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 答客問系列(一):ADHD是什麼?

  • By Stand Media
  • 28 Aug, 2015
文︱編輯部  
攝影︱曾宥渝
「過動」是「病」嗎?要「治療」嗎?非得吃藥不可嗎?

有人說,這些都是醫學問題。那麼,就醫學而言,「過動」除了是「病」,還可以是什麼?吃藥真是唯一選擇嗎?
高雄傳家家醫診所的李佳燕醫師,整理她行醫多年的經驗與思考,寫下一系列問答。我們將分成幾次,與您分享。
Q1:什麼是過動兒?過動兒真的存在嗎?

A:這是個沒有唯一答案的問題。

一九八○年代之後,美國精神醫學會把講話講不停、無法乖乖坐好、無法等待等類似情況的孩子,定義為衝動型的過動兒;另外有無法完成功課、忘東忘西、容易分心等情況的孩子,定義為注意力不足型的過動兒,還有兩者都有的混合型過動兒。

這也是為什麼一九八○年代之前,大家都沒有聽過過動兒的原因。因為當時這個病名還沒有被發明出來。
但是,歐洲許多國家的精神醫學,則認為必須同時有衝動與注意力不足的情況,才可以稱為過動兒。法國更是別樹一格,認為不宜只以孩子外顯的行為表現,來做診斷,必須覺察孩子外顯行為,其背後的社會文化家庭因素,去除這些因素之後,才能做正確的判斷。

而有一些醫師則認為根本沒有過動症。他們認為孩子呈現過動分心的行為,是其他生理疾病或心理狀態所造成,只是醫師沒有仔細檢視,故沒有發現。

也有些人認為過動的行為表現,是孩子的行為特質之一,如果行為特質是一個光譜,安靜孤僻是一端的話,另一端就是過動。這樣的特質會造成待人處事的困擾,但是不能以疾病視之。

所以,這要看你是站在哪一國家,哪一個角度去思考與看待孩子以及孩子的行為而定。
Q2:是什麼原因造成孩子注意力不足過動?

A:目前仍然沒有辦法很清楚解釋過動症的成因。當然如果認為注意力不足過動不是病的人,這個問題根本就不存在。

有些研究顯示可能是腦中接收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dopamine)的接受器沒辦法正常運作所導致。

也有研究指出注意力不足過動的孩子大腦皮質發展比正常孩子慢了三年,而且最明顯問題的區域在前額葉,此處是負責注意力及動作控制的區域。但是,如果是慢了幾年,只能說是晚熟,以疾病來定義,也是牽強。
其他有少數研究指出色素,含咖啡因的食物等可能造成孩子的過動情形。

但是,有更多因素,會造成孩子注意力不足過動的行為。例如:睡眠不足,心智晚熟,缺乏社會化,非常聰明敏捷,閱讀障礙,運動不足,缺乏學習興趣,不適當的教育教養方式等等,都容易被誤解為過動症。
Q3:如何檢查出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A:同上,如果認為注意力不足過動不是病的人,這個問題也就不存在。

雖然現代醫學聲稱功能性磁振造影可檢測出過動兒的大腦活性較差較慢,大腦額葉︱基底核網路有缺損。但是因為健保不會給付,或者醫師覺得沒有必要,很少有醫師會使用功能性磁振造影來做診斷。即使如此,此檢測結果,亦無法解釋大腦活性較差較慢,究竟是原因,還是結果,也可能只是慢熟,並不能定義為疾病;再則,功能性磁振造影不是恆常不變的,故只能當作參考。

一般大醫院會請心理師做智力測驗,專注力測試,並有行為量表讓父母與老師填寫,再帶回來供醫師參考。但是做智力測驗或專注力測試時,有些孩子會因心裡抗拒,而隨性回答,或者測驗進行的方式,不是他所能理解,都影響這些測驗的解讀;行為量表則是由老師與父母主觀的填寫,所以其結果與家長老師的人格特質息息相關,一樣的孩子,遇到不同的家長與老師,結果可能完全不同。行為量表的客觀性與準確度不足,長期被質疑與詬病。

因此,主要還是需要依靠醫師與孩子和家人面談。而要透過對話來瞭解孩子並做診斷,絕對比要瞭解大人更為困難。醫師必須與孩子建立互信關係,針對孩子的行為,解析其背後父母,家人,兄弟姊妹,學校老師,同學,安親班老師同學等的因素,對孩子內心的影響與反應,醫師往往需要花較長的時間,或長期的觀察來診治。

至於一般診所,人力資源時間有限,加上健保制度的限制,可能診治過程會更為簡單快速。

正因為要診斷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並沒有快速且客觀的檢測方法,所以在病人數過多,講求看診速度要快的就醫過程中,過度診斷的情況,便容易發生。

其實,是不是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症狀,並非診療的重點,而是究竟孩子在生活中,遇到了什麼樣的困難,這些困難可以如何協助處理,才是家長、老師和醫師需要通力關注的方向。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