撈到教育的題材

  • By Stand Media
  • 10 Apr, 2015
文︱黃俐雅   攝影︱編輯部
當你給自己承諾,不依賴打罵時,有可能出現些神奇的反應,在你自己身上心裡。那不只讓孩子有心的出路,也讓大人有了活路。親近就在其中。
我大女兒讀小四時,林昭亮在屏東的藝術館有場演奏會。

當天用完晚餐後我歡喜的載著她往會場出發,約莫開了十幾分鐘後,坐後車座的女兒突然叫了聲媽媽,我雖仍注視著前方的交通狀態,心理已強烈感受到她有突發事件要協助,我說怎麼了?她有點急的說忘了戴眼鏡 ;我不想往回開,心裡想著她近視也不深, 於是說服式的說:我們可以用耳朵聆聽,用心理感受大師的演奏情感!沒想到女兒以一個高貴的理由來回我 ,她說:我想目睹大師演奏時的風采!

如果我跟她比力氣我一定贏面大,我可以說『是你忘了,自己要承擔後果』,方向盤是在我手裡,我也可以說『沒辦法我們已經出門了』,可是論邏輯她的立論並不輸我。我本來有些情緒在糾結,然後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一千六百塊的票可以買到甚麼教育題材?人生處處有風雨, 這可以是面對生活中大大小小意外的練習題吧?

於是我開車往回走,快到家門時,我提醒她『動作快一些 ,時間有點趕,你下車後我到路尾倒車,你進門拿好眼鏡就在門口等我』, 她說好 , 果然; 等我倒好車回到家門口 , 女兒已帶好眼鏡在等我了, 她一跳上車我們又往目的地前進。

一路上我們胡亂閒聊著, 就在我快開進屏東市時, 後車座的女兒又急促地大叫一聲媽媽, 喊得有點慘, 我心旋即糾結在ㄧ起 , 天啊 ! 又怎麼了? 我還來不及問, 她說剛剛脫下皮鞋衝進家裡, 拿完眼鏡後忘了穿皮鞋 , 現在腳上穿的是拖鞋;我訝異又心急得想罵她, 又有個聲音提醒我, 罵能解決問題嗎? 穿拖鞋是事實 , 罵能改變事實嗎 ? 如何設停損點呢?

女兒自顧自的說都是她太粗心了,我說你不是故意的 ,她又問怎麼辦? 我說我們想想吧 ! 認知科學研究說每次的思考過程會是建立下次思考的通路,那我先忍住聽聽她怎麼說吧 ?

女兒認真的問:「 你身上有錢嗎?我們買新的 」, 我說:「除了兩張票只有一百塊,恐怕只能買拖鞋 」,她又問:「有沒有認識住附近的人有跟她差不多年齡的小孩」? 我說都有點遠 , 她有些洩氣的說:「那你把我留在車子等你好了!」 我說我不放心啊 !

眼看著車就開到停車場了,還是沒想到能怎麼樣 ? 這時女兒興奮的說:每個活動都有主辦單位, 你把我托育給工作人員好了! 我說你好厲害 ! 媽媽都沒想到這一點耶!

這個過程雖然我有思考些解決方法, 我仍按耐住, 因為我說出來的就是我的,她想過的會成為她的 ,結果她想的方法跟我的差不多。

終於得下車了,進藝術館不能穿拖鞋,那不穿鞋不走路總可以吧?我叫女兒不必穿鞋, 由我背她 ,她說:真的嗎 ?就跳上我的背,我一路背著她走,往會場的人有不少人看著我們,我跟她說他們都是我們生命的過客, 都是路人甲乙丙,我們無法控制別人用甚麼眼光看我們,但我們可以決定自己的態度。我們很順利的進了藝術館, 奇怪的是驗票的也沒說什麼, 進到會場內 , 燈已暗下來了 ,我是在第八排 , 更奇怪的是我ㄧ靠進 , 第八排的通通起立讓我背女兒走去我的位置 , 我不可置信的想著 : 奇了? 怎麼這麼順? 都沒人看到我女兒打赤腳嗎?

這時 ; 我聽到一位婦女跟她旁邊的人說: 這個媽媽好有心, 她女兒小兒麻痺她還把她背來耶!喔 !我終於了解到為什麼一路走來我可以這麼順的原因了。在我後背的女兒壓住聲音輕輕的說: 媽媽 ! 他們說我有小兒麻痺耶 ! 我小聲的說:有無麻痺都沒關係, 重要的是, 我們進來了 !
黃俐雅/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南部辦公室副主任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