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孩共舞;與愛共舞

  • By Stand Media
  • 16 Apr, 2015
文︱LiMin   攝影︱編輯部
自從當了媽媽後,常常莫名惆悵起來。既心疼自己必須掛念他們一輩子,又同時為忙碌到沒有自己的時間而感慨。只是這些問題都會隨著和孩子們的美好互動,變得微不足道。曾問過自己,假若時光倒流,我會選擇不生孩子,還是選擇現在的生活。每次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我很愛小孩,一直以為自己可以用包容的角度疼愛孩子,直到去年育嬰假的開始,我所有的形象毁於一旦,不但打﹑罵小孩,還把自己搞得快變成瘋婆子……

去年某日下午,當我把老二送去幼幼班後,鄰居好心的送上人本基金會快樂父母班的簡章到我家,她說:「我覺得你現在真的很需要去上上這門課,你會有收穫的。」我猜她可能是常聽我們家在吵鬧,或許是小孩哭聲﹑或是大人的吼叫……。

自從決定請一年的育嬰假後,擅長擬訂計畫的我,就開始把每天的schedule安排的滿滿的,想證明這一年沒上班也可以過的很充實,絕不准自己白白浪費這寶貴的一年,更期待自己利用這一年把小孩的規矩教好。

所以,白天送老大去幼稚園後,就帶老二出去玩,學認字﹑講故事,晚上十點他們睡著,我就起來找資料﹑看教養書﹑做筆記,到一﹑二點才睡。(事後發現,前晚若沒睡好,白天就很容易發脾氣,只要老二中午不吃飯又不睡覺,我就生氣,彼此都鬧的很不愉快。)

有時真的氣到受不了,忍不住動了手,晚上就更加難過自責,但隔天又忘了。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總覺雖然看似完美的育兒計畫,缺少了點什麼,自己也常為了達不到教養書的標準而懊惱,懷疑是否能力不足,或者我的小孩有問題?例如無法好好吃飯﹑無法好好整理玩具﹑怎麼聽不懂我的話…也常落入比較,像是怎麼人家那麼乖﹑那麼穩定﹑那麼懂事…想到和孩子的狀況那麼多,也就愈來愈對自己沒信心。

說回來,當鄰居拿人本父母班的資訊給我,我是一點也不意外,只是,教養書看多了,也不由得懷疑到底有沒有效呢?幸好最後的決定是對的。上了六堂課,幾乎完全改變了我對教育的認知,也結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事實上收穫最多的是自己,一是學會釐清情緒和感受,二來明白了「愛自己」有多重要,感覺自己變得較有人味了,應該說是更懂得以同理的心來面對孩子。所以我們的爭執變少了,關係更貼近,小孩也愈來愈懂事,我學會用溝通來解決事情,學會安撫自己的情緒,雖然還有待努力,但是已經進步很多了。

現在回想過去,常讓自己失控的原因有二個:笫一﹑時間壓力。希望每天有規律的生活,只要小孩無法在掌控內完成事情,我就會爆發(例如吃飯應該四十分鐘內吃完或十點以前就要睡覺等等)。在乎他們是否在期限內完成,意味著我在乎自己的自由時間剩下多少。所以,問題是我的,不是他們的。
記得前天晚上,安安畫畫課結束到家﹑洗完澡後已經九點半,他還要求玩車子;時鐘走到十點,仍不結束直喊著要玩夠才肯入眠。坦白說還沒去人本上課前,我的做法是,強制將車子收起來;然後小孩會大哭,我會生氣關燈,直到小孩哭累睡著,我再爬起來寫懺悔文…。

但這次我有忍住。當下腦海裡跳出「同理心」三個字,我嚐試站在安安的角度想,畫畫課佔掉了的玩樂時間,玩樂是舒解壓力的方法,堅持要玩是表示壓力還沒解除。

想過之後,我們於是約定最多再延二十分鐘。照顧心裡想玩的需要﹑也照顧身體疲勞的需要,原來即使是小孩說道理也是可以理解的。當安安玩夠了,自己也安穩入睡了。我很感激在人本學到的一切。每當孩子們的行為我無法理解時,我比較願意站在他們的角度想,再思考如何和孩子們溝通,通常事情都會圓滿解決。

笫二﹑過度期待。有一晚,在安安的鋼琴課發生一件事,讓我著實傻眼。當孩子們練習彈奏時,有毎小男孩彈錯了,他的媽媽在眾人面前嚴肅指責。小男孩哭了,當老師叫大家上前唱歌時,他還是無法抑止自己的眼淚流個不停。

又有一次在游泳池,看到一位小學生在玩水,他的爸爸認為孩子上課不專心﹑花錢上課浪費時間,一時生氣地衝上前賞了他一巴掌,聲音大到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我看到小孩顫抖的身體﹑恐懼的眼神,我的心也跟著好痛、好痛。

自從當了媽媽後,常常莫名惆悵起來。既心疼自己必須掛念他們一輩子,又同時為忙碌到沒有自己的時間而感慨。只是這些問題都會隨著和孩子們的美好互動,變得微不足道。曾問過自己,假若時光倒流,我會選擇不生孩子,還是選擇現在的生活。每次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我還是選擇擁有孩子,因為擁有的,遠超過付出的,體力上雖然疲憊不已,但孩子開心的笑容,足以讓因生活種種壓力充滿小傷口的我,迅速獲得療癒。記得看過一段文字:「美好的親子互動經驗,會帶給寶寶和媽媽雙方美好的滿足感,身為人母的經驗,是一輩子最特殊的一個,美好而享受的母職人生,帶給女性一生的滿足成就感難以想像,如果,你已經選擇了媽媽這個角色,何不和你的寶寶一起合作,創造一段美好共舞的人生經驗」。我想,這幾句話,就足以代表我現在的心境了。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