩子服藥期間,並沒有適當的配套作法,把服藥當作治療的特效藥,不知藥物的有限性,根本不敢停藥,醫師也持續開藥,有許多孩子因此一吃就是五年、十年,甚至更久。

這樣的服藥人生,造成孩子被藥物控制的無奈,也有不知自己是誰的茫然,不知道今日的自己,究竟是藥物堆上來的,還是自己努力的成果,如果不吃藥之後,自己會變成什麼樣的人?孩子的自信是建立在藥丸上,而不是他本人身上。

(未完待續)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