妨礙數學力六大絆腳石(下)

  • By Stand Media
  • 04 Mar, 2015
文︱吳麗芬   攝影︱編輯部
大人總喜歡拿自己小孩跟別人比,或兄弟姊妹相比,但這是小孩最痛恨的!大人希望收到「見賢思齊」的效果,但往往適得其反,小孩只有變得妒忌跟自卑。事實上,讓孩子只跟自己比較是最好的策略,考慮今天有沒有比昨天進步就好,學校改不了「排名比序」的惡習,家庭不宜跟著「淪陷」,人比人氣死人,在妒忌跟自卑中生活的人,情緒品質差,學習品質也會跟著低落。
第三顆石頭 製造無意義的挫折

這麼說,只要多多給孩子難題去解,就可以培養數學力嗎?這要看是什麼樣的難題而定,「大腦知識與教學」的作者就認為,要滋養大腦,孩子需要有解決複雜、具有挑戰性問題的經驗,同時「愈貼近真實生活愈好」。有些老師或坊間補習班,專門愛拿刁鑽考題考驗小孩,例如這題有名的「孤獨的7」,離真實生活就不知道有多遠,給小學生製造的挫折不知道有多深,也絕對可以挫挫某些資優孩子的銳氣,問題是,有意義嗎?

「挑戰」或「為難」有時僅在一線之間,孩子喜歡挑戰,但孩子也看得出為難,經常性的為難,將挫傷孩子珍貴的自信心,得不償失!

第四顆石頭 拿小孩跟別人比

大人總喜歡拿自己小孩跟別人比,或兄弟姊妹相比,但這是小孩最痛恨的!大人希望收到「見賢思齊」的效果,但往往適得其反,小孩只有變得妒忌跟自卑。事實上,讓孩子只跟自己比較是最好的策略,考慮今天有沒有比昨天進步就好,學校改不了「排名比序」的惡習,家庭不宜跟著「淪陷」,人比人氣死人,在妒忌跟自卑中生活的人,情緒品質差,學習品質也會跟著低落。

第五顆石頭 迴避小孩的提問

「好問」是孩子的天性,某些十分有智慧的長者也都保留著好問的習性,例如典籍上寫的「夫子入太廟,每事問」的孔仲尼先生,腦神經科學的研究也告訴我們,大腦喜歡新奇的事物,因此,無論孩子問的問題在大人眼中有多基本,比如問「括弧為什麼要先算?」大人都不宜只是說「規定的」或說「記起來就好」就打發掉,寧可說:「你的問題很好,我也不知道,讓我們一起研究看看…」研究不出來就算了,至少留給孩子一個好態度,也呵護了孩子的好奇心。

第六顆石頭 讓小孩去充滿紅榜跟責罵的補習班

對一般家長而言,唯一無法控制的教育環境恐怕只有學校,孩子下課後去的安親補習班以及提供溫暖親情的家庭反而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本文開頭曾經說過,消除學習環境中具威脅性的事項非常重要,Eric Jensen指出那些威脅性的方式包括:讓學生難堪、斥責、不合理的時間限制、羞辱、諷刺等。如果非得去安親補習班不可,最好幫孩子選擇一個不搞排名比序、教師具有優良情緒品質的地方,不然家庭所做的努力,可能就被理念不合的補習班抵消光了!
吳麗芬/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數學想想國總監
分享這篇文章:
By Stand Media 18 Dec, 2017
以前我很相信「做自己」這件事,但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就不要在意別人啊,做自己就好。」我會覺得他在說:「何不食肉糜。」台灣社會的氛圍就是這麼重視規矩、重視群體,這麼不允許個人犯錯或有任何不合常規的舉止,不改變社會的價值標準,只叫人「去嘗試、去犯錯」不是把人推入火坑?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要管好自己、不影響別人,才算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國民。長大後,我們之中有些人發現這句話害人不淺,因為它只提義務,把人變成很好管理的工具,卻不提人的權利和尊嚴,也不提社會和國家應該給予個人的支援和資源。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 你若知道我是你被關押時鎖上牢門、為你上手梏腳鐐的管理員同行,會怎麼看我?但我真正怕的是,若你真的被槍決了,為你速寫的我會受不了,於是,我只能憑想像畫出你出庭的背影…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鄭性澤平反了、無罪了,這就是  happy ending 嗎?我覺得還不是。司法上平反了,社會上的平反更是一段艱辛的路程。不看判決、只會嚷嚷「無罪不代表不是他做的」這種人一直都在,一旦被抹黑了要洗白,在別人眼光中卻總是灰的。我們必須要持續地講鄭性澤的故事,要讓更多人真心認同無罪判決。
By Stand Media 06 Dec, 2017

「我到羅律師的事務所是二 ○一一年的二月八號,所以已經定讞快五年了。」邱律師還記得最初看到那袋資料時的感受,「可是一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就覺得說,被告有自白啊,證人有兩個人指出是他,法醫跟鑑識組長都說是他幹的,那,法官就判死刑,那這樣哪裡有冤枉?」

More Posts
Share by: